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康城短诗选(1999-2005) (阅读2440次)



康城短诗
诗集《白色水管》(2002—2005)选32首

暗物质
——读隐士

阅读自然的人,贴在石壁上
纸一样薄

一些浮木,从水井涌出
它们的来源是可疑的
需要的铁、菜刀和盐从山下挑上来

日常工作和清晨的雾气弥漫
风从脚下的地里长出
还有一些暗物质
睡觉时开始说话

好了,他们开始会讲本地话
那些松树、松针和草药的语言

2002.2.12

五楼

我居住的五楼
视线可以走上立交桥
正如身边的事物走进我的诗歌
我想,不会有例外
通道是无形的

在五楼
有时水会烦燥
有时候中断
但无法下结论

2002.4



*指尖清凉油

房间被灯光和阴暗划成柱状
机械式的划分
把人固定在座位

你指尖的清凉油
触及我的脸颊,额头
静止的划分将失去规则
它们将复活

它们不会止于观望
但仍然不能介入
事物的任何秩序

2002.5

*只能在叙述中存在

伸出舌头尝尝笔尖的颜色
用眼睛,闻闻文字的味道
相应的判断伸出手指
在论坛上眼睛可以被搁置

一位初学者在判断的墙上
贴上一行字
流血、失眠和情绪涨落的节奏
没有可避免的装置吗?

敞开一些
一个人将被判断取替

2002.5.29
*可能

空旷的沙滩上,我喊:爱
然后,消失

这时四周楼房飞快地旋转
终于到了失去速度控制的时候
我被无形的力量推倒

倒下的不是我,这是我唯一的清醒
晚上两点,“海要睡觉吗?”
我把她当成一个整体
才会这样说

拥挤的沙滩,到处是沙,啤酒和朋友
冲上来退却得滑稽的海水
到处是无法把握的风

2002.9.2

* 信念
--致Sting

“与我们起舞”,音乐的喘息
风景向后移动
镜头快速向前
英国歌手斯汀,站在金色麦田
无话可说

只是节奏重复,证明音乐或者神明存在
就是这么简单
事物无法长久地呆在一个地方
呼唤使声音短命

辉煌将凝固
自由同样不是气体
无法到处散发

2002.11.6


* 回来
  
    
回来不止一次地停顿,这个动作
化作倾向最后定型
它在过程中恢复语词的具体形状
一把泥土,或者陶瓷
以时间为单位的破碎

后退迹近于无,目标近于慌乱
墙成为依靠的链条
声音被寂静的一个侧面挡住

细微的意识是真正的躯壳
门缝逸出真理的血丝
急诊却转入地下
经营我的时间,在你言谈的合同底下
晕眩成批生产,迫使你回到自身
取下标签

11.17

*目击
--题柴可夫斯基和梅克夫人

一次见面击倒默契
木屑和音符飞在空中
同样是被切割的
感情颗粒
进入呼吸和血管
但大部分消失在空气中

此刻,我隔着书桌
望着他们
柴可夫斯基看着梅克夫人的马车
大家眼睁睁看见分离

时间仿佛不存在
我们之间,事物之间
发生过的还要再发生

2003。元月



*“书不会生病”


我向身体请假
向家庭和婚姻请假
或者,无所谓,就当成旷工

你看看,怎么翻阅
“书不会生病”
你说:它们有隐秘的生活方式

*寂静1
致Pinkfloyd

CD传出高音的唱咏
游曳在剧烈的节奏间
越来越清晰
终于,节奏仿佛消失

沿着一条贯穿的绳索
听觉慢慢地找到自己

我想这个过程叫做寂静

2003、4

寂静 2
致Pinkfloyd

乐队用三十年证明自己
和时代无关

Pinkfloyd的音乐,和咳嗽
银行点钞机、闹钟、一堵墙的倾倒
有关,有时仅仅是

短暂的寂静。
而这是最丰富和密集的时刻
停顿产生的寂静
仿佛音乐刚刚诞生

2003.4
*夜晚

黑穿在你身上
一件短袖
露出手臂和牙齿

黑衣服让你更漂亮
夜晚坐在我的对面
一个年轻的女孩
骰子在白色的碗里跳动

我触摸不到她

2003.06.24

*斑点


遇到斑点
首先我们肯定放大或缩小

但这只是一个词
你无法据此判断斑点的存在

2003。7。29
味觉
---给不存在的lily(1)

