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诗歌1996 (阅读2205次)





●春天其实这么简单

春天的城镇  福祉的城镇
开敞而明亮  象鹰鸣
象蜂箱  以至我握不住信念
就闯进女人酒店  还没有啜饮
也来不及后顾  一伙肮脏乞丐
已把守了所有出门
善良将影响我的一生
我只好掏尽钱财  满怀忧伤
然后空囊回家  春天呵
春天其实就这么简单

1996-3-3


附:

"春天恍若创世"

◎陈小三

所以关于春天的诗像树叶一样多,树叶般重叠,暗黯或响亮。像胃里塞满新树叶:而我们无法把这一切说出口!春天饥饿。春天盛大。春天其实最令人失意,令人哑口无言。

借用诗人莱笙一句话:春天里,“这个世界到处游荡着才华横溢的穷人”。

鬼叔中的这首春天的诗就是这样。春意如酒,令人恍惚。鬼叔中眺望着:春天的城镇 福祉的城镇/开敞而明亮 像鹰鸣/像蜂箱……“像鹰鸣/像蜂箱”――这两个比喻太绝了,“以至我握不住信念/就闯进女人酒店”,春风沉醉的夜晚,谁又能握得住信念呢。――接下来事情一发不可收拾了,只能这样啦:“我只好掏尽钱财 满怀忧伤/然后空囊回家”,多么失意;他只好自我安慰:“善良将影响我的一生”;他只好惆怅地感叹:春天呵,春天其实就这么简单。

这是好文字。有趣的文字。

我想文学,诗应该首先要让人一读,说:好文字。顺便还能有点深刻的思想那更好。这个名字叫鬼叔中的人,又叫老鬼,原名叫宁元乖,好像都注定了他该写出好文字,有趣的文字。身处潮湿的南方,他除了客家乡土民谣气息浓烈的诗文,比如长诗《闰年》、《客家民俗志》、《红布遮过春天》等等,还有一类浓艳、粘稠,暧昧的文字,他写《花房》:“哦,花房,多么诗意的名词。我的好色的南方人民要这样美称她。”他《逐美》,他渴望过《世外桃源、花花公子和侠客》生活,他多么矛盾:“花花公子。一个投机分子,也是一个春风得意分子。……他陶醉于声色犬马和纸醉金迷,象一只大地上空的热气球。可是高处不胜寒,又没有回路,所以有时他就惆怅地唱着那首能否用家财万贯买个太阳不落山的歌。我很羡慕花花公子的放纵,他胜似闲庭信步,而我们渴望之极又攀采不着……”他还想往《神、鬼、癫子、流浪汉以及狗的生活》。

这些都是好文字,有趣的文字。好文字就如:春天其实就这么简单。







●诸事不宜

大清早其实还很困
母亲叫嚷我起来
搬块石头
压腌菜酱缸
我搬起大石
砸烂自己的脚
老爹反而说
还好你今天不能上山打猎了
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诸事不宜

1996-7-29


●秋天颂辞

秋天,它舒服的绸布自天上垂挂下来
少年皇帝带领一帮随从,又不象是逃亡
绵延光净的山梁上,他们的影子还尤其显眼
秋天呵,可以看作一个俗人的两面
它明镜高悬,貌似盛情
送给人民丰收和枸杞
其实它阴暗的象戴防毒面具的庞大兵团
昨夜开始却偷袭了我们南方,从肉体到灵魂
还有谁再会单衣出门
小妇人提竹篮涌向寒露茶园
我看到天堂的扫地人,收集腐草化为萤
洒满大地的,沉闷的,无味的,秋天酒糟
秋天,好象疆土已沦陷,我们丧失良心和胃
时至如今,如何让你也相信呢
英雄和叛徒是易朽的
美人她向日葵般的容颜是易朽的
爱情的春天是易朽的
一九三一和一九六七也是易朽的
包括生殖、乳房、灾异、王朝以及三千佳丽
  都是易朽的
秋天,公鸡打鸣听不见
秋天,七只木桶摆水边

1996-10-27


●逐美

如果避开瓷器、乌木、诗歌、音乐以及大自然风光等等。臭男人总把美就直接指向了女色。

美其实就是一种诱惑,一种不安,又是一种令人自惭、逼你退却的东西。
    
这时的臭男人们愿为美攀登,为美自戕殉情,为美而耗尽春天。
    
当然帝王们在后宫里可以随意挥霍美色甚至造成无端浪费,恶少们也可以强行霸抢民间美妇,如今的暴发户富老头们则花大把的钱财买个金屋藏娇。
    
而庶民百姓们为美求索,为美挣扎,为美癫狂憔悴,为美抱怨终生,为美也只有流着馋涎。
    
古今的臭男人睁着大眼其实只看重了女人的鲜艳、妖条迷人等这些外容方面晶莹剔透的、不可推卸的美。
    
但是最后谁的一生中又真的能娶一位美仑美奂、如花似玉、洁璧无瑕、表里如一的姑娘回来作妻子呢?她且能为你永守终生?并无如下毛病——短见、琐碎、猜忌、自私、小器、狭隘、阴毒、无自制力等。
    
既便如此,哪个臭男人的骨子里还不是意乱情迷、朝三暮四、吃着碗里盯住锅里。甚至戏言妻不如妾、妾不如婢、婢不如妓、妓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云云。
    
臭男人们逐美往往逐进了死胡同。

1996-3-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