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07年上半年一组 (阅读4892次)



《浑然不觉》

而这一切发生在身边,我对此一无所知
比如在回去的路上低头
中途,遇到三对情侣
明月高高在上
“趁着今夜有风,仿佛有人在等。” 她说,一切皆可能
记得那年,尚存畏缩之心,一辆破自行车飞过
绳索垂了下来
在江边,她们在水中沉下去
又浮上来。
后来转过头,指着那些轮子:“事实上,一切都是圆的。”
包括这混乱
尖锐,移动的骨头,只需要记忆
然后忘却。这一切偶然残留的
在烟灰和时光倒流中
正成为一首诗
失语时,她的脖子细长,落着细细的白光。

2007年1月30日凌晨


《发生》

他们还在喝酒,想一些聚会上的事情
有一些马匹从身边飞奔而过
集体向北
一根铁管子锈着,弯曲
滴着水。

照例毫无新意啊,起初它摁住你,肩头火辣辣的
但它的面容
慈祥极了,那只女鬼,起于火焰
翩翩起舞。

现在大家沉默下来,在他们之间,无非如此
是五张桌子,十二把木椅子
八杯咖啡
和后面的湖水被风吹的凉飕飕的。

                       2007年1月30日凌晨

《怀旧》

说出来就后悔了,事先没有征兆,前面隔着街道口
她的嘴唇流着光
我有时略显冲动,仿佛要接触。
那些昨天的,漆黑的,消逝的,隐隐约约的
这容易让我想起天气
而天气比我想象的更为明亮
就像我现在蹲在这里
看公交车走走停停,看很多人上上下下
看早晨十点的太阳
她出来时无声无息,不期然转过头
树掉尽了它们的叶子
腐败的气味
一直在周围久久不散。在生活以外
记不起我想说的话,说出来我就后悔了,我承认
我曾经隐瞒了我的身份。

