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继续咳嗽》5个 (阅读1942次)



《继续咳嗽》



有些事情,是可以忘记的

比如错别字,一次肃穆中的咳嗽

这些年来,我尽量想记住些什么,可能忘记些什么

我尝试着把圆画的更圆

而以往的直线也渐渐变成了弧形



好朋友相继离开,上了年纪,或北或南

失去联系

陌生的人又一个个的了到来,无缘无故

或东或西。

他们在我的生活中,加盐,添醋

把简单的事情弄得复杂,仿佛一块擦锅的抹布



那么多的人来来往往

正如公路上散步的麻雀,一步三回头

而我在它们的中间

辨别错字,继续咳嗽





《一根线头》







一尺多长,细细的一根

从沙发上(准确地说应该是一款时尚的布沙发)

我常坐的位置露了出来

我不想搭理,一直以来

这根从沙发里内露出来的一根线头



今夜平安无事。砌茶,打开电视

在彩色电视机里欣赏黑白经典老片

我亲眼目睹他们在30年代的阳光下,谈情

挽手走过灰暗的弄堂,在别人的屋子里做爱



我为这床上的男女担心

害怕主人深夜而归

无意中,我抓住了这根不想搭理的线头

我想把它扯断,当初的想法

是越快越好



故事的情节没有按照的我设想

主人也没有深夜而归

他们在黑暗中揣着粗气,疲惫地消失

然后又在我的视线中反复出现

而我手中的这根线头没完没了

越扯越长





《0公里》



没有人无缘无故停下

没有碑界,没有站台

只是逗留.片刻时间,你就可以选择

或者你就作出了决定

或南,或北。从东往西



此路不通。当年曹操败走华容道

没有绕过金码头

安营扎寨.半坡岭上

马骨头成群结队。孤营里,只有一根灯芯

忽明忽暗。曹操

一人发呆。帐篷外,其余的人东倒西歪



一抬头,就可以看见东荆河

水从北往南流过,就流到了洪湖,进了长江

如果到了1954年,曹操就不再狼狈

沿东荆河而上,不到半个时辰就入了汉江



无论是走旱路还是水路

这里都叫周家矶,江汉平原腹地上的一个村庄

可这里的人习惯称0公里,经过318国道的人都说是0公里

于是,好多的人从这里离开

好多人又在这里落下,回来



《萨德》



一坐就是40年

树林里的小斑鸠呀

你想要是想引人上当,就到别处玩去吧

这里只是洞陷的空间

狭窄的缝隙,无法窥视墙外的广阔

允许的只能是发出几声呐喊

然后就是坐下来,发呆



《台北路34号》





温柔的人群行走在潮湿的地面

火车从头顶而过

一棵长到二搂窗台的桂花树

飘过来的香味,让我目睹了今天的早晨

如何模糊的醒来



昨天的风,怎么也吹不动今天的树叶

而今天窗下摇动的树叶

使我想起了昨天的风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