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06年的作品 (阅读3464次)



《秋歌》一组:

    晒太阳的老妇人

正午阳光下的
泉天下别墅多么耀眼
天上有金马车驰过
滚落人间的包袱里
会抖出布片、羽毛一类的东西
你可以想象旗杆、飘扬的万国旗

想象风、跳跃的鸟儿,一队一队长出翅膀来
鸟的语言我从来不懂
现在庭院灯上,就站着一两只,它们
带来爱,或者食物的消息?

两个苗族老妇
倚靠着休息,像从前在田间那样。
并肩走过曾经的农田―――如今别人的大街,
小狗们、小花朵和游客们的神仙地
在每一个垃圾箱前停下
翻捡出什么,又珍藏起什么

我知道,她们是真的需要
不像商业街口敛财的老乞丐
我没有停下,我必须
一直向前
他们就在身后成为那海洋的一部分
在金色的气泡中慢慢融化

    妈妈,让我来照顾你

12月7日,鹅池镇胜利小学
女学生倪东艳的8岁生日。圣诞树还没有摇下
他们全家需要的半斤肥肉。她醒来
一截一截铰头发,它们不再盼望
那些买不起的头花和发夹。

屋后埋下父亲,小手扶起
满地乱爬的母亲。那个日子像雪,
像雪在南方迷糊着
不看清地点就落下来的样子

打雪仗的人路过,
看见她雪水中搓衣、劈柴,
柴在炉灶里跳跃,照亮她干干净净的作业本
“老天怎么了,她才8岁呀!
电话挤破了这个市级贫困村
从大江南北,从香港、俄罗斯,许多人
哭了。他们伸出手,想阻止什么

山坡上更多的狗尾巴草,他们没有见过
像土胚房邻着土胚房,黑瓦片挤着黑瓦
如果你诧异,掀动其中一块
空空的山野
会把沉闷的倒塌声又弹回来

  弃 婴

它嘤嘤的叫着
―――如果那也算猫叫声

六十双眼睛朝向它
有人捧到手心
量它的身长
在桌缘它如履平地
不理会孩子们的尖叫。

它咂着我的拇指
饥饿使它相信,那里能吮出奶来。
昨天我教到parents这个单词,我还拈起
一颗粉笔,把一对怀抱婴儿的人
圈在一起

“双亲”,我加重了语气
角落的那个女孩低下了头。
每一次家长会前,我都会重重地
拍拍她的肩。

    给他们

立春后的第一批雨水
惶惶惑惑的样子,不大像一批适合种在城市的谷物。
民工们,从乡下老家出发了
在拥挤嘈杂的车间
抢占到一个
连续工作十二小时的工位
他们的孩子,扛着米袋上学的蚂蚁
在教室一身汗臭,忍着嗤笑
把破胶鞋往椅子背后躲
有人后来成才,留学伦敦
一个研究生盗窃电脑写论文。
后来从轻处置,法外有情:寒门子弟读书不易。
漫长的春季
“年年牛背扶犁住”
他们愁眉望天的样子,雨水反复冲刷过
古诗又存录下来。

    夜幕下的黑影

他们的摩托车两次靠近我,又不作声而去
我明白这是为了什么
我说的是,我某次夜间归来,一个人
在公交站旁的情景

他们掠过,像佐罗
像喊着乌拉、冲向敌阵的骠骑兵
但你们都错了
两次盘桓之间,他们有足够的时间
看清我耳朵上有无耳环、项链

“风驰电掣”,我偶尔
会想到这个词,那是一种速度,用于得逞后逃离。
前天我的同事
在地上被拖出半米,手臂淤青。

“天安门广场的口香糖问题引起了国人的关注.”,
由于粘性,我们城市唾弃的
这块口香糖污迹,正有待强力铲除。

  
  悼歌:你的左眼

现在我铺开一方干净纸
想写下他们葬你的那个词:安乐。
据说它来源于古老的希腊,与神亲近的国度。
愿它许诺给你的幸福
袅袅而至

愿执棍棒的手,抚念珠的手
获得各自的坦然
辎重抛却
灵魂升空

当他们捉住你,
绑你的前后腿于木桩,他们忘记
你也是一只
会撕咬的动物

你挣扎,但眼无怨恨
你喊不出Mama,这普天大同的儿语。
当你的左眼珠子暴出
它凫在上游的春水里,预知
两河在远处就要合流。赞美那黑吧,它们
注入波斯湾了,可以

齐声颂祷了
这“无痛苦的、幸福的安乐之死”
这天堂里的器械声,索比堡的焚尸炉
四条河绕过你,流经伊甸园
它们叫比逊河、基训河、幼发拉底河、底格里斯河
而你到死没有名字
我愿意舔着你的残腿,唤你一声“狗狗”。

在每一棵树根,你淋上小便
表示不久你将回来
这真是一个令人眷恋的世界。
你趴下,保持在子宫里的安静
持械者鱼贯而入,天堂
便如此拥挤了。
安息日,神说凡垂死之人诅咒的,那风暴
都会卷走,他问你何所求
而你说:棍棒、围追
左脸和宽恕。



