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诗歌1987 (阅读2354次)






●你没有来

你没有从那边走来
到我想象的地方
只有我躲在这里

时间空白得象沙漠

我只好慢慢地离开
葡萄果的黑夜
草绿色的云
托着微微开放的月亮
象百合花一样诱惑
这时我不会选择
却撕破一张芒果叶
弯弯曲曲的裂痕
然后我走进
一片水淋淋的树丛
1987-1-7


●人情•丑人

人们不喜欢我
我不要和人们对话
既然你要接触我
我就要凶恶
我就要毒骂
1987-1-19

●人情•也是邻居

迎面相遇
我们总刻薄对视

其实你就住在隔壁

只是我们
还从没有过招呼
从没有走进对方的门里
1987-11-27


●父亲和我

我已经长高了
却不关心酒瓶和一屋子烟雾
父亲经常在晚上
给我讲许多别人的好故事
巴望我也能
象初夏的青叶
繁荣发达
绿得刺人的眼
我却独自在行人稀少的路上
东张西望
也只有沙滩和山洞
使我非常高兴
在很早的时候
我就想过
在那里我会最幸福的
我离开了他们
我还想沿途走去
这样我会让父亲失望的
1987-2-6


●一种遗忘

低着头最好
也可以自称是
高处最专心的眼睛
好象你们的世界
暴露无遗

但我
不敢再走玫瑰
不敢再走进悠悠白云
不敢再走进蝴蝶
不敢再走进阳光深处了

我也不敢剧烈动弹
周围青叶上都是幼虫
头颅正象
一只小篮子  
彩色线团纷纷爬走了

无法指挥
1987-5-26


●布袋

天空积云正当午
我不愿抬头
蝉嘶鸣得不成调儿
树桩下雏禽脆嫩地叫
象不断汇合的水波
路边孩子十分繁忙

时间是一片海面
在诸种声音的背景里
我爬进细茎陶罐
此时壁上并不黑暗
我没有承认我在作梦
正如白天我不必申明
陷于生活现实

午睡过后
我继续回到屋外
白天和梦其实有如一只布袋
翻过来又翻过去
装着我们
都一样
1987-6-16


●农舍

点亮梁上的油灯
映出老兽骨架般的屋顶
影子缓缓伸缩
雨刚来临
敲响瓦片
夜逼近门前我们坐在屋里
灶台边母亲转动酱瓶
接着就掀开锅盖
1987-7-24

●有的阴天

路面不再蓬起黄雾
我不要斗笠
一种热度仍潜伏背脊
透明得象风
篱笆上没有铺整块整块的太阳

天总是淡白的
而且矮得要接触山岗
我记住了
好久以前也象这样
白如一片雪原
那时我就想寻找你呵
但来不及多看一眼
我又赶忙去长大
在露天象重演一场早年的黑白电影
阵雨把我们追到土墙下
正当我让檐水冲洗
腿弯里的污泥时
外面已染成黑糊糊的黄昏了
1987-7-26


●农业夏末

阴天有一具沉默的额头
所有草都象蛇翻着白肚皮
赤脚要过去
走着走着
蛤蟆刚在背后响一声

犁被扛走了
剩下这些干稻草
旧电线晃动一下
现在那只八哥也离开了

田里又开始生长禾苗
青青的
灌满了水
1987-8-4



●乘车

你好象是我的熟人
我发现你也看到我
我转身看你一眼
但叫不出你的名字
你也没开口
我只好伪装不认识你的样子
不再回头
坐着看窗外的山
以及玩自己的手

下车了我站起来
见你也同时起身
你垂着眼睛注意自己的胸前走出车门
你没有向任何人打听
就把红提包往肩上一甩
直朝街那头走去
你似乎已经熟练了

我在站牌下原地转了一圈
却不知我要找的朋友
究竟在哪里
1987-8-16


●远游者

从前路都石头做的
爷爷这么说
河总要流去东方
他凭草鞋和扁担
就到达好多地方
那里有条拐弯的街道
一个至今还令他怀恋的客店老板
因为它十分遥远  远不可及
我曾把过去想得又灰又暗
可能不会有现在这种夏天和阳光
我多么渴望呵
于是骑上竹马就开始出发
绕着我家木屋  周游世界
但那只慢条斯理的大狗
却挡住我愉快前进

如今  从点点寿斑里
我发现祖父越来越老了
一天天  一年年
其间某些细节已无法重复
不过他下田还会把牛赶得很快
还会大声骂我弟

我意外找到河口
这里是一切轨道的尽头
望着鸭群般活泼的船只
我不能继续跨出一步
我也会把陌生的故事带回去
就象把贝壳分赠乡村少年

日常多象一池淡水
我们作为一伙伙鱼苗
游离其中
很少浮出水面的机会

当太阳又如一颗红透的蛇莓
跌进湿蒙蒙的草丛
我蓦然回首
但不见一条金光大道
笔直而宽阔伸向我的源头
我静静地回想旧事
象从箱里翻出一些什物
只是舍不得再浆洗
再拿出去烤晒了

