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北疆组诗 (阅读3008次)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d5974e01000a57.html




白桦树


进入抒情的高地,我只是一片阴影。


喉咙被白光照亮了,
脑中的词奔涌而出:
全是明亮,伟岸,和爱,……

靠着白桦树,我红帽,黑衣。
色差也没有让我突现出来:
和高比,我太矮。
——白色树桩上,一粒黑蚁般的尘土:
视觉上连影子都不是。

但这卑微,不妨碍我
成为一架奇异的受宠之琴:
眼里是千江之水,胸中是万簌之音。

……,我的诗句也亮出了秋天
的其它颜色——
仿佛白桦树叶的绿、绿黄、和金色。

2007-10-2




五彩城


此地,土丘连绵,沟壑处处,
只长零星的梭梭草,没有骆驼。
当然属于
维语中的“风化土堆群”,汉语中的“雅丹地貌”。

然而颜色的丰富性
之丰富——科学解释,此地因土层物质
的化学成份不同,而色彩缤纷:
大量的红、黄、少量的淡青与灰白、几种深浅不一的褐色,
脚下顽强生长的绿色,
和头顶之上的蔚蓝。
还有我,走到哪里都佩戴的孔雀蓝。

所以,我病体也能入无人之地,
看同行的旅客,狂拍,或过家家,
——无生命之城,有灵魂之地,
也涂抹戏剧之油彩。

你看我多么幸福啊,
竟为一处空城,多爱了别的颜色!

2007-10-2




沙  漠


国道两边——广袤的沙漠
可怜的梭梭和芨芨——顽强的——生存:
大自然的瘌痢头,无药可治。

我在路边的一处度假村
坐沙漠越野冲浪车:
——不断的加速度弄丢了我的黑发带
(我回到中原,它还埋在西域的沙里)。
——鱼儿远离水,身上剥落乌黄鳞片或骆驼毛。
——我满头白沙。

最无力的疯狂最沧桑的风
最无垠的荒凉!

绝望啊……

2007-10-3




喀纳斯


如果可以甩掉人群,进入森林,就能看
地上的松果,和珍稀鸟类的无性蛋;

如果可以涂掉人群,潜入湖里,就能享
鱼水之欢。

“枝桠向上的,是云杉;枝桠向下的是冷杉;
枝桠无序的,是落叶松。”
“草原像地毯,羊群像云朵,湖面像绿绸,……”

我原谅人,原谅这些没有新意的嘴唇。

真实的感受是:
不管我是戴着有色镜,还是隔着区间车的印花窗帘,
喀纳斯都很美。

如果删去游人、车辆、度假村,
喀纳斯就美得不像人间。

可人影人声,让喀纳斯的美,
令头痛者不能欣赏华丽的长句子。

我在隔着几千公里的中原,
半夜醒来,穿着睡袍写缅怀诗。

2007-10-5




天  池


我也在天池边穿了维族的衣裙照相:
起初脸型不像,后来灵魂也不愿意。

因为丢了帽子,在我诗赋园
与圣水祭坛之间生闷气。

远远望了几眼挂满红布条的古榆树,
——因它长在不可能长的高海拔,而被称为定海神针。

我对针有好感,
——它使我想起针灸——可以缓解我的偏头疼。

强阳光射晕了我的头,
——我把天池边的一长排空衣裙,误认为天仙。

唔,她们在翩翩起舞……
刻有“天池”的石碑前,站了太多照相的游人。

我在无人的诗赋园留了一张影。
“太像诗人了!”诗人张执浩如是说。

他总是有新意——靠在“圣水祭坛”的石碑前,
身体遮住了“水”字,成为“圣祭坛”。

问题是:
我们在最应该做诗人的地方,做了游人。

2007-10-5




古海水与盐碱地


七亿年,无数个前世。
——这么古老的海水也没把我泡成美人鱼。

一定是泡沫铺到地上变在盐碱,
我才没被王子爱上。

无数个版本的人鱼,
脚尖长着软刀子流落到现世:

新版里,我不穿裙子,不跳舞,
也不在盐碱地上奔跑。

因为没有我要追的人 ,
——辜负了我的骑马装。

油田配不上这里的古朴,
汽车也配不上。

我给家人发短信:这里像西部片,
可惜没有牛仔和骏马,

没有宝藏,只有盐碱和月光。

2007-10-6




野  马


在卡拉麦里的216国道两边,
巧遇地球上最早的马———始祖马的后裔:

新疆野马,它们是“濒危机“的物种,
因血统纯正,数量稀少,而比熊猫还珍贵。

我们在相隔不到2个小时的车程中
幸运地遇到6匹:

国道右边的3匹,迈着小步子前行,
国道左边的3匹,一会儿走,一会儿停:

我们下车,拍照,它们很配合:
有的啃食针毛和骆驼藜,有的看镜头。

不仅悠闲,还温文尔雅,
并非传说中的那样桀骜不驯、昂首狂奔。

我突然很失落:
——野马不野。

现在的情况是:
人有野性,动物有人性。

2007-10-8




乌鲁木齐大巴扎


说实话,我并不想去大巴扎,
因为被提醒:维族小偷多,维人喜欢动刀子。

但我还是随了大流。却只敢相照不敢买东西,
远远地看同行的男人买刀女人买饰品。

后来,我的胆子太了点,在一位漂亮的女店主那里
买了奥斯曼眉笔和海纳粉。

但见了男店主就躲闪:我怕他们亮出明晃晃的维刀,
就像怕男人动不动就亮出阴森森的阳具。

我从不害怕女人。在武汉碰到过一个女贼偷我包,
我一点都不惊慌,只是不相信似地笑了一下。

现在,在大巴扎的几个拐弯处,我都看见男店主与男顾客,
握手拍肩谈交易,竟如亲兄弟。

我才发现维族男人好英俊!

2007-10-10




温度计


一条寸草不生的山脉;
一条地表温度最高的山脉;
《西游记》的外境地之一。
——关于火焰山确实不再有更好的写头。

我连照相的兴趣都没有,
只把镜头对准了一支温度计
——世界上最大的温度计,
标明火焰山即刻的地表温度。

9月11日这天中午的气温摄氏53度,
烈日灼烤着皮肤,确实有接近火炉的感觉。
在地下博物馆的左边入口处,
有被孙悟空踢翻了的炼丹炉。

我还没被烤晕,尚有余力想象
夏日70多度时的
“热浪滚滚,蒸腾缠绕,
恰似烈焰在燃烧……”

和这儿比,武汉的夏日就是一盘凉菜。
可是我吃凉菜头昏,
现在,我吃蒸菜, 感觉要飞起来……

2007-10-12




转  场


我早已丢掉防晒霜和补水剂、伞和太阳镜,
(它们太碍事了,影响我成为草民)
一直站在这里:半天哑口无言,半天放声歌唱。
(遭遇美景,就像遭遇爱情)
我不想走了,就站在秋天的草原上,
看牛羊转场。

马背上的哈萨克少女,红紫色的脸,
湛蓝的目光看着往前走动的
白珍珠、黄珍珠、黑珍珠……
她们的全部珠宝,
都将归往山下避冬的家。

从布尔津县城至禾木乡,再至喀纳斯景区,
我不断遇到转场。
——后来,我发现整个北疆都在转场。

在离开乌鲁木齐的前一个晚上,
我发觉自己一身的羊膻味,
而且皮肤凝华,似乎裹着羊脂。
——这绝对不是吃羊肉的原因,
而是我怀上了草原上所有的羊群!

2007-10-1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