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那一年 (阅读3852次)





那一年你从上海街头游魂般走过
渴望一辆公交车突然出了事故
压过你的身体如同压过一堆无趣的血肉
你最后记住的:这是淮海路高安路口
你最后明白生命只是一个误会
从偶然到偶然的一幕荒诞剧
因流血过多你没有动弹的力气
你明白了生活,爱情,以及所谓诗歌
在一个六月天里你微笑了一下
你说你明白了全部,乃至地球的另一边
乃至童年的梦境为什么这么多鬼魂妖魔
机器依然在人的头脑里运转
水坝的声音冲刷着久远的青春
你看见不远处曾经站立过的阳台
那里一棵石榴树在庄子的阳光下疯狂
你听见太平洋海底的野兽低嚎着
发情期的郁闷响彻整个城市上空
你躺在街心,像一块柔软的面包
还有一点温度但一秒秒散去
你想起那些印第安人是怎么死的
“他们为什么而死,为什么而死”
你看见另一个人看见他们死在公路边
你想起一个神奇的少年,他的太阳
他的黄金和沙漠,他无法熄灭的火焰
你想起一个姑娘曾去拜访他的墓地
于是很多墓地和碑文,遍布地球
你说这就是诗意:永恒,而寂寞
那一年你理解了人类的努力纯属虚空
如同骄傲的街边公园闪过羞耻的面纱
海浪在五十公里之外拍打人的心脏
这是一项堪称永恒的事业,不是吗
海水浴场把人冲洗干净,从地狱到天堂
蔷薇在夜里开放,带着永不妥协的刺
你想起一首歌里唱到“随着时光流逝……”
于是你想起那些夜晚,酒,音乐,文字
女人的狂欢,或者自慰,淋浴室,小便池
想起异域的陋室,想起忧郁的热带……
你流着血,试图给自己勾画完整的一生
然而支离破碎的玻璃渣嵌满了全身
你想起一本书,像死人一样躺在书架上
留着许多空白,作者没有写完
是否能死得安心成为一个终极的问题
那些浸着石油的血,那些枪膛那些坦克
那些卫星,那些蓝蓝的海水和海面的航空母舰
哦,我愿与你们在同一海平面上嘲笑自己
面对流泪的星辰,面对镜子的深渊
你们是我的同时代人,我的现代启示录
我们长着翅膀的心一起飞向日落的山岭
是时候了,你瞧这世界,多么温馨
玫瑰色的人生,还要再多看一眼吗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