2007年2月7日


《樱桃之歌》

她触到了虫豸,她喜欢,氧气越来越少
寂静
不惊动落叶
春天在她身下压着
暂时看不见,枝芽长出一节。

百兽不涌动,草原上,看起来更为糟糕
她收敛脸上的笑
小手垂拉下来
那些银首饰
四周散落,发着微光,随之云烟远远地翻卷。

“最小的果实被光照亮。”那一天,她放下花袍和水袋
感到局促不安
有死去的人,围着篝火在为她谈话。

2007年2月13日夜



《沉殁之书》

这个冬天依然干燥,有一阵子我厌倦了诗歌
它的辽阔
向着远处弥散的
尘埃的气息。还有它的悲悯
如灰白色的庭院
我已看不见你。

一切尚未开始,就像外面的风还那么远
如果是在林中,木耳带走颤动的虫鸣
我会把菊花泡在酒里
慢慢品尝
有时沉湎于小小的牌戏。

对于这个早晨,或许更多的黄昏,只需水面激起
一圈一圈的涟漪。正因为这样
时间总是不够。从崭新到老套
从松软到僵硬
以至在我们的睡梦中
如此透彻。

那还不曾说完的,请原谅我的盲目
那还不曾做完的,你已经看见未来。

2007年2月15日夜


《蒹葭》

当所有这些安静下来,腐烂的树心沁出芳香
这柔柔的花慢慢地
舒展
我怕碰碎。

月光缠在藤上,树林在旋转,耳环落了一地
发出声响
她的美丽,靠着露水,简短,隽永
稍纵即逝。

在另一边,和她隔着一棵树,无数晃动的叶子中
居无定所
仿佛相隔那么远
只等待那些回来的人。

梦见烈火中的燃烧,要有多久,它就有多久
那些飘散的
是长发和花裙,她有备而来
赤裸着身子说话。

2007年2月16日晚

《树鬼》

天亮了不止一次,给我一个理由,然后抛弃
或者说:向孤独开放
她的声音是飞鸟,弥漫更多的寂静。

泥土下面有东西在动
涟漪的树林,一片浸透了风的叶子
只那么一瞬
将她打回原形。

是不是像这样,她透明,惊恐而平静
把阳光和时光隔离,让我的耳朵重新成为耳朵
聆听女树鬼
说她的冒险和财富。

事件还远未结束,在离开之前
我还记得这天夜里
她的鲜花
突然绽放,嬉戏于风。

2007年2月17日下午

《这么说好像我回到了古代》

没人的时候,一些线条暗下来,然后是
我看到的整个天空。
兽皮失去骨头
散发出香气。

春天或者冬天,在无比熟悉的地方重复着
琐碎的生活
像一种假的
考验我足够的耐心。

一个人不发出声音,周身挂满了耳朵
月光下
虫子飞
你踏着落叶落下来,还在不知所措。

与对面的刺客对峙,这古代,这清澈,这仅仅只有一次
被黑夜所掩饰
枝条微微生出梦
我触摸到水滴,并未感到什么异样。

2007年2月19日下午


《通灵术,或者愈陷愈深》

起初她已等不及了,她需要纯净
在这样的夜里缩着身子
抱布娃娃
静静侧过脸。

偷走火炭,大门只有三寸,灰尘落进来
像曾经那样生活。
覆水难收时,不可咳嗽
不可挑灯
不可草木枯荣。

只觉得过了那么久,那些木耳纷纷探出头
多么贪吃,半截身子压弯月亮
她甜蜜
她穿过香水
用左手
揪住异族人的尾巴就往外拖。

2007年2月21日


《即兴诗》

河岸上都是茂密的,眼前的开阔地
无美可言
风吹芦苇花,仍有些逼眼。原谅她们的肥胖
她们随春色而行,嘴里嚼着草叶
在此之前
草丛里的兔子慢慢睁开眼睛
比原先陷得更深了,“早上好,早上好!”
持弓的人已不知去向。一层薄薄的烟雾,有些突然
把声音压的更低一点,会有更多的
马群出现。
眺望,窗口里的两片叶子,屏住呼吸,门敞开着
半明半暗,一些事情,忽远,忽近
她们在林中起舞
她们其中一个衣服还未干透。风一直向南吹
直到春天过去,秋天到来。

2007年2月23日

《逆水寒》

那时我沉默寡言,看到远处而
无从说起,风扑着翅膀,任何时间,流逝的,宁静的
停留在每一个早晨
都随我来。

沉醉于春光
新的,绿的,都覆盖着旧的枝叶,乌鸦各自散去,光秃秃的。
手指扣响着门
她显得无所顾忌,穿着不合时宜的衣服
在笑声之前,“没有什么值得留恋,我触摸到的只是
你柔软的部分。”

一滴水落在她的额头上
或多年前
晃动的无数的树林,他们一个一个离开了。
沿途中,我遇到她的身影,我行动迟缓,我说疼,有点疼
直至今天咳嗽不已。

站在湖风中
是阴雨天,在湖畔她俯身下来,空气中飘散着一些羽毛
这遍野的火焰!这没有比更明亮的地方
有人饮酒
击铗高歌
悲伤不绝
夜夜求欢。

2007年2月27日


《春光记》

春天的早晨姗姗来迟,火车蜿蜒而来,运送木柴
按捺不住的喜悦
适宜抒情
有人坐在钟里
寂寞如神。

白茅铺地,河水顺着山势转身,就在半小时前
你和你的纸马随意行走
远远地看着我
风行水上,你晕眩,马仰天长啸
先你而去
但你先别说。

这可是最后一次了
有一些简单的东西,丧失了细节,然后,你抓住我的手
如此之久
以至动荡不安。

从离开到抵达,从陌生到熟悉,现在屁股枕头
热乎乎的
饮酒如饮桃花,桃花纷纷飘落
太阳还照在远处的山上。

              2007年2月28日晚


《烟花》

傍晚,我对着窗户,北京下起了雪
在高处的静
大街空荡荡的,她穿着风衣
她穿着风
使步子可以慢下来。

清醒时分,回忆比时间有时远有时近
这荣耀之夜,烟花如桃花般绽开
然后熄灭。
我松弛下来
等待一些欢喜的声音降临。

她多么幸福,还会将继续
和未来的人发生关系。
三棵苹果树下,那微微垂瘪的枝叶
蚂蚁正聚合在稍微平坦的地方。

在湖畔,我看见小风车,静静插在房顶
仿佛站久了,雪片融化在掌心
是我所够不着的气候。
静默的继续静默
今日有人容忍失聪,气温下降
乃至失明。

               2007年3月5日夜


《老男人的理想生活》

把灯盏移过去,他看见,月亮张着嘴。
记忆,那时光细小的裂缝
无边无际。
他忍受着煎熬,而他婆娘毫不知情。“只有桃子
隐藏了桃花,完好无损。”
他梦到了晚年。

他已经很久没有走出这间房屋
便不由自主地转着圈
并且越转越快。
更小的气泡
从啤酒杯底升起,剩下的只有少数。

少数!继续下沉
好了:炉子是铁做的,大象一步一步逼近。

然后就下雨了:滴水声般的孤独,滴答,滴答。
他坐在沙发上
感受到他婆娘臀部肥厚的肉,这一天特别长
发绿的枝条在窗外斜过,他知道
正好那时是春天。

                  2007年3月3日


《仿佛》

有无数种可能
那些种子在潮湿的泥土里,这美,这春天的诞生,这面若桃花
没有什么比它更完整
又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你说,“是的,是的。”一滴水珠在阳光下蒸发
确定这是初春。
那些马,都靠的很近
直到我起身
依次经过很多地方,滴酒未沾,很多人都跟我说过早安
那肯定是陌生人
他们住在我的楼下。

