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栀子花、刀斧手、美国总统自由的猎枪 (阅读2644次)



  那些栀子花已经长上了锈,花朵枯黄,叶子上的色块仿佛迟暮美女的老年斑出现在秋天……但仍然有些残存的余香。这是一个来自郊外的朋友在拜访我时留下的,同时留下来的还有一个玻璃缸、一些享乐主义者的冒险故事、和她高跟鞋上属于郊区的泥土。这是一个喜欢偷花的家伙,尤其善于携刀偷盗初冬沾着雪意的腊梅——你无法想象像她那样的美丽女子会在某个黄昏连续挥动短刀,将不同的花枝丢入越野车的车厢。栀子花在我的窗台没有呆得更久,也许是一周、或者更短,她们就在有水的玻璃瓶里消亡,间或留下些惆怅的余香。
  这样一件充满享乐主义和披着小资外套的事,其实早就被一个美国作家说透:花朵只应该属于土壤,折花的人是一种犯罪,而卖花者和拥有者将这种犯罪扩大和市场化了。这个暗含矫情的说法,其实就是小学校园里五讲四美的守则。连我的女儿都知道花朵随便折下来是一件该打屁股的事情(她暂时不会考虑到原生态问题),而她的父亲却乐于去接受一把本应该将生命按照规律盛开的精灵,更何况,她的父亲还接受了一个透明的玻璃缸——这也许意味着有更多的花会被源源不断顺手折下?也许,本质上说我们是热爱花朵的,但事实上:花朵死于爱花者,真正的爱花者其实充当了刀斧手——哪怕他是优雅的,但刀斧手就是刀斧手,不需要作出任何修饰。
  因为热爱而举起刀子,在现实生活中其实是一种心理疾病。如果这样的疾病还能让人理解的话,那么,因为经济至上而扮演李逵的板斧、黄忠的砍刀就有些令人发指了。在云南的西双版纳——一个充满孔雀和大笨象的地方,上万亩年轻的树木,像一群不甘心的战士,倒在市场经济的冲锋号下。因为它们雀占鸠巢,因为这片红色的土地,需要有意味着纸币的橡胶林在这里茁壮成长,所以它们必须倒下,倒在版纳的某一个日出或者雨后,被闪亮的刀或者锋快的锯齐根折断,而将这里视之为家园的珍稀动物,开始了充满寒流的逃亡之旅,动物们举家搬迁,去到越南、老挝甚或更遥远的地方……有时候不得不感叹历史的相似性和面对纸币时人的贪婪性。从烧山变粮田到退耕还林,历史就像一条百折不挠的老路,弯来绕去居然又有人回到起点。为了温饱问题,多年前人群提着斧子和锄头上了高山,特定的时代过去了,人群又提着水桶和树苗刨开了山上的黄泥,种植下绿色的希望……有评论家引用萨培尔的话说:每一个时代都有每一个时代的语言。但令人不解的是,面对这个原生态流失到千疮百孔的地球,我们所运用的语言就是刀锯和斧头吗?也许,对于很多未来蓝图的经济规划师而言,生态和工业的遭遇只是一个鱼和熊掌的选择问题,但问题的关键也许还在于:如果生态平衡破坏过度,我们的子孙也许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因为既无熊掌也无鱼,子孙们实在别无选择。
  那上万亩雨林唯一的表达方式就是流泪,绿色的泪——现场的人都看到了树汁在猛烈流动,他们说那树汁实在太过稠密,但他们也许不知道那稠密里暗含着愤怒、忧伤和失望。实际上,无论是一朵花还是一万亩树木,都是原生态的组成部分,只是刀斧手们的出发点不同而已,一个是奢侈主义者爱上了美,另一个是拜金主义者爱上了纸币。早在上世纪,我的朋友熊召政就写下了著名诗篇《举起森林般的手臂,制止》,也许自然和生态被我们伤害得还不够?所以我们很多年轻的手臂还是那样的软弱无力。难道非要像发起“进步主义”运动的美国总统罗斯福那样,经历过对各种珍稀原生态的个人英雄主义屠杀后,才开始建立起对动物和森林资源的忏悔和爱护之心?
  实际上,年轻时代的罗斯福给我的感觉更像中国传统小说里的侠客,热血、个性和充满了单枪匹马夺取天下的梦想。在十九世纪,这个未来的帝国一把手热衷于一项嗜血运动,他端着口径不一的猎枪跑遍整个美洲,猎杀熊、狮子、鹿、甚至珍奇的鸟雀。在《罗斯福总统狩猎记》中,这个家伙居然几近残忍地运用冷抒情和欧式幽默的笔调,大规模渲染他如何对动物们扣动扳机,甚至描述出血怎样流出而自己需要多少弹药……就是这样一个家伙,最终完成了中国的“大道晚成”一说。罗斯福和他自由的猎枪,终于在他就任美国总统的N年后解甲归田,他的嗜血经历和对原生态资源的疯狂破坏让他终于开始忏悔,美国人终于有福了,因为从那时起,这群披着自由外衣的蓝眼睛哥们终于迎来了一个伟大的决策:美国的森林资源和动物保护政策的出台。
  罗斯福的猎枪震动的是自己的心灵,但他的国民仍然有人隐蔽着举起自由的猎枪。实际上,无论是举向花朵的短刀、砍向森林的斧头,还是那些自由的猎枪,在本质上都是一样的。因为各自出发观点的不同,都在导致同样的一个结果,那就是:对原生态大小、规模不一的破坏。我们只能叹息:罗斯福可以反省,遗憾的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是罗斯福。
  那些出于各种不同目的的刀斧手蒙面走过大地,走过这个波澜起伏的时代。我不担忧在他们的梦中,那些倒下的原生态动植物们是否会举着刀斧向他们奔来?我担忧的是,伟大的极端主义者杜拉斯一语成谶,她说:因为缺少森林和氧气,现在我要为你们写下的,也许只能是一种在缤纷的童话或者巧克力味的梦境里出现过的生活……
  
   2007年5月25日急就于办公室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