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永远的《苹果花》 ——浙江诗歌速读之一 (阅读3482次)



永远的《苹果花》
                       ——浙江诗歌速读之一


题记:07年第五届浙江作家节上,诗人谢君兄推荐,有幸读到了载于《浙江诗典》上的高钫先生的《苹果花》一诗,感动并感慨至极,遂向同行的诗人潞潞、路也、白连春等推荐,并录贴于此,希望与更多朋友分享。
高钫,1932年出生,浙江杭州人,志愿军老战士。

苹果花
□高  钫

这里的每条公路都通向战争,
也通向严峻、胜利和光荣。
苹果花可管不了这么多,
它照样笑得那么动人。
当我们大踏步奔向前方,
苹果花就悄悄飘落到肩头,
就像我中学时同班的那些女生,
洁白而微红的脸上,
还从来没有掠过忧愁。

我的心像被谁拉了一把,
全身也承受不住这花瓣的重量,
瑞雪般纷扬的苹果花呀,
我不想用失望
来酬答你娇柔的希望。

正是为了你长久的芬芳,
我才拙笨地扛起了枪,
从今后,当我一次次
无畏地穿越死亡,
会记得大片大片苹果花就在身后。

1981年

读这首诗写于1981年诗歌的时候,我的耳畔一只回旋着前苏联著名的《喀秋莎》的旋律。不错,《苹果花》的确是一首有着《喀秋莎》的诗歌。我知道喀秋莎使许多俄罗斯姑娘的名字,不过有一种杀伤力巨大的火炮好像也是以喀秋莎命名的。用美丽的姑娘的名字来命名火炮,俄罗斯民族即便不是独创,也是比较早的吧。在我看来,这样的命名昭示的战争的残酷更然人怵目惊心。回头说这首《苹果花》,和已经添列经典《喀秋莎》的相比,《苹果花》也许少了几分浪漫的诗意,却更深刻地揭示了战争的本质和真实的人性之美。请注意以下诗句和词语:“这里的每条公路都通向战争,/也通向严峻、胜利和光荣。/苹果花可管不了这么多,/它照样笑得那么动人。”“从今后,当我一次次/ 无畏地穿越死亡,/ 会记得大片大片苹果花就在身后。”“拙笨”。够了,我甚至有些极端的认为,任何以胜利和光荣演绎的战争,都无法承受诗人的“苹果花”重量。
《苹果花》不需要我用连篇的废话解读。只要略有些诗歌阅读常识,都应该能读出它的好来(好的诗歌难道不应该就是这样吗?)。
作为一个读者,面对这样一首写于1981年的诗,我还想问:一、杰出的诗歌需要厚此薄彼的“现代”、“后现代”认定吗?和《苹果花》相比,被某些牛皮烘烘的评论家盖棺论定为 “划时代” 经典的某些诗歌,是否应该把昂到云端之外的脑袋放低一些?二、有多少无名作者的的杰出作品也有着和《苹果花》共同的命运?这些年来,除了捧几个所谓大师的臭脚,我们的选家、评家为真正优秀的诗歌作了一点什么吗?
                     
2007、10、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