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自选30首(2007年) (阅读4651次)



主妇的教导    

写下文字,虽然并不是一定要博取声名
但描绘内心,总具有相当的危险
对于一个男子,他应该关注产业
应该致力于六畜兴旺
应该乐于养亲并以欢心为本

站在傍晚的街头,打量变化的光线,对于一个男子
好比是一个热中于照镜子那般令人不耻的坏毛病
他不应该让内心被莫名其妙地穿越;他的内心不应该
像筛子似的那么多孔;他的眼睛不应该
看见那么多阴性事物的美和秘密

2006.08.21


在黔香阁

在等候电梯上来的那会儿
我就逮住了她
优美的四肢,高挑的身材
然后是丰盈的臀部
它们收缩我的形而上
拽扯我的形而下

哪知她一转身,我便又看见了都市人的白脸庞
我把一口气长长地吁了一吁
我把我摁灭在那面玻璃似也平坦而且冰凉的地方

2007.01.14

偕一女子去远足

让她走在你的前面
你好一路看她的腰肢和屁股

她要是那有过忧愁的
知道人间艰苦的女子
她要眼际含着妩媚
要略瘦,要带点男子的俊俏

你经年累月地情色满身心
这回你不必不时陷入悲苦中

2007.01.24

在骨科医院

坐在轮椅里
她在胸前交叉着双手
把那种病床被子紧紧地抓住
蜷缩着上身,裹起自己

她叹了叹气
她的眼睛
她的一双黑眼睛
从墙角沉闷的暗处亮着萎靡的清丽

她夸张她的哆嗦
抬起头,望她跟前的男人
她隐蔽地伸出光脚丫子(带着露出了秀气的小腿)
向前够了够,钩住了男人的脚踝

当她揉踩他的脚背
唉,那时她那么地专心
那时她那么地俏,唉,那时那小妇人那么地瘦

2007.01.26

杂记

她略微有些刘晓庆的面目
在我看来,巴蜀女人,远胜过江浙女人
前者情重性烈,后者多思寡断
四十岁了,她仍相信爱情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在长江流域
她的生母与一小十几岁的男子邂逅
她是非婚子。孔子是,摩西也是

情到深处的交合,实在有助于繁衍的优质
关于这个优生学
她相当优秀的文学作品还没有涉及

2007.1.7

妈妈和我捉迷藏
  
早上八九点钟,女儿从学校那边
兴高采烈地打电话来
告诉我她入党了
我用老党员的身份表示祝贺之余
我这个当妈妈的,免不了叮嘱又叮嘱
这大致用去了半个多小时
  
放下电话,我继续要给母亲喂药
却发现她不在椅子上
满屋子找她不见
不过,我知道,保准她又是把自己藏在衣橱里了
  
这个资本家的女儿,退休小学教员,可怜的老年痴呆症患者
最近几年好似乘坐上了时光隧道
正在抵达一个接一个的过去
  
今天把她找出来,瑟瑟抖动的手上多了张纸
上面大写着:入党申请书
小写着:我志愿申请加入中国共 产 党
这镜像着的事情我知道,那时她21岁,他们拒绝了她
  
2007.2.11
    
簪花赋

那个儿郎,大名府上的小押狱
大名鼎鼎的刽子手
他也生来爱戴一枝花

似我这般眉浓眼大性暴烈
茜红衫里,茶褐衣中
他还绣了木香
一年四季,想来这厮鬓边插着
碧桃花、石榴花、牡丹花、红梅花

公元1990年夏,在故乡金堂县栖贤山中
生平初见芍药。花开四枝
花色上下红、中间黄蕊相间
我爱而自取其中之一枝,簪于太阳帽边

大年三十那天中午
我在车中,扭转头去
和她说话,顺眼瞥见
姚江边,2007年的梅花开了

2007.2.19

乌鱼考

得道成仙后的第一年,他到了洛阳
常盘亘于酒楼、茶馆、饭铺
吃吃喝喝,任意留下仙迹
还在丽春苑,调戏过青楼女子白牡丹

他的器官很长,绕腰三匝,常当成裤腰带
他更爱颓然躺倒在渡口的青石上
向年轻貌美的妇女显摆它的美妙

在仙班序列里,唯一一个没有性别的菩萨
爱以女身示人的观世音知道后
就化身为绝色美人,坐在船上
声称死了男人,自己要改嫁
谁用银子砸中她,她就嫁谁

跟世上那些普通男人热中女色没什么两样
他也去了。同样是银子砸光了也中不了
他就掏出他那火麻绳索般的家伙
作法飞将过去

没有几吧没有逼的观世音心藏大恶,等的就是这个
遂挥起扇柄头,把它几乎连根地截断了
落在水里,还能游
菩萨担心他来打捞
便又把那扇子伸进河里,搅了几搅
那话儿顿时变成了一群乌黑的鱼