味觉很小
味觉在电脑屏幕上吐舌头
让我补充一点
你过敏,对于和人接触

确实的事物容易让人陌生,产生距离
你倾向于土地、感情
不能流通的事物

你在虚幻中和我交流
并肩作战
和虚无的上升泡沫

你吃中药
希望味觉不存在
此刻,你希望我代替你存在
你的舌头成为我的舌头
你的嘴成为我的嘴
根重合
使用相同的幻觉。

2003。9。11



*承认木桶

木桶出现
废弃的事物
回到了桌上

当我说木桶
古老的气息、纹理和手艺
回到了纸上

令我惊讶的是
不是在乡村的老家
我是在上岛咖啡屋
看到了这只新的木桶。

2003。9。11


*风扇还站在客厅

星期一晚上我出去还租来的DVD
雨下来了,把我堵在店里

等我回来
雨带来了寒冷
我打开门,看见风扇还站在客厅
它不知道天气
已经凉下来

2003.10.16



*瞬间

思绪从没有到过的地方
我们会丧失原驻点

“什么”,你从啤酒中探出头来
又像酒花一样消失

存在只是瞬间
没有备份
一瞬间,你的摩托车抵达我的内心
一阵横冲直撞   就此消失

2003.10

*交谈

整个中午,石头在水中没有露面
他们的交谈,我们
一无所知

“建筑”“西方美术史”从你的口中出现
以往未曾出现的词汇
但我们并没有改变交流方式
沿着新校区走了一圈
手势没有变化

有些地方草色枯黄
有些地方的草色更深
这并不矛盾,只是我没办法肯定
有没有阻止变化的力量

2003.11.4

*医院

175,这个数字在我居住的城市里
代表医院
对于我,整个医院往往只是符号
一个人,站在空荡荡的医院停车场
发抖,背后是全部的冬天

感情永远是主患
病菌和药水,同时在血管里穿行
当它们分裂完毕
人就崩溃

成为另一个人
但人们并不因此松开拥抱的身体

2003.11.26



*三月


三月,雨
取消一次约会。电话没有响铃
没有通话记录
某个夜晚,心事吐露
被开往远处的车子抛下

三月,放弃一些追求
骑车绕广场一周

雨越下越大
车队连续
我不能从人行道
走到路的对面

三月,持续沉闷
渐渐接近怀疑的高温

2004.03.02


*弧线


旋律划了令人心颤的弧线
强制听觉转弯

这条弧线
没有立交桥平滑
也不是波浪拱起的脊背

它是一个人走得太远想回来的念头
电话拿起又放下的动作

弧线并不连接两个事物
它孤单,像O
自我满足
怀着空虚

2004.03.11


*持续


对立没有终止,各种因素
潜伏得更低
但还不到最低的地方

没有限定的心态
否定,会持续多久
两个国家之间的冷战
为了国土和尊严
举起缺口的杯子
划伤嘴唇

持续多久,才能发挥作用
有的人改变,像一只松鼠
从一棵树跳到
另一棵
它居然认为
这是同一棵树

小松鼠迷迷糊糊
病态,就是
持续地生病
直到把身边的事物感染

直到天气变冷
叶子们离开了秋天

2004.03.12



*荒废

荒废了, 纸上的森林
大片的泥土,草
我们在上面建立交桥
还有倒塌

一瞬间就看得见
眼前这些荒废

2004.5。20

*整理

晚上我在整理
桌上的信封、打印稿和书本
我在房间里走动
不同的经历
我一直在整理那些空位

2004.5。19

*唱片店


我想起来
某个夜晚

如果我在唱片店,翻着DVD和CD
你一定是在街上东张西望
或者仅是站在一棵树下发呆

一个人时你不会蹦蹦跳跳
像乒乓球
此刻你在小房间里
安静地看书,或者长时间看窗外的榕树
树下的亭子

我答应你不会在唱片店呆太久
很快我就出来

2004.5。18



*从零开始


零没有过去
更多的数字被时间吞没
更多的数字的负数
结束了

在门上插一束艾草
它是我们的过去
冲突停止
和平仍然没有到来
一些表情,愿望和关系卡住
悬浮,一个零
找不到依靠

即使打开门,进入空空荡荡
零滚动着
在高速公路
消失的速度更快

清醒时我们在零外面
零不会上升,像热气球
没有原始缺陷

我看到更多的翻滚
在山坡上被石头撞得粉碎

2004。6.23



*恐惧



恐惧来源于未知,有时
