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沼泽(07年5月——9月) (阅读2956次)



《沼泽》

我心中藏有一片沼泽,怪物至此
哀嚎陷落,呼救声响彻云霄
树木遮去双目,野草肥美
无数的臂膀从暗处伸出

早晨,诞下怪胎
躯干四分五裂,像从地狱而来
“妈妈,我不想留在沉默的沼泽”
大风大起,没有一物不衰落

试想前景光明
阳光照耀我
草木退后到森林深处
大雨洗去容貌

头颅洁白
我在身体里修城堡
捕获多年的怪物逃窜
逃入大街,逃入他人的心

我心得以解脱
干净如新生
我身轻如灰尘
四处寻找菩提

“妈妈,你从此离我而去了吗”
天空总要变色,由白而蓝,由橙而红,由紫而黑
沼泽无所不在,我划起
一艘小船驶向阴暗

沉入厚土之中。
有歌声,有哀声。
远方红光突现,高居山峰之颠
忽明,忽暗

我寻着这一束光亮
采摘鲜嫩植物,挖土,埋植
我要我的眼睛
在沼泽中看到花园

小鸟飞翔,小鹿奔向四处
悲伤的人讲故事
“这个城市太多秘密
你隐瞒真相如沼泽淹没我

不断流出的实情……”
黑夜与白日,交替,从不曾停止
我的城堡反复修葺
沼泽消失又归来

有歌云:你已将己身
埋葬在荒草深处
那里遍地沼泽,误闯者下落不明
孤单小鸟挂在树梢

唱悲苦之歌。
细听有风,再听还是风
我的心中藏有一片沼泽
我将所有扔进沼泽

这世上不再有我
这世上不再有沼泽
“妈妈……,我在沼泽之上
太孤独了”。

2007.5.25




《从G城去S城》

一百多公里,火车经过
石龙、樟木头、莞城,站台很小
有时我会忘记它们的名字和口音
电线在窗外奔跑,像群蛇追逐
绞起我的心肠。这个清晨,蚂蟥附上牙床
持北方方言的人,从车头到车尾去
风景真美,车厢断成八节,我被放到天上

“你系边个?”
“你念住去边度?”*

火车进入S城,火车离开G城
火车被H城吞进肚子。它等待机会
始终不发一言,在我渐老之时
H城啊,我的家乡……
许多个周末,我从G城去S城
H城无所不在,它勒住我的喉咙,笑了。


*注:方言,广东话。“你是谁?”“你打算去哪里?”

2007.5.29



《月光光》

你为何要我命?跟随我,从城市到乡村
冬天要到了,柏油马路空无一人,桦树提着脑袋
你在追我,脚步越来越近,我感觉到你的气息
唇上有鲜血的芳香,苍白,黑发乱成一团
你好辛苦,像我的影子要抱住我……
小河在耕田边流着,野草怒放着,鸟儿不见了
除了你和我,已无任何人。荒野深处的避难所
走失的影子们喝酒、打牌,我扮作宠物藏入其中
转眼间,薄雾笼罩这里,哀求声压抑
月凉如冰锥,扎进我心,时间停在你手中
屋子后面,枯死的松树林让出逃生之路
白床单卷起我,趔趄穿行,前面的路太长
跑过乡村,跑过隧道,跑过城市……你在追我
脚步越来越近,我感觉到你的气息……

2007.5.30


《致Z》

如果你还活着,
此刻是否听到
Eric抚弄琴弦,
许多个鲜活的身体
奔跑,
东三环的酒客
敲打桌子,
喝着你剩下的啤酒
你走来,
没有声音
蓝衬衫渗出血迹。
三月的北京,
风沙掠去月亮,
我们唱歌
Tears In Heaven,
谁知明日何在?
生生死死,
你早疯在自己的心里
还有什么
不能被抛弃,
你冷的发抖
藏进黑匣子。
从此春光,
明媚。

2007.6.22



《海上升明月》

我坐沙堆上,风真大。
小身子长出声带,不停的说话。
裙子破了,浪花深受折磨。
黑夜茫茫如我心悄悄。
远山。近海。
我失踪于无人海滩。
海草吞去脚印。
月亮黄澄澄,如榴莲,如明月。

