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短小的诗 (阅读2727次)




《一个男人追赶一只蚂蚁》

他观察到一群蚂蚁追赶着另一群蚂蚁,战争
发生在世界最小的角落。
一只蚂蚁悄悄爬上他手腕上的表盘
吃力地搬动表把
仿佛就要摇动井架上的辘轳,用一根绳子
提起井里的水。
他观察到一个男人努力追赶一只蚂蚁。


《山村》

在山脚下,村子里死去的人
一个接着一个
一代接着一代,都被移到了山上。
在山上,村子里的人
就这样冷冷地看着山下
村子里的人。


《欢爱的名状》

他们赋予欢爱的不同名状。
有时候,他游向她
她侧身躺着,就像一条温顺的、胸前长着乳房的鲑鱼。
有时候,她像一只发烫的夹子那样
尽力地张开,紧张
仿佛要来到的不是快乐,而是痛苦。
而当她尽力地举起臀部等待
每一下,石杵都把谷子耐心地捣碎在山谷。
有时候,他们折叠在一起
就像一只帆船不停地扯动帆片,船缓缓地行在
床单激起的水纹中。
而更多的时候,他们只是并排
静静地坐着,月亮落在中间、落在白色的床单上
他们就像坐在雪野与冰床
一对靠紧的企鹅,毛刺深深地扎进彼此的温暖之中。


《这痛苦》

这痛苦,就像一只手
使劲地抠出柚子里的果肉。
这痛苦,就像孩子的铅笔芯
使劲地折断在桌上。
这痛苦,就像一块肥皂
母亲在卫生间里拼命地洗着一条旧内裤。
这痛苦,就像我的狗
对着天空里漂浮的云朵拼命地吠叫
这不是热爱,也不是憎恨。


《遗照》

如果死后非要留一张遗照
就用这张吧:
几间铁皮房子
灰白的马路,两株发黄的白杨。
一条小河
一头躬腰喝水的毛驴。


《父亲》

父亲老了,老得像只兔子
整天竖起耳朵,偷听我们的谈话。
父亲的牙齿掉了,整天吃蔬菜
盯着我们吃肉。
父亲没有多少力气了
还有一点力气,就用来喝酒
把眼睛喝得通红通红的。
父亲就用一双通红的眼睛
看着我们在这个地球上到处乱跑。
有一次,父亲嗫嚅着
想提起他的十亩旱地,但是
当孙女托着腮认真倾听时
父亲就不吭声了,父亲
哭泣得像只伤心的老兔子。


《仁爱》

鸡大腿应该给孩子
因为他们吃了好长身体。
鸡脯子肥美,给妻子
因为她操劳这个家,需要滋补。
鸡翅膀和鸡脚给父母
因为他们老了,就快死了
没必要浪费那些好东西。
——真实的场景是父母吃着鸡腿
孩子吃鸡脯子
妻子的盘子里架着鸡的脖子和脚。
而他,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他在想象伸过来的一双双筷子
怎样把他的身体拆开、吃掉
连头也不要剩下。


《认识》

为什么要思考那么多问题?
认识棉花,我花了一分钟
认识布,我花了一刻钟。
认识一个瞎子下午的光阴
我感觉就要耗尽我一生的精力。
我已经习惯去认识
一个人默默走着、在路上碰到的事物了。
秋天把貌似成果的一切东西
都在飞快地搬走。
我现在开始认识土壤、空气、阳光
还有水分……
这些浙北农民,把稻草堆在田间烧了
还要我认识灰烬。


《羞耻》

我生下来时就动了刀子
狠狠地剪断了脐带。
我生下来时带着血
要用水清洗,用布包着。
我生下来时赤条条的
赤手空拳,我只知道哭。
我要学会做人,用鼻子呼吸
用眼看、用耳听、用手拿,用牙齿
咬。
我要用心,用漫长的时间……
我就要死了。
这次是用衣服包裹着
这次是动了钩子
他们把我像拉出来那样钩着,拖进去
我要就着大火补习血的功课。


《信仰》

寻找信仰是可笑的
我随身带上了一只座钟,装满水的水壶、粮食。
我遇到一只在木芙蓉树上静静打坐的八哥
假如有上帝,那么它就是上帝
这不存在任何的不敬。
我的心里有个洞
刚好能够容下一滴鸟鸣。
但是现在没有一丝颤动,最易碎的东西
也没有打破,在一瞬
天地十分完整。
我那点信仰本身就是可笑的。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