源于不相爱,这样说
并不矛盾

凌晨二点,三点,电话响起
恐惧的来源仅仅是一声呼唤
它跑出去,在客厅呆了一会儿
不再消失

有时它是红色花束套在枝条
看上去不真实

有时它是平平伸出的树枝
是求援
不是等待
2004.4。13



*停顿

必要的时候重复一次
给人的感觉是停顿
而实际上你在内部从未停止

必要的时候放弃
安心等待建筑完成




*比蝴蝶更低的是花朵


一根白色水管的梦延伸到月球
实际上,泛滥的词汇
不能达到目标

我们在街边的小摊
接受生活的赐予
有些距离无法消除
死亡也不能让一个人得到尊重

白色水管延伸
被哭泣延长
沉默打断
更多的泪水修补
仍然无法到达最后的花朵

花朵的可能越来越少
被高速公路的休息站
或者其它电器的名字代替

有时它醒来,认不出自己
拉上窗帘
阻止光线对我们判断产生影响

惊讶越来越低
低到只剩下花朵
由此它们被取消

2004.05.03



*榜山

一次,两次
我们将第三次经过
那条山路,那块石头
你站在上面探路
其实仅是摆摆姿势

我们在一块石头上躺下来
身体发热
灵魂却变得清凉

那些石头,那些人
不需要经过我们的想象

2005年元月28日



*
雨中仙岳

在空中,不只一条道路
通往神仙的境界
雨中的仙岳山,有雾
雾中有人
有松果

冰儿说:“你是不断涌来的新鲜事物”
那是说雾,还是其他人
在我们身边
我们的选择注定到不了那座房子

那座房子在更高的空中
我们的选择注定是走出这座山
2005.4



*出口


这些出口,会得到矫正
这些线路,会到达

出口还是入口,一座车站
大大小小的光圈
实际和恍惚的门
仅有想象
投入是不够的
不能把任何东西留在外面



看了看车速
在正常的范围内
空间有压缩的感觉
人在寒冷中变小了
那种处境,我不能改善它



三号窗口
我往前挪动两次
询问服务员

我问的是归宿
她答的是行程和票价

2005。9






《康城的速度》(1999-2001)选15首

旋〓梯

旋梯是优秀的
长条形垂下来
遮住窗户,光线再也不能倾泻
在儿童的脸上
我浮起来,时间的压力改变份量
而鱼为什么在老位置
对我视如不见

池水起了涟漪
这小小的挫折,怨恨连绵
隔着水,玻璃,具体的事物成为阻拦
而进入是无形的

细小的分子,室内乐的明珠
沉闷的重量压着
声音从嘴唇上脱落,一挤压
什么都分裂了
包括水,和客气

旋梯看见特殊的结构
问候的重复,每上一层楼
砖木没有变化,仍然没法接近高度
200108

听见书

我翻翻书,手臂、皮肤、睫毛
沾满文字的小蚂蚁
虚拟的搬运越过真实的皮肤

我再翻翻书,深陷入一本书的沙发
睡眠被书覆盖,合上最后一页
透明的理想衣服装饰美貌和希望

尖叫提醒了我,满墙壁的预设和文字
即将跃起,储存进身体的银行
下一个瞬间,把书一本本从身体里抽出来
它们是笑容和动人的气息

我再翻翻书,“啪”的一声“希望书店”
书章在脑袋上盖了一个印记
而这时我已经进入一本书,四周的空气停止交流
书发出响亮的喊声
不用耳朵的人才听得见!

20010731

空烟盒

空填满烟盒的各个角落
抽出和进入难以区别
烟进入空气是限制级的
进入之后,有形的东西消失

盒子打开,另外一些事物和肺同居
敞开肺,敞开的盒子,敞开在空气中
敞开是看不见的

敞开是焦燥的一部分

敞开是封闭的
向内的敞开
条件是内部空无一物

沮丧开始上升,燃烧着的烟
纸盒仍停留在桌上
它是被抽空的

成为短短的一截
空白也在寻找位置
在火光中它的面孔一现
不再消失

0310

来不及品尝你身体里的酒和火焰

新年不可扼制地来临。落入你的袖中
落在纸上,它轻得丧失动作的连贯性

在视线外,黑夜压住一切有活力的生命
沮丧消除立场,谁都无法避免
缓慢沉重呼吸之后的吐气
握住最重要的树枝,你一天中的干柴
你一年中所有的树枝,砍断了。
和树叶的联系

整整一天,你从未抬头,迎住天空中过住神灵的注视
整整一年,你从未听从内心的激烈呼唤
你回去的不是你的水底
你一直在心灵之外敲击路面!

