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旧游如梦·走遍天下,难忘厦门 (阅读3529次)



主题: 诗十七首
作者: 戏虞终身[355602998]  发表时间: 2005-12-23 23:08:27
说明:福建的厦门市是我曾经呆过三年的城市,也是我一生中真正恋爱过的第一个城市,我非常热爱它。林何曾,曾用名本少爷、阿少、戏虞终身等,福建青年诗人。




《幻觉》

每隔两个月
你问一次
何时再去看你
有时
一个月
也问一次
就像月经不调
的妇人
不得不临时发作
在去厕所的路上
有时我不得不重新经过中山公园
坐27路
从机场
到达轮渡
在那海风吹起浪花的
无数夜晚
我也曾恍惚看见
旧日身影
双双站在去往鼓浪屿
的船上





《厦大海边》

春色没有无边
人民很伤感
春天来了
回忆录被打开
那个星期天
送别的夜晚
我们在此急切
亲吻
一切亲吻如此急切
如同露水打湿树叶
令我等不及思考纯洁之意义
在这浩荡无边
的海面




《山盟海誓》

我常想
在福建
我们是结伴的影子。
如果你活着
我们就重叠
如果你死了。
我将不复跟随




《林下何曾立一人》

今晚,无风
梁雨水在厦门走来走去
这是一个远离市区的男人
他一会儿看看树叶
一会儿打算躺下来休息
一会儿想想飞叶摘花那是件
遥远的事情
小镇上
“今晚没有人赶来与我离别”




《八旗子弟》

那时我英雄年少
人前夸马
不知天高地厚
纵横驰骋在祁连山脉
下山的时候遇到三顾茅庐的
诸葛菲菲
为了遇见我
她气息非常虚弱




《今年花胜去年红》

寂寞,是,千秋的事情,绝不能
乱改古人的诗句;
梁一遍遍提醒自己,镜中察看了自己的衣冠
暗中自责,又,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年前的人民
从,镜中
跌入雨中





《冬夜》

“沿海城市的夜晚十点
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黑衣人站在船弦上发出第一条短信
寂寞从轮渡码头下来
冷风直灌进秋衣
中山路今晚的行人出乎意料的少
船上还有谁
这是一条秋天的沉船
寂静而悠长
船里有走在不同时间里的人
船长是谁
彼此看不清对方






《小令》

你是什么人
何方人氏
你是我的人
姓甚名甚
为何你降临人间而从未
被安慰过



《君子意如何》

铁轨旁有条水沟
沟旁边有个人若无其事
沟对面有一座矮小的房子若即若离
我在对面看着这些
如果事情不出意料
身下是一列糯动着的绿壳车厢。
现在快开到你面前了。





《一切夏天都是隐喻》

风从山上吹下来
城市的暑气稍稍减速
我们握手经过的这些日子
只有厌倦的开始
我的山谷对你已经没有回音
现在
连厌恶都没有






《一万个理由》

在厦门,轮渡码头
中山路,尽头
的大屏幕前
听这首一万个理由
有些心酸,忍不住,驻足。
真的需要什么借口吗
一万个够不够
冬天的风已经很大了
我的兄弟,我的船都老的开不动了
江南之远,还在远方
而事情无非是这样
明年你归来对我说:春风又绿江南岸
我对一岁一枯荣




《姑娘十八》

十八的姑娘水灵灵
她的名字叫勿忘我
要我陪她打果子
上山去走走
可惜我现在身在这个城市里
这个要求有些高
只能请你吃火锅
三国演义你看到了第几回
陪你看完这一回写到的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我就告辞







《一个文科生的下午》

去见ALON
见不见ALON
一个人的感情内心
苦大仇深
旧社会没有你的名字
你暂时也不是栋梁之材
甜言容易
碑文丰富
铭心很铭心
刻骨很忧伤






《迟来的爱》

车快到南平站了
该心碎了的事物
都已心碎
趁着火车开走以前
趁着现在江湖儿女都已消失不见
你我说些体已话吧
什么是一襟晚照
什么是火车
为什么那些未说出来的火车
都已沉入心底





