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她的痛苦有一种温暖的外表 ——浙江诗歌速读之三 (阅读2676次)




                              
    题记:9月25日在徐志摩故居门前,有人提议参加过青春诗会者一起留个影,大家谦让了一下,竟然呼啦啦站出一大片来。回来翻一番《诗刊》的名单,发现其中最早的是83年的柯平,接着86年的伊甸、潞潞,92年的荣荣、白连春,再看下去就找到了“池凌云”三个字,时间是94年。13年过去了,池凌云诗歌写作也浑然长成了一棵枝繁叶茂的高树。
池凌云,生于1966年,浙江瑞安人,现居温州,出版诗集多部。

布的舞蹈

她的渴望无声
她的渴望覆盖了所有渴望的眼睛
让所有下降的人
感到惊奇

无可阻挡的陷落
一次松软的关闭
让一个女人疯狂
在黑暗中纠缠自己的身体

安静地舞着。一只疼痛的鸟
开始低低地飞翔
她的痛苦有一种温暖的外表

这唯一的庇护,无法言说的
孤独,加重了生命的紧迫
她内心的落日是透明的
发出神秘的光晕

无声的侵害有着美丽的图案
我长久的注视,抚摸
她正在松开的伤痛
任有一个与我有着不同秉性的人
住在我的躯体中

然而,她忘记了自己的命运
她希望碰到一个窃贼
被偷走。她在寂静中飞跑
发出撕裂的声音
          2004、6、11

   《布的舞蹈》是我一直喜欢并收藏的诗。在我的阅读中,常常把布当成通灵的“肉体”本身,而布包裹着的肉体反而被视为无处不在的灵魂了。在“布”(该是江南特有的华美丝绸吧)的从外向内张望的眼睛里,“她(灵魂)的渴望无声”,却“覆盖了所有渴望的眼睛”,其通过“覆盖”这个词所传达的强大的力量,让在场者感受了某种擦破肌肤的寒凉。接下来,“无可阻挡的陷落/ 一次松软的关闭”所传达的生命历程中的隐秘的时间性经历,而“在黑暗中纠缠自己的身体”,的女人也模糊了“自我”和“她者”的界限。请注意第3节“安静地舞着”这个短句前后两个词的巨大反差所构成的心理摩擦,它让幻觉“疼痛的鸟”“开始低低地飞翔”起来。这样的一只疼痛鸟瞬间幻化成了她(灵魂)“温暖的外表”,从而拒绝了对自我所依附的世界的伤害。
    诗的第4节似乎过于抽象化(出现在这里略显突兀)。幸好接下来,诗的触须突然转向了布(肉体)的自我思索。“我长久的注视,抚摸/她正在松开的伤痛/任有一个与我有着不同秉性的人/住在我的躯体中”。 如果我们的肉体不宽容灵魂的“罪”,在以物质为存在形式的人世间,灵魂注定将终生流浪了。写到这里,我的眼前突然浮现出了《圣经》中扔石头的场景。是的,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上,谁敢说自己是无罪的?
这让我读到结尾的“然而,她忘记了自己的命运/ 她希望碰到一个窃贼 / 被偷走。她在寂静中飞跑/发出撕裂的声音”时,不但瞬间恍惚,而且竟然忽而轻松起来。
    这就是《布的舞蹈》的隐喻,这就是池凌云以女性特有的细致入微所发动的一场灵与肉的永恒战争与和解。
                              2007、10、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