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诗歌1991 (阅读2458次)





●夏天遍地是火

夏天遍地是火
太阳浑身长刺
鹰怪叫着拐个弯
落上我头颅
求求啦别再捉我们的鸡
广大乡亲只剩半截脑袋
抢收稻谷
有谁还敢和我下田  
愿望已变得如此简单
阿弥陀佛
来一阵风钻进胳肢窝吧

高高山岗可还长高高艾
彼姑娘兮三岁不见
你家门前吊吊荡荡的葫芦瓜哟
如今问题乃是备足钱米
娶个媳妇生个娃
白天够累的啦
夜夜仍为男女之事频频欢喜
或者就伤透脑筋
隔着木壁一盏油灯
跟老父多干了几杯
他倒进梦乡也乱骂
我们又做错甚事,爸

1991-8-12




●诗歌的蜜

一、
白茫茫的羊群呵,飘过山梁
你哪能认得我,智慧的狼披着羊皮

国家都如此容易分裂,象旧苏联
秋天就更糟糕,太阳呢
象金黄灿烂的老虎,大家都普遍颓迷

女人诱你啜饮,爱之入骨,堕入淫荡
花花世界,花花酒宴,纸币臭气薰天
剩下时间不多,陪女人共尝梅子
并热爱诗歌,始终如一

二、
老汉浮想西天乐土,抱经苦诵
旧日怀恋的女子奔进梦中
我吻了她冰凉的手背

雨蛙此起彼伏,鬼宿庙门之外
木窗上的光,使你柔肠寸断
老鼠嚼坏谷仓和我的思想

三、
北方大地一马平川
光秃秃的枣林灰溜溜的墙
姑娘裹着厚厚的花袄,尘土飞扬
南方贩来杂货,驴车晃荡
赶集之日满野冬霜。无论如何
你要一壶烈酒飘零外乡

穷得出血,富者流油
来自北方的丐帮主爱啃骨头蹲在树弯

百年不遇的一场洪水
把百姓逼上坟岗与蛇共眠
男女乞者拍打乐器涌向温热的南方
廉价的喝彩,也让他们格外卖力

四、
红幡高挂,道士的脸瘦削如刃
道士他一心不乱,谯鼓通天神恩浩大
老人在烛光里忙进忙出,慈祥且微笑

再坚持到秋天,老人便显得
摇摇欲坠,下巴松驰象只蛤蟆

五、
人民筑土而居,门口放一木盆
长久以来在其间生育,度过农闲
女人采菖蒲沐浴,柴门虚掩
情欲就如一团火,情欲就如弦上箭
猫跳进怀中,直到把你爪伤为止

种豆种豆,种瓜得瓜
黄昏响起娶亲的唢呐
驮草的妇女赶路
又怀想嫁时的欢喜风光
她乳房垂耷如袋
万物在八月都因结果而憔悴

六、
从北方长城到南方土楼
以及诸侯们的城堡,自古都画地为牢
我还不是遁回村庄和老祖商淡关于
修造自家围墙,以便世代安居那方
风水宝地,固紧大门,并种植葡萄

人类在冬天的薄晖里,不堪一击
人类的婴儿嗷嗷待哺
冬天是要命的季节,冬天催人泪下

七、
昔日的王爱民如子
昔日的王因为劳苦出身
昔日的王所以仍象一颗光彩夺目的徽章

是谁逼良为娼
是谁把好汉都逼上梁山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过去高手如林
谁都无法猜中谁的诡计

八、
河边风云忽变,酒旗飘摇不定
人生赌徒为何一输精光
还深信天无绝人之路。无奸不商
无奸就脱了裤子,去流落街头吧

我骑上火红烈马左冲左突
如今哪里还剩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九、
我不是诗歌王子
我欲一饮而尽的,乃是诗歌的毒药
诗歌的蜜,一滴蜜,仍高挂枝头

1991-12-30



◎打开早年的蓝皮日记

http://blog.sina.com.cn/u/488225530100046g
——简评哨宇《倒立时刻》和鬼叔中《秋冬无题》

★昌政
  
现代诗人以心灵驱使力把外在世界裂变为富有意味的碎片,并且按照心智感悟的逻辑重新组合生活秩序,使之完全服从于表达心迹的需要,犹如磁场受制于磁场的作用。这就是现代诗歌句子可解而通篇朦胧难懂的根本原因和理由,也是诗歌向着内心进军,追求内在真实的强劲探索。哨宇的组诗《倒立时刻》和鬼叔中的组诗《秋冬无题》的艺术实践表明了对上述诗歌美学原则的认同。
  