2007.7.4



《未命名》

这个广袤的空间
我不要了,丢给他们
我要到外面去,生活在林子里
哪怕有一天会枯死

鸟群晨雾中静默
与我同坐在树杈上,尖叫
像初次享受白日

看到山。山如翠眉。
瀑布经过,泛滥如洪水
他们抱成一团,挤上大船
驶向未命名的新岛屿

我瞧着有趣,竟从树上坠下
鸟群惊飞。

我终于什么都忘记了。

2007.7.4




《满月》

我这样虚伪
冰凉的心疾驰。
深夜小径
空无一物。
皮肤剥落后的身体
布满月光。
我热爱这个时刻
我痛哭失声。

2007.7.10



《真相》

醒来时我模仿你,以至于每个人都认为
我就是你。辩解、流泪,或者
露出许多破绽。没有人发现,我
不是你。我穿着你的衣裳在广场散步
每个人都爱慕你,静悄悄的站在
你的身后。我感到委屈,他们居然看不出
我和你的区别。我跑到这个城市的最高处
新建的会议中心。天气晴朗,他们的面容如此
真切。我打算说出真相,或许,会让他们痛苦
那个比晨露还要美好的你,早已死了,一定会找出
凶手。因为他们爱你。云彩飘过,我似乎触及到
你冰凉的双手。什么也来不及说出,摔落的同时
我看到了你,满目悲伤, 我们长的可真像啊
原来,你真的是我。无声无息。

2007.7.10




《童趣》
——兼致鱼小羊

你好可爱,眯眼睛
葡萄熟透,黑又甜
偷偷抱你,藏起来
光溜溜的,小粉团
你的脚丫,我抓住
滚来滚去,夜已深
笑个不停,你哼哼
夏日多美,挂蚊帐
我走的快,打哈欠
一,二,三
哭吧哭吧,吃天光
我们下田,摘荠菜
做完坏事,睡大觉
多想和你,吹吹风
蓝天白云,晒尿片
你总这样,不吭声
折个飞机,扔过来
我好喜欢,拍拍手
日子真长,你高了
向右,看齐!

2007.7.17



《重归苏莲托》

偷渡客走出火车站
西广场
和平路两旁
栽满榕树
胡须垂在地上
新生活就要开始
他从路边
摸了辆单车
驮上等待许久的
胖女人
奔向一个
又一个高架桥
口哨响亮
重归苏莲托
小河
流过山头
他停在罗湖关的电网边
抽纸烟
胖女人不见了

2007.7.26



《迷失者》

他走出林子扛起木头
伐木工人的工具丢在原地
锯齿上挂着霜,他舔了一口
放下木头,又扛起,反复这个行为
他向前面走去,河流消失了
入冬后,景色悄悄变化,万物无声
他还穿单衣裳,面颊瘦出两个大坑
装满酒精和药物。他有些烦恼,大口大口喘气
昨晚床上的姑娘是金头发还是黑头发
什么比剥光的真实更迷人?他跳进泥浆里
寒鸦裹着尸布乱啄,眼睛瞎了
半明半暗的清晨奔跑,竖起耳朵听风声
风穿过深巷,无良,卷走可以卷走的
心肝呵,他粗大而暴出青筋的手拂过
天气真冷,林子里烧着火,没有谁想起他来过

2007.7.27




《慌乱的心》

我跟着她
走进那条狭窄的巷子
墙壁潮湿
菌苗快活的生长
我们
走的安静
她戴上巨大的斗篷
瘦小的
身体在阴影里
扭曲(我触摸不到她僵硬的心
我想像她的表情)
白骨像树杈
四处奔命
她迫于这痛苦
停下匆匆的脚步
(我抓住她柔软的脚踝
我试图靠近她的隐秘)
——“如此爱你”
双手在月色里渐渐消失

2007.8.8



《无题》

1,

清风穿过屋
野草像蟑螂一样
爬过这里


2,

一起去海边
月亮高挂在空中
你假装镇定


3,

风平又浪静
谁抓住鲨鱼的鳍
向远方游去


4,

彼时火车穿城过
静夜心慌乱


5,

我们不说话
落日照耀芦苇塘
快要立秋了


6,

叶月有台风
我的桂花香喷喷
爱人快回家


7,

莲花山苍翠清冽
独自瀑布下小憩


8,

树林里的毒蝇蕈
快活长成片
我们披星戴月
赶去采摘


9,

见你恓惶
不见戚戚
日复一日
心如齑粉


10,

白鸟离近海
木棉树迎日远眺
为何被灼烧?