《何为欢》

你越来越不习惯用化妆品
你将有一场长达半年的哀伤
你心里塞满了那些写诗的小妇人
唯独没想到家人
在车站出口处准备接你的那个人
站着的那个人
看着像亲人
手里没有拿果实
刚好是爸爸





《命运的吉它》

K32次越开越快
快的要超过导弹的速度
小嫣站在车厢的连接处
衣袂飘飘
窗外依次掠过村庄,峡阳站,老人,小孩,情人,丈夫
你想到写过的字都已消失
亲吻过的人都已陌生
忠贞的火车都去了福建
你越来越不喜欢吉它式的抒情
所有桃花
都已改变
人间万物
白云和你
一切离开超过一切命定的速度





《无内容》

正月,厦门,海港和沙滩
广场上不知名的花开得有些多
你一边走一边回过头来看沙滩上留下的脚印
你摸了摸自己的脑袋
自嘲道,林何曾啊林何曾
你这样走来走去
是不是有点
旧情难忘的意思





《对花》

春种一粒籽呀
夏收一粒籽
我唱歌了呀呀呀
唱的是哪里的民歌,哎呀呀呀呀




《北风卷地百草折》

下楼的时候想起你
断楼的时候想起你
上楼的时候想起你





《卞留念》

昨晚我在院子里
抬头望见一颗星星
冬夜里
别留念啊卞留念
我想自己策马绕小镇一圈
在明清的官道上疾驰
身着花衣裳
递八百里加急
身藏一颗碧海青天中掠过的夜夜心


*李商隐: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



《我心若玫瑰》

那日
我在林中遇你们
林荫蔽日
我对你们说,对不起,我不使用你们的语言游戏
我的诗人朋友们
我否定词语
抛弃原定义
给你们以新的意义
制造新语境
只有五官和身体,被重复的、被覆盖的部位
那些名称
与你们雷同;
话说回来
与尔等相比
就连这些也终会随风消散
恐将难以慰藉你们,日日,夜夜
让你们寂寞,江湖,无英雄,日日山中称大王






主题: 整理近来两个月的一些未整理的·谢谢大家
作者: 本少爷[171527273]  发表时间: 2005-12-23 23:30:17



  
《明月高楼》

望星空是小乔送给我的
我还有几种选择呢
要么忘记她
去听另一首
要么不忘记她
选择适当的时机

雄姿英发一回





《太极》

为什么动词就是动词
不能成为形容词。
我将揉合天下各大门派技艺自成一体
就叫它武当派吧。
想到这里我从三只脚的板凳上
站了起来,掌心里
一根烟被我拧成了一些
更琐碎的事物

本贴由版主于2005年12月07日 07:59:14修改过



《敌人》

我一直希望的一件事情是
爱过的人继续爱着
没爱过的人,让我在市政府大道上回过头来再爱一次
厦门人民热爱你
让你们我们他们人们如
落花流水落英缤纷落拖拉机





《你好》

不外乎是相逢,不外乎是朗读
不外乎是雄兵百万为君怒
不外乎是激情之余,肉体小有忧伤。
不外乎是你我对望,轮渡断流
不外乎是我写了那么多情诗
情人在彼高峰
望穿自己,有秋水




《经历是这样的》

一定是你们先在我面前开花,萎顿,然后结果
形成事实
原谅我曾经的爱慕
在天下人面前隐隐约约的暗示:大张旗鼓。
许多话一出口就成为谎言
有些人还没来得及表达爱
就已离开
在你们未了解之前?