云朵和背影黯淡下去
天空出现闪烁的星子
1987-9-14



●给逝去的老祖母

1、
日头象就要晾干的潮纸片

我害怕你扶着旧草垛
一声不响
看那些送葬的人群
我没有跟同伴们再冲上山岗
去爬光滑的老树窟
因为我害怕你想到什幺
想得很多
我要把你拖回家
家从来就是谷仓一样安稳

我还不相信死亡

2、
那天下午醒来
我发现太阳已西
壁缝里的光柱放大了扬尘
我慌慌张张追到门口
人都离开了
那条蓬毛狗也不见了
一只头冠发紫的鸡跨过墙角
不给我招呼
尾巴一昂却拉出一团稀物

你真的走了

霜使早晨变得更美丽
但我害怕去奔奔跳跳
干草要沙沙断裂的

每当傍晚来临
我害怕母亲又穿上
那双绣花鞋
替你点亮天神火

清明时节
人都从雨雾中出现
我开始抽走你墓砖上的苔草
象小心为你掸拂衣角
我不敢抬一抬头
唯恐遇到你的目光
映山红仍红遍山岗

我害怕再走进那间矮屋
好象有条蜈蚣会张开百足
门久已未开
空空荡荡

你真的走了

只有那幅画像
至今安放在神龛里
你早就习惯了香火和供果
节日会更丰盛一些
尘土不断不断地积多

你住在高高的地方
在金色的光辉里
你的目光很庄严
我不敢再四处捣蛋
你肯定会知道
弟弟长大了
爱最放肆地又唱又跳
爱把一条漂亮的小蛇装进空酒瓶
然后又去破坏鸟巢
他还盯着我渴望我的赞美

3、
暗红的灶火
暗红的灶火
木纹也微微闪动
家是如此令人心碎
你总是那个背影
似乎我们分别了很久
我没有走近问候你

多少次这种梦后
我又重新发现

真的走了
丁卯中秋集美(87-10-7)



●又一次逃脱死亡的是蛇

不见那条蛇
空壳被一节节扔上土坎
我们不用去
根本不用去那边找洞穴

冬天象疤痕累累的牛群闯近我们
草全都干死
水已断缩
被夏天覆盖的渠道
也暴露出来
蚂蚁们正进行横渡
没有号角,没有弥天尘土

地里收割完毕
最后一只蜢蚱又黑又硬
冬天来了
太阳不愿晒热我们
又一次逃脱死亡的是蛇
是的,空壳被一节节扔上土坎

老人退进他的屋堡
就再也没有出来
门口晾着一块破布

云层遮住远处淡蓝淡蓝的山影
1987-10-29


●河边那瓷瓶

少年不顾村庄
沿河越走越远啦
他没有逮住红鱼

初春的洪水
曾淹上草滩
使一截截断木碰落粗皮
光溜如汉子腰膀

沙堆后面
一闪一闪的是什么

他猛然站住
一支瓷瓶
雪白的瓷瓶
是谁扔过河岸的呢
是谁扔过河岸的呢
阳光这样松开
多么令人心焦
大人都去别处挖地了

树顶架着空窠
山窝仍被阴影霸占
蝴蝶翅膀黑森森
蝴蝶她在静肃地监视
蝴蝶眼孔特别大
少年没有作声
没有走向沙堆
无人之境
灌木疯长
天空已变得狭隘
他更害怕风景就要露出牙齿

他慌乱想起自家门头和土墙
拔腿便逃跑
踩翻了破篓
血呵在清澈的河里飘呀飘

狼狗涉水而去
猩红的舌头一抖一抖
1987-11-18



●冬天的心思

你从那边走来
曾被雨雾围困在无人的海滩
你流过汗
幻想走过冰一样可爱的云丛
你亲眼看见感人的丰收
农夫们晒开湿谷时
一种微笑隐在心口

现在乃是冬天的早晨
风敲着你的木窗
把虫子的泥窝从石墙一个一个敲落
那修锁的小徒弟
也没有如往常一样
高喊着经过

这条小巷很长
一匹匹金粉斑驳的门虚掩着
这就是众所说的清冷的冬天
依靠万物反照
凝成晶状的光明

天空象出现在高原的淡水湖泊
所有绿色生命
漂离了湖心

你已知道趁早赶完这段路的必要
不再相信有错觉产生
因为村镇上
变幻飞行的鸽群是哑的
一夜之间土地冻干了
台阶上整个秋天的积水也冻干了
肉红的菌子难于繁殖

你背手而行
象微驼的老人
专心于回忆
不要多说什幺

太阳远离了我们
她作为一种祝福
安放在大洋彼岸
象一片鲜艳的红符

我们到雪地去吧
雪花纷纷盖住圆木
雪花也会这样把我们盖住

我们白色的呼吸
在雪地徐徐升起
象森林小屋上的炊烟
再让美丽的红狸
在傍晚之前钻出树丛

直到满山水雾
开始移动
一朵朵结实地
飘向高远的上空
成为夏天那些悠悠白云

雪不要溶化
使道路又变得泥泞
1987-12-2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