    劈柴过冬的人

我注意到它的反抗
这让我露出一点点吃惊:
一块木柴在斧子下弹起
并发出清脆的响声,震动了楼道。
它不同于刚才那堆朽木,  拿下它
比我们预料的,要多费些时辰。

劈柴的人
把它横放在两级楼梯之间
要拦腰斩断。那是我从小区门口
随口唤来的一个民工
他的外衣破旧
看不见他手臂的肌肉
他呸了一口,像要朝谁吼叫

“吭!”---他再次把斧子举起来了
隔壁房间的二战大片里,大江边上
中尉和他的两个伙伴
刚刚把子弹从枪膛里退出
换上了刺刀

      
         一只蝴蝶

现在,过程可以缩短了:
它已经太像一只蝴蝶标本
无须你铮亮的大头针。它肚腹贴地、松软
覆在窗台上,像你随手
弃下的花纸片

为美而诞生、又被死亡覆庇
此时它们不是一只,而是一个队列
从卵到幼虫,蛹到成虫,一生匍匐
等待清点:
归上帝,或归恺撒

再也不能拍打它的翅膀,追逐它的伙伴了
再没有力气,爬到10厘米之外的花盆里
一朵红色大丽花迎向它,那飘忽的
美的片刻滞留

没有人能责怪他们
―――为一个新标本即将诞生
而雀跃的孩子们

      
      11月11日光棍节, 某诗人之死

没有人帮他摁住云彩,带他走
神仙们都赴宴去了
他们把想飞的人
和成把的种子
一些拴在枞树边,一些镇在土坑里

他找到斧子和一些木块
把它们一一削尖

现在他得到了他想要的:四个犄角相抵的1
他相信它们,曾是四个小王
每一个都有勇气
从舍身崖跳下去
他忘了它们四个合起来
也是偶数


    卡米尔

春天里撒种的人
他往石头、荆棘和泥土里
分撒种子的时候
他早就取舍过了
他给奥古斯特•罗丹雄狮的心

给了卡米尔才华、美貌和骄傲
以及活埋的三十年
卡米尔―――罗丹的第一百个情人
她头发垢乱,在大街上奔跑,
散漫的小行星从来不需要轨道

“事物生于何处,必按照必然性
毁于何处”。 一生最厚的一场雪
从绝望的狮吼开始。与他的精神
最适配的一部分,正从他身上分离
从血管壁剥离。

再感到痛也许是下一个百年。谁能
蔑视时间的秩序并拒绝支付罚金?
问问MIDAS ,什么样的赞美
使他重返人间,获得他心爱的小女儿。
鸟儿飞来,不说什么
只衔走谷粒。
人子在宣读训示,律法在西乃山需要重订、

  

    冬 日

冬天的街道上行人稀少
干冷,也缺色
说时令到了,一个调色板噼啪翻开又扣上
一个反复无常的人

红色,从一个技校学生的身体里浸出来
―――蜿蜒的红色河流
在遥远的地中海,如果你见过
一种白色的海鸟,在海面上展翅
向着光明

有人曾见他满街奔跑,替一个老太太
追劫匪,他喊:截住他
一只灰雀懒洋洋蹲着,看他喊

现在四把大红伞围着他,不认识的人
像亲人那样啼哭着,送他
他两侧是街道合楼群,更高处是塔尖
他看起来安详,鲜艳
在那些橱窗、店铺和水果摊之间

    月光从来不白

现在让我们闭目,将呼吸放慢
调匀

现在我们轻合双手  在胸前
呈祈祷状。一池水在远处
被水草搅来搅去
时而清,时而浊―――它们空有一副长舌
一切终会还原

现在我们吐气
用内心听得到的声音,说“奥姆”
吐出去了  那愤或怨
别惊扰青草深处的谦卑

Aum…… 再静一些  让水清见天
为高台上耸立的火刑柱
为一花中的净土
一蕊中的天堂
来,我们放上蒲团。


    六月沙兰镇

楼再高一层,是腰上的脂肪
缩小一圈的款项
水再减一米,是91名小学生
爬出水洼的生死线

现在孩子们不在水中
划湿漉漉的火柴了
他们洗白了小手和校服  围炉坐好
那些受过潮的识字课本
如今一把火就能点燃。

但并非最后的遗忘
小老鼠咬断电线,
从天上窜到人间,偶尔偷听他们
小声谈起那一天搭乘的渡轮
和亲人们的悲伤
人间的河里就漂满水蛭。
小纸船也快要烂掉了,它们划呀划,
溅起一些小水花,但看不到岸。

    迷迭香rosemary

突然看见这个词
突然感到有谁
真的来过

在我们睡着的时候
她俯身
吻那些枯萎的叶片
她必定浓烈
因为倾囊而香
她必开成串
才可以接连不断地心碎

神必远离她,为了移走
他眼里和心里的浮尘

    尘灰行
       ――读《长干行》

无法阻止的深秋,栗子们
拥挤着向腐烂开拔
那样傲慢地,尘灰说出了风
说五月的长干,天不可触
猿声不可触
只有门前的绿苔深了,更深了

那是八月
蝴蝶成双,西园绿草覆镜。
十月迁徙,漫天蔽日
都是久望的潮水
水横大野,用尽十六家皴法

一切就像灾难就要来临
或者就要消失殆尽了。秋尽时
我曾跟随一队溃散的蚂蚁
到瞿塘
看行舟、白骨、桥柱……
看江心一块巨石百年不移
你知道我为何伏在那里
并自名滟滪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