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 灰草 (阅读3687次)



灰草


一棵路边的灰草
当我走过你身边的时候
请不要给我探头
不要仰起你的笑脸
请你感受我像空气一样
请你自由自在地生长
不要告诉我你昨夜做了什么梦
我不想知道

我往牡丹花丛那边走去
我肯定走石子路,不会踩到你
请不要给我摇摆你的身体
让我到花丛那边去
我只想品尝孤寂的芬芳
请不要竖起你的耳朵
打探我那花蕊的私语


黑  帐  篷



萨珊王贝拉姆•古尔
每天晚上
都会在不同颜色的帐篷里
选择一位来自不同国家的美女陪他过夜

格孜达轻柔的话语
铺展给割下狼舌头的猎人
格孜达把鲜艳的红嘴唇
印在黑牦牛一样的猎人脸庞

你说,我不是萨珊王
我只是西番的牦牛
西番的牦牛只认一顶黑帐篷
牦牛只在吃草干活的时候才离开黑帐篷
我的王爷
我注定在此守侯

西番的猎人
举着春天的火把
烧掉灰暗的月亮
它用小小的火把
照亮了玉兰花
照亮了牦牛的黑色风衣

西番的巨大牦牛
瞪着比月亮还亮的大眼睛
在找他的黑帐篷
他的黑帐篷在丁香花蕊里
在最幽深的春天里

找不到它的黑帐篷
即使艳阳高照
可爱的牛儿也只感到黑暗和绝望
他的冰冷绝望
将黑帐篷燃烧成一座草原上的崭新宫殿



回  答
    


晨曦
箭镞一样
从雪山的方向射向我
穿透我的内心
寒冷比疼痛更多
阳光的冷箭
将眼泪劈斩成拦住山间三岔路的云雾

山峦里的睡佛
你醒醒
醒醒
宽恕我罪孽深重的爱恋
我无法将这花篮里的花瓣倒空
那四溢的香气
已经让我头晕目眩
让我感到今天来生一样
请给我指明一条吉祥的道路
请给我祝福,远离伤害
请给过路的砍柴人祝福
请给过路的山妖祝福

晨曦已经老去
午后的阳光暖暖地照在羊儿毛绒绒的新衣服上
从羊儿身上滚落的露珠落地为羊羔花
晨曦之箭镞融成
一条条软绵绵的丝带

山峦臂弯里的睡佛
你醒醒
醒醒
宽恕我的罪孽
请点头允许我用五彩的阳光丝带
编织一条婴孩盖的温柔毯子

我还在翘望
害怕看见这午后的阳光继续老去
恐惧已让我失明失音
阳光快挥动你的魔杖
快将云雾打散成一对对翅膀
带你飞翔
带我飞翔



简单的深情

和你在一起
就拥有了世界
我看着你
就看到了天空、星辰
你的微笑是流云
你的愤怒是雨是雪
你看着我就看到了大地
我的眼睛是湖泊
我的欢乐是飞鸟是走禽是花朵



过 程
                 



亲爱的带我去找你出生时睡过的木床
那儿有一个安详的梦在等待我们
回到你生命开始的地方
你出生时候为你啼叫过的鸟的子子和孙孙
一定会飞来为我鸣叫不已
让我像母亲拍打婴儿一样拍打你

亲爱的带我去你曾经放牧的草原
到你青春期开始的地方
那儿的草一定比原来更碧绿
花儿会因为我的到来而开放
我要让青草的颜色
涂染我们未知的岁月
我要让花的芬芳
弥漫我的头发和耳朵

亲爱的带我去你的素珠莲峰峰尖
请用最纯净的冰雪为我洗浴
雪山的圣洁之光
将给我们永生

梧桐树


桐花开
我爱你
桐蒂落
我爱你
桐树发新芽
我爱你
桐树叶子变黄了
我还在爱你
我都老了
不知道你是否还爱我
我想站成一株树
用枝条和花朵疼爱你
花开花落地芬芳你折磨你
不像人那样说话吵架衰老
可是爱你的心为何总是泪花闪闪
让我用桐蒂给你穿一串纯天然项链吧
让你像个标准小傻瓜一样微笑
微笑着给我用袖子擦鼻涕和眼泪
我的躯壳要像桐树一样成为一架筝
能用声音示爱
那声音必定只能如雪山如彩云
我的爱人我的宝贝
我爱你碎裂成一株树了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