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远 行(三首)  (阅读2986次)



远  行

八小时之外  我喜欢独自远行
到远方以远  而把肉体
暂时交付给遗忘  或一阵清风

这时万家灯火湮灭  原野接着群山
空旷叠加着空旷
道路  没有理由地诞生和死亡

而村庄散布在黑暗里
不发光  也不说话  
仿佛几块黑灰的石头  在随风飘动

我沿途遇见了三个女人
第一个是少女  满脸带着母亲的沧桑
第二个也是少女  满脸带着母亲的安详

第三个还是少女  看不见脸  
垂落的白发从夜空中倾泻下来
几千尺花布缀满星星

我遇见的男人叫上帝  他提着马灯
手握着人类的命运
走遍世界  找不到放置的地方

然后  我在一朵花前停下脚步
这时曙色在从天边溃散
我走过的路上,出现了更多的人影

      2007、7、15

妇  人

我总是遇见她们  有时怀抱婴儿
有时抱着一个包袱
仿佛   一辈子就这样走在路上

大多的情况下  我微笑着望过去
如果需要  我原倾尽所有的水和食物
如果在公交车上
我将不犹豫地选择让出座位

如果恰好在旷野上
我就采一束野花献上  问她是否选择我
做一个好丈夫  或者允许我
自然地喊一声“妈妈”

如果在村子里  我愿意留她们住下  
采集露水供她们梳洗
用银子的月光  做一床入梦的棉被

她们单独在一起时
不诟病我的幼稚和非理性  而继续敞开胸
用不尽的乳汁  滋养世界

时间老去  而她们将永远年轻  
因为爱太匮乏了  
人类在嗷嗷待哺  那么多孩子
排着队  在等待呱呱落草

2007、7、15
暴雨骤至

暴雨骤至  树枝不再摇动
人群突然从街头消失了踪影

雨点开始击打树叶  仿佛瞎子
在擂打命运的铁钟
乌云越压越低  天空张开了血盆大口

但国贸大厦还在屹立雨中
它抑郁地望着雨中狂奔的疯子
突然拧亮了浑身的灯火

玻璃后的人们同声尖叫起来——
那疯子竟是一个绝色美女
她曲线妖娆  仿佛欲望在猎猎燃烧

暴雨让她获得了彻底解放
在雨中狂奔  
从一条街道  席卷到另一条街道

当太阳重临  她渐渐退回衣服里
成为衣服秘密的皱褶
她消失在人群里  与人群融为了一体

2007、7、1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