越明年,吕纯阳遮颜再过此滩
见舟中有一美妇人,他仍习惯性地在下面掏了一掏
然后满脸通红,神色讪讪。而船家,兴奋地指着水中窜来的一条鱼
啧啧称赞其味如何地鲜美。他分外沮丧:他们已命了名,把它唤作乌鱼。

2007.2.24


我请妈妈歌唱

那些年的春天,我们走在山路上
我们总能够看到长在石缝里的野棉花,开了
厚朴朴的,红艳艳的
在山风里摇了又摇

那些年我多么会在陡峭的山崖上攀爬
那些年我多么会把它们轻轻摘下
那些年我多么会快乐地捧着它转过身来
请求我年轻的妈妈歌唱

2007.3.6

上帝真会送礼物

梁锦松50岁“摘得”奥运金牌
杨振宁80岁“获得”硕士
一双紫罗兰色眼睛的伊丽莎白.泰勒
则8次收到礼物,其中两次是同一个,叫理查德·伯顿
最后一件,是建筑工人拉里·福坦斯基
上帝真会送礼物
那么多快乐,那么多寂寞
上帝真会送礼物

2007.3.8


妇人的纯洁

1949年3月,正是英格丽·褒曼的事业如日中天之际
她邂逅到意大利的新锐导演罗伯托.罗西里尼,并为之倾倒

这个35岁的女人,结婚且有了一个孩子
但她放任了自己对罗西里尼的爱慕之情
只身来到了意大利,投入他的怀抱

她在那里饱受了来自整个世界最强烈的攻击
她在那里摧毁了早先耸立在世人心中的美好形象
她在那里浪费了她人生中整整七年的黄金时光

2007.3.5

把戏

有时候,难免一阵不舒服:
我把我自己点燃后
那个女人竟然不扑过来熄灭它

她站在她的命运圈上踌躇
尽量躲闪着我的眼睛
慢慢地,她像一团白雾,散了开去

我把自己点燃
我也得把自己熄灭
如此往复
已经很多回了

甚至连象样的抱怨我也几乎没有
我本来就是要用这把戏
过完我这生为男人的一生

2007.3.8

肉体真可悲

早在五千多年前
男人就发明了手淫
供自己解乏

其后,人类不同的文明
先后发明了OLISBOS,BAOBAN
银托子,缅铃,广东膀
橡胶棒,振动棒
给妇女助兴和解闷

人,真会非常聪明地
对付他们的肉身

马拉美那句诗行:
“肉体真可悲”
首先颤栗浪漫传统根深蒂固的法国人

2007.3.10

男人杀他的女人

男人杀他的女人
在床上扯将过来,左手按住,右手刀起
去她那颡子上只一勒,鲜血飞出,那妇人兀自吼哩。
再复一刀,那颗头伶伶仃仃落在枕头上。

男人杀他的女人
在楼道里,冲将过去,一把拎起
自洞开的窗户,呼啦啦掼了出去
然后飞也似的奔下楼,跌坐在那团模糊的血肉身边,嚎啕大哭。

男人杀他的女人
在汽车里,一伸手狠狠掐住她的脖子。她的头耷拉下来。
抱起来塞进后备箱,她的身体动了一动。
在地上摸来一块砖头,朝她的头拍了几拍。
从上海开车到杭州,把她扔进了富春江。

男人杀他的女人
在地球的另一端,新西兰北部的小岛
他用斧头劈在她的脑门上,她脑浆涂地,倒卧在小径上。
男人自缢于一棵大树之下。

2007.3.31

长期以来,毛德.岗在我眼里

长期以来,毛德.岗在我眼里
有一副坚硬的脸庞
而大师叶芝,则是神圣的
被爱情纯洁得干干净净的诗人

但今天我忽有新发现
毛德.岗散发出一股子坟墓气息
她是个旷野里的十字架
大师拿它无非是来殉男女之道

一个要
要了一辈子
一个不给
拒绝了一辈子
这是一对罕见的坏男女

大师最终“枯萎而进入真理”
而毛德.岗,一个硬邦邦的妇女形象
革命家,则丰收了“高尚的友谊和灵魂的恋爱”