和你一起走的时间卸下的诅咒
不比你的疾病少
它和你一样健康
和你姐弟相称
并挂上她的树梢
见风就长。神话依附现实的偶然
一天中你至少在电话里居住一小时
完成你分配的情绪
这造成你的土地肥沃
你体内的水流失,你醒来的次数增多

差异逐渐消失
“进入一个人的诗中,你将和她永不分离!”
20012



东山的夜

大海是一床不安的棉被覆盖着你的睡眠
裸体的鱼群无法入睡,背部的肌肉
瘦成刺。

失眠就转身翻一次波浪,手是一张网
捕捉一定的长度。
它欢迎进入更深的离开,成为一座房子的阳台

对于渔民来说,一条鱼是砖瓦
或是一片玻璃
大海是不安的发电厂

波浪声在你的意识里清醒
一颗风动石填住你的全部睡眠
致命的触动
风,流过,石头迅速复活

石头分裂,在白天,1992年
在夜晚,它们则往各自的中心聚集
〖JY〗20000202

替〓身
 ——为余怒作

从书中抽出余怒,你的皮肤和你的诗歌
一样,假设、尴尬,顿挫的声音
从皮肤上脱落

在众多诗人面前你猛地站起来
掏出你的命,是几张纸
上面的字。写满谬误,却深入人心
你在纸上吻过茶居。吻过众多男人

在甜卡车,或者未知的某处
你喝酒,说:“胃也许喝坏
但脑子喝好了”。灵感来了
你开始跳舞,带着又爱又恨的文字
姿势生硬,在场上引人注目
停顿的间隙,透过对方的肩膀
你抽了一口烟,随后把烟夹回手上

分别在即,漳州这么一个小站
送你一个人。
我远远地感受到自由的抽搐
整个空间都在变形
一瞬间使过程扭曲成一个动作

我不断听到你的消息
安庆人,余怒,66年生。诗歌的材料
过分地破碎。使一个人身份不明
平凡的事物,破轮胎、糊涂的月亮
使所有的人像一个陈旧的词汇,白菜汤
晃眼的玻璃渣,适时地打断思路
我们合影,在桌面的玻璃板下
一个人被挤压、固定
等待一声叫喊
把你从相片中分离出来
20009


矿〓物

你是矿物
体内的晶体,或者液体,某种
尚未命名的气息在挖掘中发生的变化
承接不同的工具,深入中温度升高
合适的气候和土壤生植出珍珠
相反,你的推动让石头流血

制作爱情,一座加工厂
往里投我的眼睛,和一些远处的声音
没有适宜的嘴唇
形成于久远的年代

同一时间木质扶手椅上
形成了疏松的空气模具,细微的灵魂的挤压
让小分子发出痛苦的叫声

你在平原上,你是露天的矿物
随处可见的那种,渗漏的雨水
屋顶不知所措,时间的指针模糊
这是声音的屋顶,过去的屋顶
恩恩怨怨,我接手的是一堆繁杂的向前推进的阴暗
20000823

12月

一年的日子不多了,12月
路况不好,事情成了一个长久的过程
一个朋友背负日子的沉重包厢,去了北方
飞机有巨大的承受力,装载整个南方紧紧相逼的孤单
雨经过一层层树枝到达地面
进入土地的秘密接应道路
没有人知道,所有的水年终将去什么地方

从12月的高楼往回跑
我看见2月停在车棚里,没有被雨水淋湿
12月的雨淋不到2月,而在现实生活中
它们飞驰而过,车门离外界的声音最近

日子是一堆数字垃圾,有各自的定格清洁工人
不同色彩的脸和名字,对于我来说没有区别
包括秋天的到来
我在听讲,秋天的课,声音的叶子堆积
日子过得比时间还快

消息从北方传来,眼泪在南方落下
在山上你才能看见山,在北方
你才能看清楚北方
能打动我的除了远方还有情人的身体气息
一个在远,一个在近
每一个举动都有内心的感应相信
我习惯于你
龙山并不是山,一个小镇
石头房子笼罩着斜斜的情感

