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察世录(组诗) (阅读2917次)




《十一月》

如果鸟声寥落,如果阴雨撒下
如果茫然继续像风,从枯叶上哗哗飞过
如果翅膀不再对天空着了迷……

十一月了,我不能再说万物是亲戚
也许十一月的使命,比阳春三月还多
十一月的水波,挤得像群山
连日出日落,也不只为了像我这样的好观众

大雪总有一天要飘来,飘得大家心平气静
一些腊梅,仍将用全部的越轨爱上冬天
那时,落叶就像我们的欢乐,已经开始腐烂……

但愿在十一月,我的心情还能变出花样
走进闹市或坐在山边,心里还能闹出乱子
就算夜空的星星格外稀少,也不要把十一月当成路过!


《祖国》

一座小镇,是祖国
友人的命运,是祖国
一日三餐,只是活,还是祖国
我想抛弃的,比我想说的还要多……

有时,我需要鱼竿的猛力回弹――
提醒我,欢乐里有险恶不定
黎明,只是即将流回黑暗的黄昏
年轻唤出的,不过是压惊的老!

仿佛属于祖国的,只剩下这么多――
是最不起眼的孤寂,坚守着祖国
是无助,浪费,白酒的堕落
几阕乱曲,胜任着祖国……


《又见北方的山》

人生短――而山里的黑夜长
没有流尽的月光――多神秘
一个人的感慨――多陈旧
就算愤怒――也像土里
那踢也踢不动的树根
是――隆重的埋葬!

我领会北风的寒意――
凡能说出的,已光秃,已废弃
只有群星,像一株梅树
天上点点花瓣,是为了让人羞愧
此刻,若要平静就更为艰难!

我的每一步,必须不知疲倦
在山里,有很多悔改的念头
越听狼嚎,心里越多敬重
我难过呀――爱像山谷,已深深凹陷
我是山间惟一的行李
除了走动、铭记,没有一样幸福可以带走


《记忆》

也许冬天与你有关,它不只是冷
叫我轻轻地打开一个念头:
心总是无事生非,最好把它安顿在过去――
惟有你我去过的小湖,没有一丝移动

后来,某个城市,和我紧密
灯火沸扬,又与我无关
城里的黑暗,需要一双好眼睛才能适应
城里的生活,要靠硬心肠才能救命

冬天,我身上的旧伤又在痛――
大概你已经衰老,目光还算年轻
曾经的小湖,依旧要应付恋人们的分手

也许你我的记忆并不相同,就像湖水
总是有意或无意翻滚着波浪……



《林中的二月兰》

谁都想看林中的二月兰
仿佛它是枕边花,那么容易想起从前……

它长得任性
快要越过林边那片坟地了

有时钟声也扑向它
既像威胁,又像哺育……

我去过无数次,动过真心
它在风中跪着,像女儿听到了母亲的死讯

它的脸与春天相悖,既有薄命的红颜
又有坟里曾经你争我斗的亡人的羞愧……


《老人》

我喜欢在人群中移动,就像航船
并不害怕令人绝望的浩瀚
仿佛人群是浪,闪着光,可以信赖
仅仅走一走是不够的,还要找到赞美的理由――

我看到许多人的晚年是健康的
玫瑰虽然旧了,但无须改变
伴侣的埋怨已经无声,交谈像一生的愧疚
说出口需要浑身的战栗……

有时,我心里也会闪现出老年斑
老人就像邻居门上坚持的那把旧锁!
我是风,不进屋,只留在门前
门外的姹紫嫣红――我已经厌烦
旧锁的锈迹斑斑――我已经习惯


《白雪》

秋风吹雁,落下的却是白雪
应是雪松举枝在等候
应是船桅似针,针针扎向江的黄胸脯……

一树白雪,白得像警告
白得像是历代的良心……
很久后,我才能为这种白说出一种宿命

在掩埋了污垢的雪天,我甚至不敢
去想不光彩的事,我的孤傲是人民不需要的
和雪一比,比从前更虚弱……


《一个下午》

我比风还要拙劣――
摸遍山冈,还是不能安静
举目四顾,还盼与野兔的目光相遇

我知道,将被山冈说出的善良
肯定与我无关
清泉只是清泉,却忠实于某月的寒天

溪水再细小、蜿蜒,都可以教育人心
可以找到我故去的亲人
连影子坠向何处,都是神圣的

一个下午,我在为不争气的不安忙碌
想不透,这片草地的慈爱是怎样长成的
在一道夕光里,只是假装走得像树影一样安详


《暮冬时节的将军山行》
――赠杨弋枢、夏夜清

也许山野早有安排,哪怕路走得不对
也与你相干,一只野兔擦着树皮跑了
一处和尚的坟,也会让你停下想一想
一整天,你看见的山石都很漂亮

树越挺拔,你越觉得自己没用
你第几次这么温驯
什么都懂,却在一座山前站不稳
转一圈,想证明自己还算镇定

暮冬也好,土里埋着即将发芽的问候
竹林让你忘了自己是谁
不要只揪着冬天的冷不放
你忘了自己,才能更加善良……


《神秘》

整个夜晚,我在徘徊
窗外的月光叫人充满期待
那些失去的,在心里变得更富饶
夜里许多影子,比一头大象还重――
我只有用谦虚才对得起它们!

