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诗歌1993 (阅读2227次)






●神、鬼、癲子、流浪漢以及狗的生活

神的生活。神仙的居所四溢檀香,神仙们盘坐在蒲团上,食藩桃、饮琼浆。但神仙们会寂寞吗?神仙们其实空有一根生殖器。

鬼的生活。鬼没有了肉体,也就没有了胃和饥饿,没有了疾病和临盆的痛苦。没有肉体就不必再占一席之地,就不必参加争抢领土、美女和石油的战争,就不必再为夺取权杖而费尽心机伤透脑筋,不必再应付众多人情的盛宴。没有了肉体,还去羡慕那华贵的服饰干吗?没有了心肺就不再呼吸别人臭屁以及漫天的工业尘埃。鬼已经没有了牙齿和舌头,人们还假惺惺摆上一桌丰盛的供品干吗?难道地府也流通肮脏的纸币?活人还大把大把地汇寄阴钞给亡魂。寒光一闪,鬼重返家园,见妻妾依然妖艳动人,儿女安睡在旁,可是鬼没有了手臂和嘴唇,不能再去吻抱妻儿。所以沮丧的鬼便乞求阎罗还它肉身。不过受尽心劳神役、人世苍桑的鬼还要求,如果它回人间就要做权势凌人的公卿,有华宅,有丰饶的田产、农场和工厂,身边美女如云、子孙满堂,有无数金银珠宝,可以游遍各地名山胜水,玩尽世界赌城;可以操纵政权傀儡,可以花钱颠覆小国家,一生荣华富贵,不为疾病困扰,还可以活到一百岁。阎王听后哈哈大笑:世间真有这样的人可做,我自己早就去投生凡胎喽。

癫子的生活。癫子在大街上可以看不惯谁就戳着谁大骂。冬日的中午癫子还可以躺在公园的草地上解开裤裆抓蚤子、晒鸡巴。

流浪汉的生活。流浪汉没有任何缰绊,他们不必小心谨慎,不必低眉折腰,不必为琐事烦。他们宽阔博大,可以尽情享受大地上的甘泉和阳光。体格健壮的流浪汉在薄暮里用树叶子调酒。在南方一个海边城市,我看见一个扛着长旗杆的流浪汉在人车拥挤的小巷前进,旗杆上晾着他的破衣衫,我想在去往敦煌和西藏,甚至抵达圣地麦加以及埃及金字塔的路上他也是这样独来独往。

狗的生活。光天化日,狗能坦然在大路旁调情和性交。狗根本就没把人放在眼里。

1993-11-2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