2007.3.22

临川

我一直不明白自小学三年级使用钢笔起
每次一拿起笔闲写
总会下意识地写出两个字:临川

我一直荒唐地得意
以为这跟大变化家大诗人王安石王临川
有什么神秘的关联
直到我慢慢从历史的缝隙里看到
这个乖僻的人,本质上是个酷吏

前几天,我忽然又想起本朝一个酷吏:李井泉
在他任四川省委书记的1958年至1962年4年间
因过分积极上调粮食,饿死我四川人民计622万口

为知道得更多,我上网查了查
才知道此人竟然也是临川人

真希望这个世界有鬼魂和幽灵
真希望是那些饿殍的鬼魂控制着我写出临川二字
真希望我书写的那一刻
是我爷爷亲自领着三个读小学的姑姑灵魂附身

2007.3.24

咳嗽

我父亲很早就是个小学教员。放学归来,他总
在接近家门的那个小桥边,竹林下拍打粉笔灰
常常会猛烈地咳嗽一通

那些时节,我和母亲在院子里听见
总会各自停下手头的事情
侧耳等候他的脚步声走近
在夏天,金色的光芒巴在墙壁上
而冬天,灰暗阴冷的天空压着天井

后来母亲病逝了
很多年
她稳稳地占据住我的内心

三十岁那年的春日傍晚
我站在樟树下喊妻子从楼上下来
喊了几嗓子,我就咳嗽了,咳个不停

我听着我咳嗽的声音
突然察觉到它的气韵节奏
怎么一下子那么地近似于我的父亲

这发现使我蹲下去
拼命似地咳
父亲才从此时,微微佝偻着腰
迎着一点半点抗拒
抵达了我的内心

2007.3.21


眼目

姥姥辞世的时候
送给妈妈一个银箍子
她哆嗦着,从自己手指上将它摘下来
再哆嗦着戴在妈妈的手指上

银箍子很像戒指
也戴在指节上
纳鞋底的时候,能做顶针使

妈妈曾说
银箍子是姥姥的妈妈送给姥姥的礼物
在出嫁离开家门的时候
从手指上摘下来的

妈妈还说这是姥姥留在世上
留给她的唯一的一个眼目

妈妈辞世的时候
把它送给了我

装殓那会儿
我又把它戴回妈妈的指头
我觉得妈妈比我更需要它

2007.3.22

人生初识汉字处

我们赶集的地方叫又新
解放前叫蔡家河
那些年头
沿途的山崖上
总写着标语

我总是见一条便问一条
我的父亲也总是乐意教我怎么读
句子的意思,他也尽量让我弄明白

在“打倒邓小平”那一处
等他讲完后
我怔了怔,开口说
可怜见的,这个人长得又矮,还又这么倒霉

我父亲哈哈大笑,扬起手,指点着峭壁说
一个人堂堂正正的大名
能写在全中国高高矮矮的石头上
这是多么的气派呀

我在心里默了默
那些名字是:
毛泽东、刘少奇、林彪、孔老二、邓小平、华主席

2007.3.22


献给Z的最后一首诗

我在吃我的早餐
你呢?
我在走我的路
你呢?
我发着呆,有点恍惚
你呢?

我透不过气来
你呢?
我连一颗眼泪都流不出来了
你呢?
我就要去睡下了
你呢?

灯熄灭了
四围都是黑暗
将来我死了
你呢?

