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诗歌1998 (阅读2434次)






●水浒人物

1.及时雨宋江

地主阶级宋江
忠义孝道好心肠
可惜梁山众好汉
都让你这浑蛋
投降招了安

2.青面兽杨志

世道艰难
江湖险恶
好汉啊
你可要提防
小人和蒙汗药

3.母夜叉孙二娘

如果还能踏回
宋时明月,误入客栈
风月无边的二娘哪
我宁愿被你
做成一笼肉包

4.鼓上蚤时迁

你不是
鸡鸣狗盗之徒
但凭你好身手
窃尽天下歪财
普济苍生百姓

1998-2-9



●春天二十行

春天,我们又一次被拯救出来
象地穴里的毒蝎,开始蠢蠢欲动
桃花水,艳阳天,如今难闻鹧鸪啼
不过南方的春天要比节气来得稍迟
迎春仅是一种民间仪式

烟雨如丝忧怨地飘过乌瓦
我看见香草、昆虫、花苞和病菌
甚至骨子里的旧伤都一齐要发芽
姑娘握紧捣杵。一个干尽坏事的
政客,却仍然端坐会议中间

朝气蓬勃吗?其实他们也并不闲逸
商贩叫嚣于晴朗的墟市两边
老实的农民赶来选购谷种和锄柄
每年春天有许多美好东西暗淡下去
又有些新鲜的东西会浮现

哦,这个过早染上怀旧情绪的男人
因为过早发现自己的苍白和衰退
春天的藤箱,肯定没攒足多少盘缠
而火苗宛若一把催情粉,蛊惑人心
如果可能我想去阻止他们弄脏春天

1998-5-5



●花房

花房这个词,她美、妩媚、且暧昧,让汉子们心怀兔扑。

花房里想必喂养着花朵般的女子,花房里卖弄娇情,讨价还价,花房也是传染源,花房不洁,花房里的粉垢沉积也久矣厚矣。

哦,花房,多么诗意的名词。我的好色的南方人民要这样美称她。

春桃、秋兰、夏莲、冬梅,又岂有花开不败之道理。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

花房里鱼贯着旧时代的少爷、商贩、落魄天涯的书生甚至生性冶游的皇帝老儿。

花房里的吸血鬼,他们苛求男人的温情和精液,更重要的当然还是你的金银细软。

见面笑嘻嘻,进门象夫妻,拿到钞票去你妈的屄。


大花朵,大牡丹,最好不过比喻成一张大膏药。万金油。

其实凭我想象,爷爷当年那些闯荡江湖的岁月肯定是不会缺乏闻香下马、风花雪月的故事。

我又不是一个坐怀不乱的高人,我又怎能敌住花香的迷诱。

我也会遮遮掩掩,拐弯抹角,偶尔信步怪香袭人的花房的。

哦,花朵近在身旁,没有花花肠子,美艳逼得人手足无措。续貂之尾,脱颖而出。多么急促、多么狼狈、多么沮丧而回。

以上是我无法再继续下去的、尴尬的、对花房的抒情。

历代实施的禁娼,惟有洪秀全和毛泽东是成功而彻底的。可惜短命天朝的无娼社会仅是昙花一现。中国共产党在解放全国后,能迅速在大陆范围内取缔娼妓制度,排清污泥浊水,杜绝花柳病毒——社会主义的天是晴朗的天。这的确是一项伟大的奇迹和壮举。我想这跟毛泽东自己诗人气质的骨子里,带着绝对洁癖思想和浓烈的苛求破旧立新的愿望有关。

共和国历史的车轮轰隆隆已快碾过五十年,人民经历了风风火火的上山下乡,下海经商年代。近十年来又若隐若现的暗娼现象,大概只可解释为旧时代遗留下来的娼妓文化残余在特定历史时期的复活和蔓延。春风薰绿杨柳岸。江南小镇上的花房,犹如摆满小河岸边的蜂巢。营营嗡嗡,下岗嫖娼。

老百姓们怀念那种清洁无毒意义上的太平盛世。然而要重新彻底肃清黄赌毒泛滥已不是一朝一夕的易事了。这不但要领导者自上而下横一条决心,还应该从普遍提高国民素质这大而泛的问题着手,而且又不能与发展经济的火车头相撞相悖。

作为一个卑微的诗人,这就是我对花房所怀有的赞美和批判的复杂感情。

1998-9-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