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诗歌1988 (阅读2037次)







●元旦之夜

这个甘甜又机智的女孩
大眼珠一闪就不见了

你曾一直吃力攀在墙头
伸着头盼望呵盼望

激动人心地放完一阵炮仗
你累得松手跌下墙来
一动不动坐在地上

这个甘甜又机智的女孩呢
大眼珠一闪就不见了
只留下麻脸矮子打扫垃圾
1988-1-27


●伏天里我要做的事

太阳这坛红红的老烈酒哇
我要敞开胸膛喝下这坛毒酒
我要全身暴出吱吱嘎嘎的油
我要带上割禾刀子奔过田垄
我要把这伙害虫赶到金黄的稻浪尽头
我要骗一个十四岁还留着青涕的小孩
骗他陪我躺在草垛上
学抽祖父的黑烟
骗他眯起双眼
阳光和火星噼剥作响
这时冷冷的蛤蟆趁机跃上肚皮
我还要去放一把火
把所有的干稻草烧光
我要卟咚一声跪倒在地
我要找到那窝伏天的甘泉
我要狠狠举起我的锄
吓得那头四脚蛇
丢下一条活蹦乱跳的尾巴
仓惶逃走
溪沟里的水旱干了
我要手上脚上结层虫壳般的泥
然后我要挥挥我的臂膀
招呼我的牛
大摇大摆跟我回家吃午饭
1988-7-28


●岁月问题

一部旧电影
关于抗美援朝的旧电影
使我浮想一幅
朝鲜国土老松巍峨的山冈
以及身穿纱衣的妇女
这是如今的和平景象
现代人都不知道战火纷飞年代的事
过去的有功之臣们该回去看看吧
可是他们都老得不得了了
不能再去给那边的人民讲述革命
甚至连彭德怀这样的将帅
已早就被人活活整死
1988-11-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