现在完全不一样了,往常的欢快
何其多
你还在睡梦里,那么远,那么多年
我只是想起你痛经的时候,拉起我的手放在小腹上
那时你一丝不挂,其它看不见的
不必多想。

                            2007年3月6日

《衰弱颂》


她听见那么多鸟在叫,果实落地有些急促
偶尔的,一个转身
她奔跑
握着甜蜜。

她不能开口说话,沿着外衣和树枝,在蘑菇最深处
被风吹得左右摇摆,草地也随着往下陷
那阴影的深浅不同。

难以相信竟是这么容易,这世间万物而隐秘
怀孕的身子沾满云朵,天空可以更蓝
安静异常,左手掩住双乳。

更多时候她只会长毛羽,长那些黑色的,更黑更黑
它们把她盖住
冒出水上的泡泡。

一时恍惚,一时挣扎,直到她死去,直到她复活。

               2007年3月12日



《有时你必须知道》

这个下午很安静,桃树开花成果,没有人说话。
像小树林,你的身体
荡着秋千
手抓紧绳索,扩大
接触空气的面积,伸缩着
有风就加以疏导
我开始回忆,努着嘴,“好吧,黑暗中让我们继续”
这孤独的隐喻,如同一只小狗
追着咬着你的裤脚。
远处的陌生人或者
更远,声音模糊,有些地方你宁愿不知
但可以完全进入。
那一天春天懒洋洋的
水绕着木桩,莲藕根下鱼咬着莲子。

                       2007年3月17日


《中年诗》

我喉咙里上发紧,必须忍受中年,眼前的黑
一片一片涌来
仿佛置身野外
桃花入主三月。再往前看,手语如此陌生
适于安慰。

同时转过头,她那么一瞬间靠近,以致于所有的人
停止了喧哗。
除此以外
还在雨水中反复擦洗,那贴在树叶上的黄昏
转眼就即将结束。

风拂过长堤的椅子,风拂过我,我已37岁,欣喜自己还有
这点自知之明,假装生活
假装发呆。
远处有人抬顶轿子
但是,轻一些,有鸟啼叫
拍翅五次
又顺原路返回。

在这即景的梦里,“融化在阳光下的身子
那美得让人心碎!”

                 2007年3月22日

《谶语》
      ——给友人赵卡

有时候,树下坐着人,无所事事,听着那些声音
远处的黄昏,光线
暗下去
直到风像风一样穿过。

他身上的黄金是隔世的
所有人不可触摸
三分醉意,“所有需要原谅的,都不必再说一次。”
他几乎从未移动过。

在北方,大多时间内,他只是想了想
什么不知道了,像他将要去的一个地方
无所适从
在某种时候,这些可以忽略不计。

即使到最后,他看见新树叶
它们绿绿的
而一些小昆虫变得忙碌,每块碎零的清水
闪着一点点春光。

                  2007年3月26日


《离别辞》

一开始不可能遍地黄金
不会绕道太远。
树木葱茏,正在春天生长
叶上的露水,它们背上细小的房间里,她一直在做梦
悬在半空。
她的头发被风拉紧,跌进一个声音,它张开布袋
然后我们听到了寂静
变得更轻,仿佛有鸟掠过。
闲人无语
这会儿,向她认错,这需要耗费大量的精力
她的亲人出走天涯
再见!世界在她那边,而远处的水潭
浮起白羽毛
孩子迈着小步带出一串水花。

                       2007年3月29日


《在清澈的早晨》

那么多的孤独,始终在周围敞开,混着一些灰尘。
她说星星陨落,一闪而过
头发上的少年,躲在一棵树后
这些年一直执着于幻想。很多刺扎进来
微微的,甜的疼
在身体里。
没有任何声音
这没有叫人联想到命运。
桃花在最绚丽的时候
躲不过指腹为婚。现在,叶子很快就黄了
被风带去了远方
在清澈的早晨,有些东西
被她悄悄取走。

              2007年6月20日



《失神》

我显然喝多了。我喘不过气来。
在不远处,有人摇晃,他们的酒才饮了一半
就放纵过度,而我无所适从。

她曾解开银杯,在草丛间掂起脚尖
草木皆兵
那些清脆的声响
那些柔软的,比她更为浓密和茂盛。

“命运啊……”不可能一开始,就可以能触摸。
孩子们在拍着水
落叶籁籁,更多时候,我剩下的一点时间
被秋天延长。

浮光中的微尘,无何以喜
天风中的苍茫,无何以悲。


                2007年6月27日


《与友人书》

如今该曲终人散了,你听见关门声,砰地一下
整个夏日的喧嚣很快结束
这里没什么好说。
天气燥热
街道
越来越窄,一些陌生人此起彼伏
混迹于车水马龙。
取下一片树叶,绿色的
有呼吸。
借此醉饮
借此头昏脑胀,一片灯火通明,疼痛把身子打开了
那一天
你回头再看全身披着银子的人
只看见树木冒着烟雾
有些异样。

                                2007年7月1日晚

《酒后的诗》

我已经抵达,这个苦夏
七月流火
我有恐高症
除非万不得已,我不会接近北方。

像邂逅,月光粼粼,乔木林在摇晃
她在浴室里哗哗发育,湿淋淋的大腿,仿佛触手可及
“你瞧这小丫头,你瞧她多听话。”
如果可能,他们可以精力充沛
用空虚填补空虚
掐死小昆虫
幸灾乐祸
没有人试着离开。

白云苍山缭绕
回忆不可信
回到最初
在细风中,在夜半零点,我不过是一庸人,胸无大志,不怀心事,饮酒是为醉
手提竹条,其上串着数条小黄鱼。

                             2007年7月2日•北京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