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07年的作品 (阅读3395次)



煮在锅里的月色
   ―――八月十六日记

在辣子鸡
被翻炒的无数个回合里,太多的随想
被悉数否定。
一半的可能是,我们被不断煸炒,被耗尽
吐露面朝锅底的生存。
另一半,是那鸡爪下攫取的过多的咸和辣
你的居室背靠黔灵山
于是这茶中的春秋,锅中煮沸的月轮
你都深深懂得了。因为耐性
湖月依旧澄明,湖水会上涨
茶渣会继续堵塞壶嘴。
这太像一壶随手泡:
十五的月亮必定缺席,为十六的茶香
当黛烟飘过
当我们品过,并最终扔弃。

2007-9-26


  竹子开花

时候到了,它们相互传递着讯息
一切缓慢、有序
土壤开始板结 ,不再生鞭和发笋
老人们听到催促声
预知那荒年之花,惊慌起来

但竹不惊慌,它们的身体
已浸泡过水
“你们都喝这个,这是我立约的血”
一个人在晚餐的烛光中,对苍穹
也对那穿过竹林的风说。

竹知道那杯中液体
当最后的竹花开过
人人将获得那个大肚子
紫砂胎,彩釉面。蛇信子般的鞭梢
偶尔会钻出土层,爬上祖先的坟头。


  四十岁的四十行

赞美光芒,它们将随白发而来
在光滑的头壁,与成片的黑争锋、
械斗,直至拥抱。
赞美火焰,成全凝固的煤渣
一次次我躺在筛底,带着可辨的黑
被拣选出来, 送回炉膛

所剩不多了,我寄放在夏日的波涛和雷电
原谅我,仍旧鼠目寸光,仍旧不能
知白守黑,也不知忏悔。我本该
在清晨六点踏进那大殿
让每一个心念
经历阳光的检视
却一再延搁,看不清生存和此在。

四十岁,我必须举手,同意海德格尔:
时间是不存在的,死亡带来的虚无
多么微不足道------因为畏。我还没有积攒够
生存需要的辩护,也愧于求助“重临”和末世论。
过往的日子,我在意过皮肤上
细小的瑕疵,日子的黯淡,人性本质的恶
却忘记过问:内心是否已落满尘埃

说不上是耻辱, 方向感
还在缺失,经验干扰过我的判断。
曾经偏执、懒散和自弃
也曾用殷红的血滴,签下过契约
用漏斗称量过大海, 并偶有嗔怪之心
但决无坏账!我如此自负,至今
不曾向牛赊欠胃,向树梢预支风
也不惊慌于羞辱、重负和戕害

四十岁以前没有长出的翅膀
就让它回到躯体,回到
人们看不见的鸟巢。“真理是什么东西?”
让彼拉多继续嗤笑吧。而我将闭嘴
面对那瞬间来临,决不说出“请你稍稍停留。”
在所有悬搁的疑问解决之前
就这样多好,真好

紧紧地掖着。最后的去向
依然是,只能是:乘一根空心的芦苇
继续游荡



  南方雨季

终于爱了这个城市的雨天
也是入梅以后的事

只有这个时节,散落在各处的朋友
才会缓缓游过来
他们的身后有桨声
头上有写着名字的浮标
我不能一一数清
快乐时我是一个健忘的人。

雨水把他们的背影搬进童话
之前我一直住在那儿
爱着瀑布和猿声

梅雨只弄湿梳洗的鸟儿
通往山谷的路一直干爽着
土豆在欣喜中长出獠牙
我和汪伦们摸着它们过河
我们不说话
掩藏住内心的桃花流水


     木或者林

所有迹象表明
它们将给这个夏天带来绿荫:
在林城东北的这个小镇
仿佛要迎接一次重大的检阅
土坑隔六米冒出一个,像魔法,像造神运动
然后是玉兰树
一头高高翘起、一头搭在土坑边的广玉兰们
这些渴饮的母象  隔着夏天我也能闻到她们的香
奔放、浓郁,令道学家掩鼻
种树的人拖着她们庞大的树冠,那些廉价的农民工
经由他们的手,难得有什么不枝繁叶茂
再过几天
堆积的叶子将被集中焚烧,火焰
直奔最远的星座而去
我注意过它们剔去枝叶的秃干
更接近木本身
“木”,让我想到我曾独木成林,想到
关于木质的若干种注脚:
玉兰树致密,木棉松软,铁桦树坚硬,
桫椤不开花,也不结果。但并非
所有的树都可以随意雕刻,尤其当你逆着它们的纹理时。
对这一点,我有小小的困惑
而先祖留给我的答案如此空旷
他们指给我看半亩方塘
以及若干年以来,它包孕的云影
和天光


   在春天去看蜂群

它们飞过我
但不为我停留
甚至养蜂人
也无暇搭起手棚 望望我

他们的太阳在油菜地里
此时阳光刺眼
不适合读西蒙娜•薇依

但它们懂得重负与神恩
懂得唾液酿造的幸福  
最珍爱的
都粘附在足下了 

如果我携带的油菜花
不够弹拨
那么,让应时节的雨接替着

粘下去
雨点和雨点,蜂蜜和蜂蜜
一切在那耀眼的深渊里

    祭 祖

山下有宣传车
有高分贝的喇叭,有人
仍然让山火燃起来了
小小的一团,在那些冥币和杂草之间

我们甚至点燃一份晨报
央求他们来取
当我们叩头
远天应和以疾雷
亲人们穿过砂砾和乱坟
面若桃花

但没有人来
把我们也领走

  回苏州

只嫌热毒太甚。竹帘外
日头下残喘的爱情

如果江水为竭,如果眼里的水也干了
正好回心转意
嫁与崔护  或薛蟠

回到故乡  
记得你是爱戴花儿朵儿的
膝下应有一双儿女
在你的呵欠里嬉闹着
你嗔怪  未见真怒
流水绕过你渐丰的腰肢
谁忆你早年星眼微饧  香腮带赤


    火车驶离西安

当你说到一个城市的站台
说到天意
和慢
曦微中有铸铜鎏金的回忆
有笃定的钟摆

你再次将一川烟草和满天飞絮
锁在了山南
上一次,是在华山

我不知道尧拉在哪里,小城荔波
为谁赶织那么多倾斜的雨线
偌大的江南
只是一匹跳线的织锦

被烟雨遗忘的雨蝶,此刻
它真的在雨中飞
尖锐的哨声又响起
一列火车启动,只为驶离

    并行的铁轨

一节日子在飞
更多日子穿着镶边拖鞋
落下许多金屑
头上冥王星的天顶
此刻看起来明亮

那是不肯熄灭的灯
抑或余辉斜照的彼岸?

浓烟还挥舞着虚无
沿途我们放弃河山
飞驰、轰隆……
直到无物可以抛下  像我们
与岔道纠缠着的前半生

你看他们说的沧海,不过是,车身下
我替一队走累的橘子脱下风尘
多汁的肉身
得以再次沦陷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