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远处的风景 (阅读1942次)




◇ 夜听经文

那个诵经的人,仿佛是我。他是安静的。
天空蓝蓝的,没有云。山上的绵羊,低着头吃草。
牧羊人去了远方,格桑花遍布山崖。
像听不懂的经文,娓娓诵出的前生来世,无爱无恨,只有因缘。
这样的夜,酒杯和酒是安静的。
往事已往,空余半生。
那个听经的人,看手里的烟越来越短。他脸上的泪,是安静的。


◇ 我相信,这世间有另一个我存在

他不上夜班。日出而作,日暮而息。
不去菜市场,菜园就在屋后;不去布店,身上穿着,自己女人织的葛衣。

他不识字,不看书,不上网,不听梅兰芳的《贵妃醉酒》,不看米勒的《牧羊女》,
整天都在田间劳作。
他干活累了,喜欢坐在田埂上:看看远处风景,想想家中女人,
掏出绣着鸳鸯的荷包,抽一袋烟锅子。

他记性很好。逢集总忘不了去集市,给他的女人买点脂粉。
——不像我:记不得日子,常常背集空着手,满街地跑。

他不会写诗。不知道诗人是什么。
他只会在春天种点芝麻。浇水,除草……做他应该做的,不计较收成好与不好。
到了夏天,他和他的女人一起,把那些芝麻,对点乡间小调,磨成香油。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