我心里的黄州,并不在别处
黄州就在南京,它们都是无辜的
难免有一些街树、河湾不一样
但得到的孤独能有什么不同――
活到四十,再不孤独就是可耻的

再没有了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人性
往事已变成黑暗里的一颗钻石
但我期待,还有什么不是一览无余的
就像今晚的月光,准许夜云故意遮住北斗的翅膀……


《结束》

人生短,而你走后的日子长
清新的空气,已是偎着头发的灰尘
绽放的腊梅,已像碎石一样平庸
我在街上乱走,还想和什么相遇呢……

秋天载着我们的身体,每一天都在腐烂
冬天载着分手后的空寂,每一天都在圣洁
连天上的云团,也是你胸前隆起的白衬衫
也许再等一会,它就随一场雪落下

今后哪怕遇见戈壁,心里的爱还会继续深入
曾经那么空的日子,已经有了一座山的份量
就像炊烟一旦擦着暮昏,它便像痛苦的手
总想试着去捶开黑夜的墙……


《蝙蝠给我画像》

一只蝙蝠撞上我的脸,又一只已经靠近
也许它们要引起我的注意,我的步子已经放慢
我对它们的等待,就是对恋人的等待

我知道,它们只愿在黄昏时赶来
这样的黄昏更接近虚无
这时的黑暗,更像它们的衣服

也许我浅色的脸,更像一个洞穴
它们要往里飞――

变得空洞的不只是我,还有我的生活
到处都是可疑的漏洞啊
无意间,被蝙蝠的回声逐一探出……


《粗话》

街上的粗话,有时会从背后
追着心里的痛,会让我一下变得挺陈旧
我像梧桐,似乎无法迁徒
是平庸的生活,让我把脚步停住――

一对情侣的亲昵粗话,让我产生了信赖
原来可以用黑暗爱一个人――
藏在黑暗里的甜
更新鲜,也更强烈……

他们的粗话,几乎称出我初恋的成份
那年,优雅成了初恋中的距离、寒气
我和她,除了优雅什么也不做――
当年闪闪发光的初恋,似乎就缺少这么一点黑暗




《夜读有感》

鸟声里有芳香,书关起门来读有芳香
我读《迷楼》,得到满身凉爽
深夜和星星对看,它的沉着我不敢怠慢
它的银色眼珠子,总是闪着悬念……

深夜的都市,变得像亲人
连恨,也不便摸黑做一做
我这么多年的夜读,仿佛只是为了得到宽恕――
活要轻于鸿毛,献给天空的炊烟也要遮遮天光

夜读就像赶路,要赶在太阳的凛然之前
更多的体验喜欢黑夜。我端坐床头
知道真理有时多么弱小,它时常搬出人的身体
只留一个无所事事的山河,让我惆怅……


《神仙》

神仙也会四肢乏力,也会在乎手气
会像奶奶所说,某天要行行大运

在流逝的岁月里,奶奶已经没有了仇人
她爱着仇人,已经毫不费劲

现在,风一大,我又想起奶奶的神仙
它们是否吃了,是否又要行善

奶奶会说自己是神仙,“神仙没有仇人”
“神仙的恨轻起来就像灰尘”――这些话后来让我震动

今夜,我鸦雀无声,想在心里安顿这些神仙
看影子在窗帘上晃动,如读一本经书

黑夜不发一言,其实挺灿烂――
窒息的是人,浩淼的就是神仙




《旅途的湖泊》

某天早晨,我推开旅店的窗户
想看懂寂静无声的湖
想说出积极向上的话,来制止它缓缓地下陷

我把自己从闹市驱赶到湖边
我和柳树、湖波的会合,仿佛已不属于我――
我可以像树叶,触地为土?
可以像清风,去掀姑娘的裙子,故意犯些错误?

