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乡村/一个为了夜色奔走的人/七月:雨像雪一样/岁月之上/迎接/夕阳 (阅读2789次)



■乡村

我来的时候,麦收刚过,油菜花早已不见踪影。
窗外,只留下被焚烧过的焦黑的田地,
天空没有蓝,也没有乌云。

我身后的小河不太脏,也不太干净,
它们草率地躺在昏白的日光下,
替我们流淌着茫然的未来。

没有人知道它是否奔波过,它似乎
永远静止在这座乡村里,没有忧伤,也没有幸福。
村人们从桥上走来走去,有时提着农具;
但是,那上边从没有我,也没有他们。而我和他们

正真真实实地生活在这里。就在河与桥的旁边,
我与他们一起宁静地生活、工作与歌唱。
没有人认识我们,我们也不认识任何人。

夕阳西下的时候,没有谁会去看日落的风景,
谁都是一只乡村的蚂蚁,瘦小、漆黑,它们
都在焦黑的田地里爬行,并立志:一定要继续美好的少年。

(2007年6月3日 海盐武原)



■一个为了夜色奔走的人

这个人时常站在大厦的角隅;
这个人时常为了一分钱与我们计较、争吵;
这个人没有母亲,也没有儿子,只有
他自己的脚趾头——它们时常躲在他的鞋子里
做一些不可告人的勾当:
比如滋生脚气,比如相互排挤,比如
不饶恕这个主人的一切安排,包括
他把它们装进鞋子里,久不见天日。

它们时常猜测这个主人的秘密,以及
他那颗不敢告人的内心:暗。黑暗。永无止境。
最后,它们确定:这是个为了夜色奔走的人,
他的衣服从来不安装口袋,更不安装领子;
他从来不需要阳光,以及一切安全的戒备。
他完整,又破败不堪;
他为了夜色而不惜生命,甚至不惜自己的脚趾头;
他从来不哭,不为了一分钱
而自觉地放弃锦绣前程。

(写于2007年7月3日 海盐元通)



■七月:雨像雪一样

七月,雨像雪一样下来,只是雪花很沉,很重,很炎热。

只是雪花给她枪,给她子弹,使她死与生;
给她菊花和墓地,穴位和沧桑。

只是雪花把田野和村庄给了自己,月亮
在群星闪烁中擦干眼泪,看田野和村庄如何开花。

夏日一片狂乱,蝉与钟声在行道树中捕捉未来和过去,
像一个个戴错了帽子的法官,跻身在我们的行列。

(2007年7月9日 海盐元通)



■岁月之上

岁月还睡在风中,它在飘荡。身后的村落
此时绿了——就短短的一个月,
它由焦黑变成了水,又从水变成了绿。

有许多人在田头忙碌,我曾看到
岁月的手正在抚摸他们,它把人们的头发摸白之后,
就像一个顽皮的小孩,又自个儿玩去了。

人们看到风中的小孩像一只飘移的气球,
它五颜六色,装满了阳光和微笑。
这个村庄里的最后一片歌声
来自于前日的大雨,以及雨后的彩虹。

没有人能预见前途。岁月在响。岁月
经历了雨和彩虹,然后在这个夏日告诫这个村庄:
在我之上,你是一缕漂泊的苦痛;
你生在我之上,就要告诉人们:前进,再前进。

(2007年7月15日 海盐元通)



■迎接

谁也没有料到,这个夏天,炎热又催生了一批新生儿,
它们有如燃烧的火焰,紧紧围住了我们的村庄。
谁也看不清远处的那个人,也看不清近处的温柔,
只有手中攥着的那片白纸:
它一再地被当作扇子,被人们摇来摇来摇去,动荡不宁。

没有人想象并怀念这个夏日的每一场暴雨,
那些曾劈打了家电、房屋和人的闪电与雷
因为无形,因为来自于天空,而永远不遭天谴。

所以,每一个人,都活该要迎接别人的春天;
所以,人们活该要迎接一群动物的交配与演出,
那是这个夏天能够出色的唯一希望——

动荡,是那么轻易地解散了这个村庄,
像一尊永远不属于自己的雕像,
它风靡人们的心,风靡人们的感觉,却不只属于过去,
不只属于每一个不迎接明天的人,也不只属于
每一个迎接明天的人。动荡,真像那一场美好。

(写于2007年7月26日 海盐元通)



■夕阳

夕阳终于笼罩了这片土地,还有河流与庄稼。
麻雀从小河的上方飞来时,捎来了对面绢纺厂的异味:
夏天,这种味道已经炽烈得没有理由,
它穿越了我们的厂区,穿越了食堂和宿舍,
直飞到我们的头顶,枕边,以及碗中。

这无可抗拒的味道,像夕阳的光芒,久久撒播在村庄之上;
类似于故乡的河与乡间小道,开始充满金黄的激情,
它们诉说着民工的苦和累,诉说着我们的忧伤——
流浪,像一曲无边的命运之歌,在身边久久萦绕,
没有人听到叹息,也没有人听到欢笑,一切

恍若一个梦,一个过时的玩笑。曾经欢乐的田地
自从种上了我们,就开始不断地伤心、感慨,
它一不小心感动了夕阳,夕阳就将我们渐渐融化——于是
我们就像那从绢纺厂出来的股股异味,一再地
骚扰这个夏天的食欲与睡眠,以及人们的视觉。

(写于2007年7月26日 海盐元通)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