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玻璃粉末 (阅读2117次)



引子:
      一个美学家戴着礼帽给玩笑上物理课
      他说:“从看见到看见只有玻璃”
      这时,玩笑吐了一口痰
      美学家大怒,喝斥到:“何以无礼?”
      玩笑说:“我是朝玻璃吐的。”
      美学家说:“可你吐到我眼睛里去了!”


              一

抬起头,一只柿子在窗台上看我
阳光明媚,柿子把它鲜红的一面朝向窗外
我想,一种专横的设置不是不可以
譬如,在马路上立一片玻璃,让人和汽车
从玻璃中通过。行为本身并无意义
就像柿子在窗台上看我,但这是个深刻的象征
实际上没有玻璃,有的只是把玻璃当做前景的柿子
它鲜红同时也腐烂。我是说,一只柿子
看起来像不像一只眼珠的模型?
它在肉体之外以眼睛的名义生产玻璃,或者
以玻璃的名义生产眼睛──有着圣洁癖好的模型
它不看,但它表现出看的样子
它不哭泣,而仅仅是用眼药水代替眼泪
当它指着一堆不明物说这就是精神时
我们看到那是无所不在的垃圾

              二

一口痰不是大海,但可以说成是大海
肮脏或圣洁的品行无非是说出而已
什么样的阴暗和浑浊不可以说成透明呢?
因为,“我在说出它的时候已经脱离了它”
正如我说“痰”这个词时我在大海上
我正在欣赏一部名叫《大海》的交响乐
痰,不是我们吐出的分泌物
它是一个词,一个和玻璃,大海,眼睛
具有同等权利的词──个人的好恶
都无法解除它在语言中的合法性
谁能把乞丐、精神病患者排斥在人的行列之外?
谁能把大便、垃圾排斥在生活之外?
在现实生活中,垃圾是以固有的形式存在的
无需否认,每个人不生产玻璃,但却生产垃圾
我是说没有人能够拒绝和垃圾的关系
那是我们的一部分,甚至是全部

              三

花坛里的花不因我而开放
走近它纯属偶然。对于花坛,我永远是局外人
是多余中的一部分。从花坛里
我看到一颗被花朵遗忘的心灵
在阴暗的角落里正冒烟燃烧
一只趋光的昆虫能辨别空气和光的中心吗?
假设中心存在,我们又知道它在哪?
它是在眼睛里,还是在瞬间即失的目光中?
就像一些玻璃粉末漂浮着
尘埃一样包围着生活。它是眼睛无法分辩的
它的中心已经随着整块玻璃的粉碎而粉碎
它漂浮着,不加选择地落在高尚的
或鄙俗的事物上,落在食物和餐具上
每天,我们吃它,喝它,在触摸《圣经》时触摸它
它既不懂规矩也不遵守原则
它总是散漫地,无目的地漂浮
它不畏惧毁灭,因为它已经遭到了毁灭

              四

那么,这也就是我看到的玻璃──
依旧是石头,是取消了坚固与软弱差异的石头
依旧是火焰,是超越燃烧和熄灭的火焰
依旧是水,是脱离了渴与解渴
而自己掬饮流逝的水
它是一些伤口,是把血当作可口可乐来喝的伤口
它是一种声音,是冲破喉咙禁锢的声音
它并不留恋什么──过去或现在
它对失去说:拿走你想拿走的一切吧
把你抛弃的东西留给我
把美的残骸和语言的废墟留给我
我不要玻璃,我要它的粉末
我无需语言和时间为此付出代价
我要它们学会靠呼吸粉末来强化肺的功能

              五

在同一个工厂,我看到三种加工方式:
把玻璃粉末通过化学方法抽丝
把丝织成布
把布裁剪成衣裳。而所有前提性的工作
都被舍去了,呈给我们的是
一件做工精细的玻璃丝衣裳
可是,当我们将其还原──
把衣裳拆成布片,把布片抽成丝就会惊讶
贯穿始终的是技术,没有什么
所谓的高尚,有的只是技术的熟练
是不见痕迹的缝合,是衣冠楚楚的穿着
什么在漂亮的服饰下隐藏着
是矫饰?还是伪善?

                    1996.1
  注:此诗厡载《人民文学》(1997.7)上,发
表时,引子被编辑删去。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