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生死太寻常,我已经走过 ——浙江诗歌速读之二 (阅读2553次)




                  
题记:第五届浙江作家节上,又逢诗人邹汉明,掐指算来,这应是两年间的第3次了,真是人生无处不相逢啊。想来读汉明的诗似乎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和汉明交往却是在大约年两前,介绍我们相识的是广交天下英豪的河南诗人高春林(他也是我的老朋友)。去年冬天汉明来京考察京杭大运河源头,晚上先打了电话,我告诉他大运河源头就离我家不足500米,第二天早晨再接电话,汉明说他已在我家门口。赶忙连袜子也不穿了,出将迎接。见他半年间头发竟又白了不少……
邹汉明,1966年生,浙江桐乡人,现居嘉兴,编报纸,业余写诗、评及随笔,出版作品集多部。

中年研究
□ 邹汉明

生死太寻常,我已经走过
一个关口,年过不惑,偶遇小感小冒
没什么大惊小怪
该说的话,也可以不说

要是半途遇到一个国王
也可与一个鬼魂等值
要是石头拌脚,小河当道
也可回头吃草,不做好马

要是有人飞蛾扑火,抱着理想爱我
或许拔高火苗,或许
自灭灯盏,一心一意
抱残守缺,雨中撑开一把凉伞

自横小舟,不是不知道今天的主流
也不是不知道,地狱里的鬼魂
握着太阳的杯盏,一个当面说是的人
转身就会说否

低头看水,抬头看天
紧要处还可以看看走动的地平线
舌头自辨咸淡,听觉的收缩
求证着,浑圆的妙处

寂静是一个人荡着云朵远去
远到遥远,是你的名字
宇宙的轰响,除开这一日
没什么可以记忆

生死太寻常,我已经走过
一个关口,我已经写出一份遗嘱
真的,没什么大惊小怪
该说的话,甚至都可以不说

2007-4-21

古人云“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年届不惑的邹汉明也似乎豁然开朗,也能理直气壮地说“生死太寻常,我已经走过”了。想来一个连生死都悟透的人,他的内心必定是强大的,不但“偶遇小感小冒/没什么大惊小怪”,甚至“该说的话,也可以不说”了。邹汉明不是参禅后的顿悟,而是走过一个个生命关口后的从容与淡定。接下来的三节似乎是一个并列式的构成,场景急遽转换,“国王”、“鬼魂”、“石头”、“小河”、“回头的马” 扑火的飞蛾”、“拔高的火苗”……虚与实忽而间离,忽而粘连。诗人所提到的每一个事物,都仿佛四十年人生风雨途中的隐秘符号,连缀在一起,构成了诗人已经和正在经历的生命过程。也许只有进入不惑之年,也才能淡却浮名,有勇气“回头吃草,不做好马”,或者干脆“自灭灯盏,一心一意/ 抱残守缺,雨中撑开一把凉伞”。诗人在一个人的天地里已经“除开这一日/没什么可以记忆”了,还去管劳什子诗坛功名纷争!
不是所有的诗人都要做通灵的智者。但我们为什么不可以活得豁达一点,从容一点,淡定一点,安静一点呢?
                                        2007、10、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