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歌 (阅读2550次)





一个秋天开始上山去造葡萄雾
并不是,葵花目送着它的要求
有雷似呼噜,就派遣个小人间
来做我们依旧向南走的平均律


这无非要坐下来,听一听名字
告诉我生命就是生命,无由的
分形,像那些枝叶肥大的烟树
尽可能靠近云,然后随便溜走


要说爱你,这是什么天文现象?
磨镜片的人想带来疯狂的曲轴


因为,火车在康定斯基的梦里
是来自多山地区的,加速的雾







                  2007.1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