2007.4.10

蜻蜓

在那一潭水面上
它飞得太快
而且变化多端
给我这个仿生学爱好者一堆叹息

有时候,它又会慢一点
再慢一点,犹犹豫豫的
甚至干脆就停在一根水草上
一动也不动

风过去
把它和草叶
一起摇
它就那样得了那安宁

2007.4.2

卡拉

背部凹陷
臀部优雅
精力充沛
超现实主义者们
供奉这样的女神

她有迷人的眼神
始终在静静地看

她有妇人的身体
始终呈现出处子的韵律

特别地,在肩胛骨和腰肌上
有少女的紧张,流射而过

2007.5.27

我不去找她了

我不去找她了
我只是惦记着
她也还在这个供人活着的世界上

我吃喝玩乐
旋转得像个陀螺
平静得像面玻璃

偶尔,我会嗅见她的芳香
我深深地呼吸
感到一阵恍惚

我感到一阵恍惚
好象生命平静地到了尽头
我似乎不再需要什么

2007.6.27

铁路在这里拐了个弯

春风吹进穷乡僻壤
吹向树林中一位撒尿的少年
他莫名地有了一个冲动
就掏出小刀
在树上雕刻了
一个裸体的女性

她有乳房
她有大腿
腿窝里
性征的关键处
一点也不含糊
最后
他满意地签上了
自己的姓氏和大名

然后他长成为一个乡巴佬
然后他默默无闻地死去
树上的女性
经历了几乎一百年
乳房更肥硕
大腿更开张

新世纪里
来了铁路勘探设计者
一眼就看见了她

于是乎
虚吏白州
州白大府

大府往视
认为这棵树有了灵魂
于是乎
整片树林就得以保留
于是乎
铁路就在这里
为它拐了个弯

末了,还有一句要交待
这则让人安逸,愈见正经的事情
就发生在今年春天
地点是人家英国的考文垂

2007.7.31


在兵马俑面前

我突然感到
一个庞大的帝国
臣民的忧郁
袭面而来

2007.7.9

黄昏是危险的

黄昏是危险的
在不断寂静起来的街道上
任何一个年轻异性的腰姿
都那么诡异
可以在一瞬间
引起一串风暴般的不安

想来一个史前男人
如果他身怀孤苦
那么他怕是不得不要这样
率先发明音乐和语言

2007.6.8

只求寻常床箦死

书上说伟大的伏尔泰先生
死时蓦地大叫一声
叫声如此凄厉,差点把女佣吓死
另一个女看护也吓得病了好几个月

而我性格和体质都有些柔弱的妈妈
弥留之际,只是那么陡然地抬起身躯
望前方的空气里抓挠了一把
一声未吭
就萎靡在我的臂弯里
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我这人性格并不强悍
生来爱追求虚无缥缈的东西
因此那时肯定有无比的绝望

但愿我能不发出惨叫
或者发不出惨叫
而像我柔弱的妈妈
那样地认命地死掉

2007.5.4 修改


四月之末

打赤脚
走小园的小径
小石头
一颗一颗的清凉

“大雨之后
这里还有别的清凉
各种各类
远不止于石子”

“不如请我吃冰镇樱桃”
她抿着嘴,那么好看地笑

2007.5.4


百年孤独

每碰见一个旧军人
我总乐意和他谈到毛主席像章
我深深地知道
这是他们强烈的兴奋点

他们顷刻就会变得神采奕奕
滔滔不绝地列举出
它们的种类,大小,数量
以及他们在何时何地把它们拥有上
他们几乎都爱声称他们有整整一箩筐

眼见陈述快到收尾的时候
我总要恶作剧似地问上一句
那么多的像章而今都到哪里去了?

他们立即有些黯然
大多数都只说到“上缴了”这个程度
这么多年来
我只满意一个人的答案:
“国家收去另外造机器了”

2007.4.28

在以欢快和乐生为基调的世代

在以欢快和乐生为基调的世代
他引诱了她
她自有一番趣意盎然的推辞
等到内心的火焰彻底升腾起来
她脱掉了衣服
完全地赤裸

在剧烈玩耍的时节
在充满情欲的颤抖中
他充分获得了完成一个伟大的造型艺术作品的灵感

他,一个罗马人(不输希腊人,远胜中国人)
终于把对女性腰身的荡人心怀之美
在石膏上得到了彻底抒发
你几乎能听到它(不,她)像甜美细浪发出沙沙的声响

不必具体知道那个世代的诗人
如何赞美和形容女性美色的细节
我知道他们肯定常常有无能为力的扼腕之叹

2007.4.22

  

本贴由版主于2007-10-13 8:13:02修改过

本贴由作者于2007-10-15 20:08:01修改过

本贴由金黄的老虎于2007-9-13 11:39:52在〖若缺诗社诗歌论坛〗发表.



