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乌木,乌木 (阅读2454次)




写字的时候,几滴墨水在桌面上跳舞
我听到那木头说,“滑过来吧,趁我年轻”
因为花纹里有漩涡,它流动出一座水山
外面,就是深渊:当它也听到我纤维般的脚步
好像失足的回音,它原来的样子是否已经凝固

它一边想些问题,一边找吃的;它饥饿的时候
报废了这世界的生命力,从肖邦开始,送给我
一个透明的结束,它没有的形状要求一个脚注
书桌,或者椅子,在寻找它们的配音演员
几个外国人用皮靴踢着你,当火车离开内陆
载着东边的云,穿过大片沼泽地。窗户开着,为了
一次短暂的举杯,那些卷边的墙纸像海绵把我吸走

因为,在它的木心里,有个变细的引擎蜂鸣着
湿润它的雨点儿也呼吸着我,花粉过敏的要求
当它不能满足,海面上漂浮的船就鼓起白色的帆瓣
如果工匠可以挽回那鲸鱼般的龙骨,它也许会落泪
宇宙明星协会把朦胧的邮戳,盖在了浅灰色的空中

(献给Wladyslaw Szpilman)

2007.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