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山居十八章 (阅读3288次)




山居十八章

  
《阵雨》

使一条小河饱涨的激情,转瞬
失去了。乌鸦从林中飞出,清脆地鸣叫
一天之中的一个时辰,仍旧竖在高高的桅杆上
我在窗前擦拭书卷上的湿气,消失的东西重新回到眼前
行人走出山径,渔夫们跑到了船舷上
整座山林,树枝与叶片尽力张开,弹回原来的样子


《五月》

一年之中最美好的时节
我完全是另外一个人。我隔着窗纱
看阶前的花落,小动物们
在林间的小径上出没。我养蚕,写作
给远方的朋友去信,怀念死者。
偶尔晚上出门
我在石头上枯坐,倾听大海朗诵
不可知的喜悦在胸中回落


《山月》

落在石隙中的月光,落在锁孔里的眼珠
房舍,像蛋糕上镶嵌的水果
但是这些都是一刹那间的幻影。一座座山,缓缓地撕裂
张开大口,对着夜空喘息
夜风中,星星闪烁其词,我暂且忘记了言语与诗行


《山居》

白天,那些云去留无意
来了,离我又远了又远。群山
沉醉于湖水松碎的镜子,暗影里透露出晃动的惊疑
与酸甜的欣喜。半夜里
松枝来敲打窗户,我起身推开,风灌满我的睡衣
我想到此时,榻上的人们在山谷里睡熟


《枇杷》

怀着怎样的心愿?午后,一个农夫
在她脚下小心地松土浇水,在她小小的肋骨上
系上红丝带……
但是,这枇杷园里最小的一棵
一树绿色的乳头,青哀哀地要让我伤心
她的将要埋葬在篮子里的年月,市场,低贱的吆喝声
还是要让我伤心


《木门》

雨停后,绿苔更加清新
小鸡们像网球一样滚动,在门口的斜坡上争食
我回到小屋,给杯子里加满净水
一杆猎枪挂在墙上,坦然面对山羊头骨的逼视
这是风,偏安于美好与仇恨之间
这是两重摇摆不定的心境,是我,是那扇不断开合的木门


《梦境》

盘子里的橡皮鱼瞪圆了眼睛
它的牙齿咬紧了一截铅笔。要多长的时间
才能把一匹布变成流水,当这些颜料从画布上脱落
一个白日梦患者,总是不愿对着生活临摹
一想到过去,马匹就跑满房间和桌子,而当我回过神来
看到的都是灰尘。一个人呆久了
难免遇到自己的替身和尸首,白昼如同一个巨大的圆
在灯下,我又拍死了一只小小的鹪鹩虫


《黄昏》

这是虫子们鸣叫的时刻
远处的采石场,工人们,锤子对着钢扦的敲打
稀疏下来。高大的榉树,枝条搂着杜英
黑暗即将到来,我开始担心书中,女主人公凄苦的命运
我的女儿采摘桑叶回来,竹篾编织的笼子里
提来一个活物


《山谷》

每当山风吹来,炊烟歪向一边
那些淡下去的轮廓,就像墨水,无声地洇化在水池里
村庄坐在那里,像个上了年纪的老人一样思索
群鸟不知疲倦,在一条狭长的带子上
追逐蜂群。我放下手中的画笔,捏紧口袋里的硬币
猜测正面与反面。山谷从未为我们所动
即便妇女们从土地上搬走成捆的菜籽,溪流又淙淙


《黎明》

那时候,远山和云翳混淆一谈
红日初升,淡淡的轮廓从海潮中苏醒
来了一位客人,在木屋的后窗上莽撞地扑打
又从屋后的山林里逃走。我认得那是只锦鸡,穿戴前朝的衣冠
我的伙计,一只炊壶,忍不住在黎明中吼叫


《禅院》

被禅院四壁锁住的一方天,仍然有流云划过
飞鸟无心,在井里落下影子
出入山门者无数
一串念珠在老和尚的指头上捻了过来,又捻了过去
耳门之外,下山的台阶那么长
上山的台阶那么长


《山隅》

小雨初停,云气从岩石罅隙中升起。隔着雾障
滴水的石壁被日光映红,灵芝与山茶
如同点亮两盏白日的美梦。一茬茬光阴与流水
在山峪中冷落人事,高处是流云
低处是我脚下,虫尸、腐烂的草叶与祖母绿一样的青苔


《断崖》

向晚,云朵与落日推下断崖
我盘腿坐下,不为衣襟上的落花所动。荒山之上
猛虎与道士不曾到来。一日长于一生
鹰窠顶上,松盖相倾,暗影遮过我的心房
更远处,大海沸腾、洪波暗涌、天地相接而含于一线


《钟声》

无羽之箭,从此岸到彼岸。湖面上
摆满了弓,弓弦。
每一次震颤,树影都会痛苦地
弹回枝条的形状
每一次震颤,都会使我的心更加扭曲


《青鱼》

木屋、林木、山峰,落在湖中是诸神的影像
落在杯中的不都是泪滴。一个去湖心的打鱼人
不意成就遁世的念想,做了龙王的朝臣
在卧虹桥下,衣角成鳍,落在身上的梅花竟化为镜面下的鳞甲
夜深人静,他跳上岸来,借助清风化为人形
他嗅了嗅湖岸上,一双鞋子里的脚气


《山鬼》

实际上我离天空这样近,星星落满我的面颊
我离幻象这样近,群鱼翻腾,争相叼弄我的胡须
虫豸,蛀咬我的骨殖。但我内心欣悦
坐在山风必经之地,木叶即如暗夜里的肉体脱落生长
是可生可弃。她是否坐骑花豹
手拿一枝塑料花朵,低声叫唤,掳我到幽僻之地


《空谷》

四处空无一人,石子抚慰流水的心思
泡桐枝上,青蛇像根解散的绳子
而蜘蛛,一个孤独的攀岩汉,在岩壁上已经挂好吊床
你怀揣家书,想着山外,飞鸟一直飞过了城郭
你要那些书本干什么,你要那些喂好毒药的箭头干什么


《松风》

席卷过高冈,那些松树像坐在波浪之巅
摇桨的人。我黯然穿过石洞,忍受背心透骨的冰凉
三十三岁了,我早已倦于人世
每每被自己的足音惊醒。万事万物都不免遭受左右
世界空阔辽远,又如此造化,全然秉赋聚沙成塔的本事
但一切,只有风过才能平息


2007-5-1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