--------------------------------------------------------------------------------

本贴跟从标题:


佳作荐读:金黄的老虎自选诗30首【金黄的老虎】2007-9-13 11:39:52[641] (11K)
老虎之诗真他妈是佳作.我就是喜欢那些短的,那些言由未尽,情色隐藏,自艾自叹,又有着歪斜的思绪的东西。不好意思,喝了口酒,乱说两句。
【叶萱】2007-10-18 15:06:07[71] (110字)
-------你的评痛人快.这样子可爱【李之平】2007-10-18 15:48:38[21] (无内容)
认真读过,诚恳感人【维庸】2007-10-17 15:44:14[15] (无内容)
最喜《我不去找她了》。是诗坛上唯一“弄枪舞棒”的人,舞得真实。【咱老百姓浊之云】2007-10-15 1:16:09[57] (59字)
时代<一>【顽石 无畏虚空】2007-10-16 22:17:32[47] (264字)
诗不完全是事。【黄金甲】2007-10-14 23:49:01[56] (18字)
学习【紫衣】2007-10-14 13:53:50[18] (无内容)
感谢若缺抬爱!【金黄的老虎】2007-10-14 10:43:52[17] (无内容)
人生是诗的血与肉。质朴向善,大好!【落霞】2007-10-13 21:51:52[17] (无内容)
6B!【他他兄弟】2007-10-12 18:09:31[16] (无内容)
老虎很厉害!【啊呜】2007-10-9 10:58:08[25] (8字)
《妈妈和我捉迷藏》十分震撼——“他们”拒绝了她【七七】2007-10-7 4:21:25[61] (70字)
蜻蜓,近乎完美【魔头贝贝】2007-10-6 21:00:45[27] (无内容)
提。【马甲001】2007-10-6 12:09:02[22] (无内容)
我觉得这几个是本年度最好的汉诗之一部分:

临川

我一直不明白自小学三年级使用钢笔起
每次一拿起笔闲写
总会下意识地写出两个字:临川

我一直荒唐地得意
以为这跟大变革家大诗人王安石王临川
有什么神秘的关联
直到我慢慢从历史的缝隙里看到
这个乖僻的人,本质上是个酷吏

前几天,我忽然又想起本朝一个酷吏:李井泉
在他任四川省委书记的1958年至1962年4年间
因过分积极上调粮食,饿死我四川人民计622万口

为知道得更多,我上网查了查
才知道此人竟然也是临川人

真希望这个世界有鬼魂和幽灵
真希望是那些饿殍的鬼魂控制着我写出临川二字
真希望我书写的那一刻
是我爷爷亲自领着三个读小学的姑姑灵魂附身

2007.3.24


妈妈和我捉迷藏
  
早上八九点钟,女儿从学校那边
兴高采烈地打电话来
告诉我她入党了
我用老党员的身份表示祝贺之余
我这个当妈妈的,免不了叮嘱又叮嘱
这大致用去了半个多小时
  
放下电话,我继续要给母亲喂药
却发现她不在椅子上
满屋子找她不见
不过,我知道,保准她又是把自己藏在衣橱里了
  
这个资本家的女儿,退休小学教员,可怜的老年痴呆症患者
最近几年好似乘坐上了时光隧道
正在抵达一个接一个的过去
  
今天把她找出来,瑟瑟抖动的手上多了张纸
上面大写着:入党申请书
小写着:我志愿申请加入中国共 产 党
这镜像着的事情我知道,那时她21岁,他们拒绝了她
  
2007.2.11

只求寻常床箦死

书上说伟大的伏尔泰先生
死时蓦地大叫一声
叫声如此凄厉,差点把女佣吓死
另一个女看护也吓得病了好几个月

而我性格和体质都有些柔弱的妈妈
弥留之际,只是那么陡然地抬起身躯
望前方的空气里抓挠了一把
一声未吭
就萎靡在我的臂弯里
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我这人性格并不强悍
生来爱追求虚无缥缈的东西
因此那时肯定有无比的绝望

但愿我能不发出惨叫
或者发不出惨叫
而像我柔弱的妈妈
那样地认命地死掉

2007.5.4 修改

主妇的教导    

写下文字,虽然并不是一定要博取声名
但描绘内心,总具有相当的危险
对于一个男子,他应该关注产业
应该致力于六畜兴旺
应该乐于养亲并以欢心为本

站在傍晚的街头,打量变化的光线,对于一个男子
好比是一个热中于照镜子那般令人不耻的坏毛病
他不应该让内心被莫名其妙地穿越;他的内心不应该
像筛子似的那么多孔;他的眼睛不应该
看见那么多阴性事物的美和秘密