11,

我望着迷茫远景
顿生愤恨的心


12,

暴雨敲玻璃
默片里我们相爱
棉花糖好甜

2007.8.25



《谜》

一夜之间,
野草攀上铁栅栏。
匍匐的叶丛
伸出尺长的茎,
明眼人都知道花儿要开了
是谁,
在黑夜掩盖下折断它的脑袋
浇花人的水壶掉在地上。
夏日正远行
风在清晨,异样的凉。

2007.9.10



《医生带着秘密离去》

他死在头等舱里,
尸体没有流露出不安
安眠药、枪、旅行指南放在窗边
窗帘斜拉,美景跟随阳光渗入阴暗的
房间。他的手
交叠于胸前,关节粗大
是个暴发户(一贯穿绣龙的睡衣)
几张大额钞票放在案上,无论谁
都可以悄悄拿走。
我思考片刻,在报告上郑重写下
死亡时间:凌晨三点至五点。疑似自杀。
茉莉花香从隐蔽的角落传来,
我从窗户向外张望
这艘游轮将要到达公海,
所有人在甲板上拍手欢呼
“医生,我们等着呢”,(大副嗓音沙哑而充满渴望)。
我在崭新的报告上重新写了几行字
他夺过去瞟上一眼,飞奔出舱,
“是谋杀……”
多么惊奇的一天,
我从未见过如此多的笑脸
他们轻松打着招呼,谈论海上的日落以及
冬天里的鲜花。我侧身而过,
从甲板边缘滑入海中。
是的,我对说谎已感到厌烦透顶。

2007.9.10



《深山》

我只独自走了一小段路
短短五分钟
簇拥的树枝无法抚慰胆怯的心
黄蜂绕行,蝴蝶不见
这死一样寂静的时刻
我多想身处闹市
忘却悬崖边的风景

2007.9.10



《诚实的蠢货》

她不合时宜的说出实话
在葬礼之后
大家的情绪尚维持悲痛
“他的死,是你们等待已久的”
总是这样,她还是少女时
就说了不少蠢话
“蜜蜂在我耳边嗡嗡飞舞,
说:隔壁的胖姑娘未婚先孕”
那次造成伤心事件,
事主出走了无踪迹。
而一向贤良淑德的新媳妇,
成了她口中夜半偷情的主角
还有,她瞧见憨厚的教师
偷窥沐浴的女学生
真是一个不合时宜的蠢货
看看,明天她会死在餐桌旁
在场的人都有此诅咒,尽管他们
微笑保留沉默(她谓之“虚伪”)。
事实证明,果真如此
翌日她带着怒骂突然离世。

2007.9.10



《午后的痛苦》

心乱如麻。
我迫不住这压力趴在桌上
细汗从心底、背上、手心渗出
小鬼在心口胡乱擂着拳头。
此情此景十分熟悉
上个夜晚,我从沉睡中惊醒
皎洁的月光如潮水漫过眼前
我刚想起身,已是黑魆魆一片
无限的静谧包围所有。
我只能再次闭上眼睛,任凭一颗小小的
蒺藜果,不断扎向我收拢的心。

2007.9.10



《风景》

天气真好
油画里的
景象呈现
深草没入唇齿
秘密洞开
你不知去到
何处,何处有白鹭飞过
鞋子遗弃水边
沉重的足迹
盖住青苔
乡村的九月
渐行渐远

2007.9.17




《怀念逝者》

某夜,雨水过于丰沛……
通往邻村的路开满小野菊
我踩着花香去看望你
聪慧的美人,我的姊妹
我们的欢乐停留在
连接两个村庄的桉树林
那高入天际的树干充满幻想
你的,我的,嘎然而止

我躺在床上,想象着过往
那日你埋进我的怀中
像可怜的小狗蜷缩一团
越来越轻了,我的身体
感觉不出你的重量
再过些日子,什么都会消失
月光清澈,你的身影朦胧

“你丢下我,在某夜
无法原谅……”

2007.9.1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