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一屠晚归 (阅读2770次)





只有一条路能通到天明
那就是玛丽莲梦露
然而,歌颂她
如同歌颂一只再度洪水的鸽子
被惊呆了尺寸,疑虑自己的未来在火中?盘中?
虽不能拔掉羽毛,但可以天赐你骨
敞开心怀三千里,尽大鹏一日欢

一屠晚归,
这个法西斯政权下的公民
以无政府主义者的立场 晚归
他卖掉自我的肉,连案板一起卖掉
只剩下扁担的长度,余温到骨头为止
所有的钱用来捏成另一堆肉
阴性的乳汁的肉,诞生另一个屠夫

好在前方的道路不可能没有第三个屠夫
立着刀,寒冷的目光意味着他的心脏是暖和的
这是你的邻居中最清醒的一个
嘴唇划过玻璃杯,胜吐千万次痰
咳嗽的铜质声音,胜吐千万次痰

好在新年使往年成为匿名信
使旧肉风干,腊制成香喷喷的新鲜饭菜

他这个老骨头,每一下都敲打得嘣嘣响
比老式的座钟,更加卖力的嘣嘣响
他的某一处脆骨,因咀嚼的力而变为碎末
从此不再能屈能伸
唯一的长处是捣到痛处,把所有的关节
一一塞进圣诞老人那只口袋里
然后,变成满是肉的
玛丽莲梦露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