2006.08.21

本贴由版主于2007-10-7 11:37:58修改过
本贴由版主于2007-10-7 11:39:00修改过
【陈先发】2007-10-2 15:23:18[290] (1K)

好诗!如果可以,请授权本刊发表(无稿费)【孤城】2007-10-14 21:26:51[27] (无内容)
12月出,请联系。我的手机:【孤城】2007-10-14 21:28:47[34] (11字)
这三个确实震憾!诗歌的精粹真正体现到了【拾柴】2007-10-12 18:46:11[21] (无内容)
提。【宋子刚】2007-10-9 21:04:44[20] (无内容)
感谢陈老师夸奖【金黄的老虎】2007-10-5 7:24:28[28] (无内容)
祝诸位节日快乐.谢谢你们的阅读和夸奖.【金黄的老虎】2007-10-1 10:34:22[30] (无内容)
读了前五首.【运动】2007-9-30 19:59:28[62] (437字)
问候运动兄,节日快乐.【金黄的老虎】2007-10-1 10:32:58[41] (102字)
这一组漂亮而整齐【赵原】2007-9-29 14:01:44[29] (无内容)
送老虎几个字。。。。【特克】2007-9-27 1:10:08[98] (137字)
谢谢.节日快乐.【金黄的老虎】2007-10-1 10:33:26[28] (无内容)
每首都是独到匠心的裁剪,勾勒完整而娇媚的情态和主体,只是几乎每首都离不开女人,以及性和潜意识的暗示.尤其是前两种因素,读下来不禁有些可怕.近日读奥修,他的话直插入骨:"……死亡随着性开始振颤。一次真正的性的体验也是一次死亡体验(体验过高潮的忘乎所有,必是真正的死亡模拟)。你死了,所以人们才这么害怕性,这么害怕女人(也许并未意识到这点?);害怕……女人既然给了你生命,她肯定也带着你的死……"
我敢说,要么你对女人极度迷恋(仅仅是这样,我很反感),要么你对死极端恐惧。反过来,你写女人恰恰是在反证死亡,透视死亡的秘密,向死而生?MEYBE!“存在即虚无”“天下之物生于有,有生于无”(老子言)“黑洞的对存在之物的能量吸取和对宇宙生成的平衡”……这一切似乎都在提醒我们,努力爱,极度绚烂的人生却是成全最丰富完整的死亡仪式.此生过短,人类茫茫.而这样的主题恰恰是对人类最深刻最温暖的拯救,至少是一种义务或责任_那努力走下去的必然是繁盛的人生,谁管它以后呢?4000年后,太阳爆炸与否,与我们无干了.虚茫之际浑浊言辞,勿怪.切望对你可能关注的母体做更深更广的探照和切割.THAT'S ALL..

【ok】2007-9-26 23:59:38[131] (903字)
谢谢你肯读得这么仔细.【金黄的老虎】2007-9-27 11:25:08[76] (51字)
说的真好。【宋子刚】2007-9-27 9:21:38[35] (无内容)
享受。【宋子刚】2007-9-26 20:34:46[30] (无内容)
不错.【罟】2007-9-26 19:01:58[28] (无内容)
好诗。比以前更好了【谢老】2007-9-23 13:13:46[31] (无内容)
提好诗,【余刃】2007-9-22 18:01:24[46] (22字)
再提。【余刃】2007-10-10 10:20:11[20] (无内容)
好诗。【顺风车】2007-9-22 9:06:54[38] (无内容)
都不错!【朱成】2007-9-16 11:08:54[36] (无内容)
《百年孤独》写得真好,再读。【风的低语】2007-9-16 10:46:34[38] (无内容)
唉,情欲与凡世到底在折磨着人。【马明】2007-9-15 21:54:37[40] (无内容)
拿新的来,【时光魔术师】2007-9-15 1:46:37[117] (30字)
有不少精品在其中.【路人甲】2007-9-13 21:04:52[45] (无内容)
最近看到的少部分好诗之一.【陈巨飞】2007-9-13 20:12:33[39] (无内容)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