道辉在我的生日宴会上举杯,他说:
“让我们用诗歌武装生命!”
我想,只剩下诗歌放弃了裁决
时间收购一切
在冬天,为了保存身体的热量,我们盘让爱情
生意、生命、生活
给更年轻的人
〖JY〗20000202


动物的眼睛

“你去哪里?”“你问我去什么时间?”
一片虚拟了整个世界的情节里
只剩下爱情无法重来

无法相信,一只动物的眼睛,形成黑夜的简单结构
最疯狂的想象力,来自于眼睛
人的身体上,容易长出树枝的地方

眼睛同时向不同的方向前进,把碰到的物体
放进身边的小筐
感受早已出现在身体里,落后于时间
它的眼光只能看见身体

人习惯性地闭上呼吸,道德沉重地压住眼皮
沉睡的时间比动物长
甚至不如动物的眼睛
〖JY〗19991207

思〓念

思念是一个营养不良的孩子
他穿过小路、森林和声音,找到母亲

具体的气体浮动在直接的关怀里
我们的孩子,脚洗净泥土,心仍装满灰尘

我们的地狱,相对于移动的屋顶
沉默的对视更让我倾心

孩子,苦闷不会打折
时间是一个虚设的陷阱
19991113

洪〓水

几天不见洪水就要长大
淹过思路的喉咙,一个人也出不来
抽水机派不上用场
水淹了人的眼睛,身体水草一样摇摆
人群对水有着背后正确的理解
并且常常迟到
水也可以调节和分割,
从内心涌出,
一下子站满了

什么才能做水的容器,我无法抑止地想念水
它现在是时间的简易依据,思念的住所
正在装修的身体,从头到脚全面接触混乱,亲爱的
混乱,你像洪水一样伸出手指四处占领低地
我期待声音从电话线中爬过来,像小船只
在苦难的边际出现

整整一份保修的人生设计方案,包括免费更换零件
人在书页中被夹成平面
而一个人,应该是立体的,没有爱
雨总是被水淹没
分别像洪水一样漫过路面
诗歌也不是高过其中的高跟鞋
鱼群一样的文字在语言的洪水中沉浮
诗歌是跃出水面的闪烁
19990920

果〓汁

果汁的躯体充满理由
和诱惑的声调
你从乡村进入诗歌这座城市
你住了三十多年仍然感到
陌生的街心花园,一个小孩哭着,似乎哭
是他的专利和胜利

时代站成一排,一台台磁卡电话
他们自以为是
没有人想起他们的名字

路在弯曲视线
汁液的经典流法
是森林中起伏的铁锹
首先挖出来的是泥土
在城市的中心,首先挖出来的仍是泥土

这证明人一生的目的是制作
掩盖死亡的面具和服装
谁都想制服谁
区别将在地下融化

女人,遥远年代的生产者
无以命名的汁液
我把她视为成熟的或经之路
而不置可否,因为我亲爱的,死亡
我必将在你面前交出一切

午夜说出动人的话
诗是我的妻子,我的儿子和女儿
诗歌将替我传宗接代
19990727

一句话

一个晚上你就为了说这句话
一句话是一颗子弹
它轻易地击碎爱的玻璃外壳
爱情弃械投降
是不是一句话就是一场洪水
有没有爱情幸运地登上诺亚方舟

没有,你太满了
已经容不下爱情
一句话是一个开关
让全世界的灯光暗下

一个瞬间缩短的距离
有时几辈子也无法到达

一句话
搬走一座房子
在大地上留出一块空地
19990218


西〓藏

让一对爱人住到远方
远离人群的西藏
与青草为伴

让爱人分开她不爱的人
她世俗的一切
到达西藏
仅与她的西藏

在一起,这是人类的西藏
永远无法到达
因为它永远在人类心灵
的前方

所有的人心中都有一个西藏
那是每个人倾倒爱恋的地方
太阳公平地给每一棵植物阳光
我伤心的西藏在伤心的西边
19990217

尖〓叫

一个人由什么组成
由尖叫组成
由初恋和骨头组成

她尖叫
只剩下她的尖叫
涌向我出汗的手心
这不是缘,偶然让细胞与细胞接触
以免去问候
发黑的距离在矿泉水中洗白

尖叫的锋芒已经穿透
她指向你
指向我,鬼和野兽
只说了一句
没有什么不可以
19992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