两三只燕子,飞在湖的上空
让我铁硬的心,也慢慢变软
缓缓移动的薄雾,也仿佛替我背负着耐心

湖边本该没人,湖的孤独不是湖的坟墓
但湖是慷慨的,总是用动荡的碧波模拟人心
让我隐约的不安,变成一抹抹碧绿……


《旧情》

有过的爱情,写了又写,感觉还是不够
在树林的尽头,我在适应无爱的世界
适应淅淅沥沥的雨,适应违章建筑

记忆可以改变,一些痛已经让人着迷
看见太阳,心里升起的是月亮
走在夏天,也许心里的事恰恰冰凉

泪水常突如其来,令我不知所措――
我也许被最后一阵鸟鸣唤醒,遥望钟山历历可见
思念隐隐起于一片暮色……


〈雁阵似剪刀〉

坐在广场,我只有预感
我爱的雁阵,像天上一对细长的对联
它们想说的话,连坟场的寂静也不打扰
它们只剩下远方用来安身

凝望雁阵,我看清了心里那么多的幽暗――
它们犹如哭瞎了眼的两行长泪,提醒着万物
但我不是万物,连消退的晚霞也不是
当落叶满地,我有的只是落叶的动摇……

也许下一个清明,我就把雁阵遗忘了
忘了雁阵曾想绕过我们的执着!
看鸟儿归巢,已不急于表态
怀揣从墓地带回的谈资,让生活变得更逍遥……



〈祭奶奶〉

景色已把亡人淹没
是她死后的山河,搀扶着我

即使流水,也要流到她死后的心上
即使飞鸟,也要护着它的旧巢

天色像她一样,在找着消失的依据
逆着飞鸟,人们还在涌向清明的坟墓……

她的爱,在坟里静静地折叠
空山是宁静的屠刀,荡在夜和昼之间


〈题八大山人墓〉

我清楚,敲一下就知道墓是空的
空的深仇大恨,花草是它的出口……

今夏。他消失的声音又回来――
我忽地什么都懂,懂了周围的鸟鸣……

活着十分简单,死了倒更艰难
他无法让蹩脚的吊唁停下来

无法说服,他的墓碑是一把椅子
空放了三百年,等着后人有坐上去的勇气


〈落花〉

古人喜欢落花,他们是可耻的吗?
我感受着今人的愚蠢,也感受着空枝上的饥饿……

风的刀正将古人的悲伤复活
也复活了一种命运的苦果――

是做一枝永不凋谢的假花
还是为催生枝上的硕果而坠落呢?



〈异乡〉

我在城边转来转去,看见秋天在慢慢转身
叶子落下来,在织一匹冬天的布
和风的日子不多了,也许附近的山林还不够空阔

飞鸟还能飞出什么样的心情?
就算追上最后一道夕光,也安慰不了落日
安慰不了我――

这一刻的沉迷,就是下一刻的遗忘
也许只一次,眼泪已帮我收拢心中的乱线
已替我说出故乡和异乡的差别……


〈反常的气候〉

我见过在洪水中漂来荡去的家具
见过尸体――也用逃命的速度顺流向东

如果无聊,我也想一想,洪水一生要赶多少路?
活着的众生,到底算不算赞美?

置身于劳作,仿佛才能看清祖国
看清千山万水早已累了,它们哑了多年的嗓子开始怒吼

我们能有多少与山河对峙的智慧?
我们的福分,快被小聪明耗尽了……

冬天下梅雨,下得让人害怕
就算冬天变春天,我也不敢祝福了

喧响的心思像雨水,在黑枝上一闪一闪
就算暮色掩盖着大地,我也不敢享受一排梧桐的寂静了




〈家乡〉

那年九月,远方对准了我的心
我离家,走外省,该是多么不孝
爱上的湖,一路叫不出名字
钟山既真真切切,又像假的――

要抛下家乡的龙王山,并不容易
一样的毛竹,激起的心事各不相同
一样的寂静,也散着不一样的含蓄
我感慨钟山时,偏像感慨着龙王山

后来,家乡并不适宜回去――
拆掉的古镇,在心中空出的是黑暗
有一年,我想通了,为什么来外省
我只剩一个旧的家乡,和它不能再生离死别
现在,家乡仿佛就是我自己……



〈观雪记〉

雪,忍着黝黑的践踏
忍着人的粗枝大叶
庸碌的人,还以为他的脚印是公章
比这雪白的申请书,懂得更多……

我曾选择一个雪天,守在窗前――
人把院墙砌得就像猪栏
赶路的人,在雪地就像炉灰
雪甚至懒得起身,它的诚实让人觉得埋伏着悬念

人心有多黑,踩在雪上的脏就有多黑
那天,我不忍心出门――多神秘的雪啊
它让我心中的纯净悄悄复原……




〈冬雨〉

在冰冷的雨天,雨也结结巴巴
也许大地,就是它回家的方向

连满地杂草,也值得它真诚献身
当它落进冬夜,黑暗也变得有深有浅

仅仅了解雨的下落,是不够的
要像街上的天桥,身子睡着,双脚却在雨水里醒着

雨像万家灯火,时常懂得停顿比飞泻还要止痒
它一停顿,我就走神……

春天曾欢快的雨水,已一去不返
长日终将尽,今冬的雨水是否一样能找到新欢?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