这两组诗具有相当大的差异性。哨宇感情独特,鬼叔中意蕴深长;哨宇幽峭严谨,善于逼近生活深层揭露人性的弱点;鬼叔中开阔舒放,长于从民俗风情中发掘人类的苦难。但也有明显的趋近性。这就是对生存状态的强烈关注。“从北方的长城/到南方的土楼/以及诸侯们的城堡/自古都画地为牢”(鬼叔中);“经由我们紧密的窗户、目光、和/静静开放的唇。方形的夜嘶叫着/惨淡的、深柔的/似一只被北风尖利刮过的猫(哨宇):他们从历史到现实两个角度透视了生存的危机,无法排遣压抑的感觉。在强大的生活流面前,人类个体总显得柔弱,而这正是人类的悲哀。因此,人们对美好事物就极为怀念。以往的纯洁回避着现代,尽管那也曾是被纯洁回避过的时代。因而现时代的遭遇总是令人失望,不满足。或许因而成为不断追求、探索的动力?
  
他们的诗歌强调张力效果。张力使诗歌的内涵获得弹性的空间,具有多义能指丰富的暗示性,从而拓展出更为宽泛的审美趋势向。世界就在掌下,集中为十个指痕且化为乌有,耳朵不能谛听,足踝无处着落,只是感觉早已超重了。哨宇似乎在实写倒立观察的奇异感受,而实质上,他通过虚拟手段,表达了怀疑其实,飘泊无依,心灵不堪重负的矛盾的人生体验。诗歌不再是意象的单一构成,其柔韧的意绪结构呈扩张状态。使审美者的主观创造对"无法松开"这种身不由已感受的认同的同时,另有一番深层、多向的思辨。
  
他们的诗歌反理性,或许在他们看来,人生就是满怀着希望受难着,永无休止遭受有形或无形的压迫。因此,惯常逻辑在他们的诗中不复存在,他们强调内心的冲突和自我驳难。"还有什么誓言需要装订/还有什么情爱需要翻晒",鬼叔中甚至说:"过去高手如云/谁都无法猜中谁的诡计"。一切都是直觉感悟的生成和发展,且另成感性的心灵视野。在貌似荒诞的《秘密使命》中,我们看到:"每至黄昏他即迫不及待地时性把头扭进洞口",而古典的尾巴则来回扫击着,"向灰蓝色的天空/诡秘地响一下"。一方面沉湎于孤独的快感,另一方面又追求着世俗的喧嚣,其根本原因就在于"从一降生他即被迫浪迹人世",正如鬼叔中说的,"无论如何,你要一壶烈酒飘零外乡"。他们仿佛是天生的浪子,对平凡的生活总有一种早熟的敏感:"人类在冬天的薄晖里/不堪一击"。那么,他们需求的或许是生命本该拥有的温情?——"只要是爱,死亡也很温柔",哨宇这样宣称。
  
他们的诗趋向自然。形式上,他们不在语言上设置障碍,力求连贯通达,平易近人,让每一句都通俗易解。问题在于其旨意内敛,是纯性灵的。这就使非直觉阅读又粘滞于诗句表面的读者无法登堂入室。哨宇在《单身宿舍303》写的无非是单身汉之间交往的二三事,纯属自然表达,但诗人强调的人与人之间的疏离感、冷漠不令人震惊吗?同样,鬼叔中在他相当开放的诗歌格局中,以细腻而质感的细节构成《秋冬无题》民俗风情的完整画面,但却并非渲染那一方水土人生的情致,其甜柔咏唱的调子强化了辛酸感和对那种生存状态的惊叹。我们骤然感到人生真有如此深切的苦难,然而又为这苦难而欢欣,而感悲壮。现代诗正是在不经意间实现了审美效应。
  
他们对现代诗孜孜以求,顽强探索的过程丰富了内心经历,对生存状态的否定与追求也势必更为自觉、强烈。也许,创作诗歌的同时也创造了诗人的内在世界,诗与心灵同步进化,引领一代精神步往更高的境界,能让尘世生活撇开浮躁与对抗,趋向自由大度、从容不迫。对此,我们理应充满信心。

——原载《厦门文学》1993年7月号
——入选《当代福建作家论》(谢春池主编 国际文化出版社2001年出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