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行记两首 (阅读2668次)



趵突泉旁

想象中的荷花吐出了浓郁的弧形
或在地底,千年的月光
我走过去,赋诗的人肯定会在意
在灰墙下的盆景
那给人的错觉
人好象是盆景
而趵突的泉水如蜂拥的古代游客
我们此刻应该含羞
离去,当我离去
盘旋于脑的清宫剧场景
那么熟悉而心生厌恶
就像人类为神镶上一只翅膀
一样滑稽

07/8/济南


   过济南黄河大桥

朋友开车停在桥头
当看见真实的黄河
没有像年轻的粉丝见着了偶像
此刻我默默地、孤零零地伫立
正如他们所说的她一直流着血
我想,她这么浑浊,怎能入画

她是女性的
她是女性的
她是没有男人的女性
她甚至是赤裸的乳房
在翻滚的黯然中隐现
她甚至没有花的芬芳
但她依旧招引来蜂蝶
许久她甚至没有呼吸
她看不见奸佞与忠义
她像糊在中原的窗纸
即使把她一次次击破
她依旧破烂的迎风招展
因为这是属于她的废墟
和那一切莫名其妙被赋予的使命

07/8/济南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