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一组诗 (阅读2871次)




工地


一条大路要拓宽
它下面的河流却需要瘦身
它傍边的山丘需要挖掉一半
房子要开始拆掉
工地不断发生事故
有人的手掉进了搅拌机
有人的腿被炸飞的石头压断了
幸好没有死人
小城得以改变
我一只脚踩上去
前面的路基铺好了
今夜却又发生交通事故
不过死去的人
他从此不会知道
老鼠经常搬走有人要找的东西



往事


县城的街道积水很多
昨夜大风雷电
我在听电话——
它下好大的雨,好大的雨
我一直听着。
夏天漆黑,外面杂音一片
这些年我们失去联系
这些年田地变成道路
医院改为太平间
厂房改装门市
我家门口湖泊被垃圾填埋
盖楼、修路、人来人往
我们小时经常去幻想
沧海如果能够变成桑田

而事隔多年,你由少女成为母亲
你惊讶生活给你带来的抱怨
你羡慕那些南去的姐妹,义无返顾
她们宁做鸡头,不做凤尾
她们一把心酸泪
谁解其中味啊
想想也是
这些年,我远走他乡的表妹
她由麻雀变成孔雀
幸福是如何孤独的
孤独是如何衰落的
而我是如何堕落的——
想起来
我和她同乘一辆火车
趁黑出发的情形就怕

她一去,从此杳无消息



四顾闸


也叫河口
也叫章山
也叫四顾闸
它其实是长江的一个小码头
船在河流上
半天只有一只
白云经过许多朵
风刮一晚上
月亮照在乱岗的坟上
听见有人说话
都是熟人
他们没走多远
长江还在身边
我叫不醒它
火车在它傍边
汽车贴着而过
我数不清
跟蚂蚁一样搬家

我不记得庄稼
种了又栽
我不记得太阳
不见影子
我不记得故乡
不在地图上
——汛期又来了
夏天,在雷雨后
它还叫河口
还叫章山
还叫四顾闸
但都是汪洋一片



纪念•她


我小的时候
她叫不出我的名字
在秋收之后,我去她家的田地
拣,花生和红薯
她手拿荆条,对我们喊:
小崽子,快走
作出鞭打我们的姿势
那是二十年前,我的乡村
缺衣少粮
鸡叫几遍,她骂几遍
我们还偷吃她家的石榴
她坐在树下
不吃,让石榴熟透
她不喜欢我们
打她女儿被抓
在那个月黑风高的晚上
在乡镇卫生院
少生又生,砸锅拆屋
害了她女儿一生
从此,狗叫几回
她就惊恐几回
她见过许多的事
战争、大水
土改、大跃进、批斗
死了老公
粮票、饥饿、疾病
死了儿子
杂税、白条、农业补贴
自己活着
从来没有悲伤
但有愤怒
她说,望九十不远矣
活在世上,活着死了都一样
这些年,她要吃饭
她还把干菜挂在竹篙上
晾晒。她的手反复地挑拣
这些生虫子的乡村
没有一处,有丰收的感觉
她裹脚,白头
老了的手在轻慢抚摸我
只是很孤单
她叫不出我的名字
乡村史在她脸上,皱纹里
我读了一遍又一遍
骨瘦如柴的她
惟一裹脚的她
历史不过尔尔


写给《花瓦》


他喜欢把那些事写在瓦上
是关于秋天的事
女人的事
白龙村的事
泥土的事
大师的事
画的事
其实都不是个事
雨水一落
全不见了

但瓦的事
是火烙下的
它很坚硬
但没刻上名字
我还能记住
仍然是泥土的颜色
它像蒲公英那样
风会把它播送很远
不管落到那里
他都想在那里大小便
因为天高皇帝远
因为村庄就是那个样子
艺术也是这个样子
我们对谁都不要客套
请你随地继续大小便



梅雨


梅雨下了半月
小县城泛出荫荫的绿
晾不干的衣服发出霉味
时有街道被水浸泡
电视新闻在播
我在家乡睡大觉

梅雨下了半月
西瓜贩子没有生意
他们被晾在斑马线旁
城管也不管了
任尔等东西南北
而妈妈早上出摊
现在未归

梅雨下了半月
还在紧急地下
小姐关起大门
不再拉客
有的坐在藤椅睡意浓浓
人力拉车停在门口
半遮半掩

梅雨下了半月
河水不知道涨了多少
鱼肉蛋菜不知道涨了多少
下吧,下吧
夏天又至,大家凉爽
下吧,下吧
一年难得,有人问切
下吧,下吧
还有枯树几年没有发芽
它上面终于有了青苔

梅雨下了半月
还在紧急地下
……


人民


你去山西
断了一只胳膊
还残了一条腿
你活着还不如死了好
你的亲人哭着四处诉说
没人知道
活着的意义
它需要好多的钱
比你之前没钱的时候
更加需要
这像祖国在她衰老的时候
把你比喻成花朵一样
对你来说这有多么的可耻
你仿佛被她践踏了千百回
也没人站出来
喊痛

这就是你全部的个人史
不说了。
你也不必再花钱
不花了。
你没钱治疗了
你快死了
决心不要火化了
要烂就烂在国家的大腿上、乳房上
或者胸前
让她遗臭万年
好吧:
请你原谅那个自称母亲的祖国
有时对你的爱也会力不从心
请你原谅那个别称葵花的祖国
我也要死在他的春天里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