《杨柳青》

我有若干朋友
我用主语和谓语影响天气晴朗与否
我有若干后悔
我用爱的感觉填充你们
原谅昨天的雨水落在地上
聚集成今天的池塘
原谅我年轻而多欲的身体
原谅你们的群众因为仇恨而分开
而我因了解而辞行
如果真的需要什么借口:因自已固执而离去
去吧,去做一个传统人群中的一员






《那些说出的,都已沉入心底》

越来越不能讲真话
越来越要学习你们的“内敛和深沉”
越来越要假装只写到风景草木,湖泊山水
越来越要假装对这个世界有无穷无尽的怜悯
越来越要装腔作势
越来越要成为你们中的杰出一员
越来越要假装圣女贞德如女贞树
越来越要假装纯情
越来越不能在你怀中不挣扎
越来越不能在纸上谈兵
越来越要大谈人生感慨
越来越不能感恩似乌鸦返哺
越来越不能超越肉体
越来越不能假装看不见你们的身体力行
越来越不能假装不知道你们的见面和性能交往
越来越只爱一个女人
越来越爱为你打六次胎的女人
越来越躲避风度飘飘的假人
越来越必须打哑谜靠虚构,重塑心中原来你美好形象
越来越无聊和绝望,你有你的虚伪面具
我竟然冒天下之大不韪,反对我曾爱慕过的身体






《梁雨敲窗被未温》

有点冷
想抽根烟
冷的雨水
落下来
砸在烟头上
火星灭
为此
肉体突然
有些沮丧





《木秀于林》

官场险恶
山路岐岖
不该去看一位老同学
谈合作
谈到色变
谈愉快
谈到来日方长
这是一棵树
长在你我之间
名字叫别后的孤独
孤独剩下的事
交给梁雨水同志负责
一切在射程范围之内
风必摧之
你很清楚
有没有梁雨水
有没有这么一个人
有没有优秀品质
不影响
你被摧毁





《旧欢如梦》

她是哪里人
冷雨嫣?
这个名字我去年冬天用过啊
又是你给她用的吧?
梁雨梁雨你怎么可以在不同的
年份用同一个名字
进入两个不同的女人世界
呢梁雨




《静静的顿河》

火车渐渐慢了下来
我心里的洛阳
和河南的洛阳同时在视线内消失
我说:暮色,为什么。四合。
天就应声暗了下来





《勿忘我》

铁路边
隆起的是山坡
你不是你
狗尾巴草不是狗尾巴
还没彻底心碎的你
正沿着原路返回
此刻你抬头想一个人
就像一头饥饿的牛
被塞进
一团干草
还来不及咬几口
就胃出血




《空城》

蓝色是勿忘我
红色是玖瑰
一个人乘火车
像在空气里吹蜡烛
一上午的稀薄




《小乔再嫁》

回到家里
是下午几点
行人匆忙
绢花已旧
没人记得你多年以前曾经住在这里。
磨过针。




《我在阳光下写诗》

我在阳光下写诗
妈妈帮我开了一瓶啤酒
我在阳光下写诗
爸爸在房间里看电视看战争题材
我在阳光下写诗
啤酒有点凉
弟弟在江西大学孤独
我在阳光下写诗
妈妈问我那个阿芳现在哪里
交没交男朋友
嫁没嫁人
我在阳光下写诗
妈妈问我那个小云现在哪里
交没交男朋友
嫁没嫁人
我在阳光下写诗
妈妈问我那个小穗现在哪里
交没交男朋友
嫁没嫁人





《此地无银》

和ALON刚分手的那阵子
你来看我
后来我在一首诗中这样写到
“K君来的那天,我们聊了很多诗歌
喝了很多酒
相见恨不得晚
连走廊上那些发誓这辈子不再恋爱的从一而终的
忠贞菊花们
都为我们开了花。”




《山中》

我想和你再拍一张照片
害怕有天我会将你忘记
最好是双人照
不要留我
一个人在照片中孤独;
你知道的
并非每个清晨
都可以期盼朝露
并非每次恋爱
都有灵肉分野;
我曾经在一个陌生的小站下车
和你相遇在这无名之陌生小镇
正因为如此
我才会多次提到记叙文三要素
时间,地点,人物





《马尔夫》

十二月十三日
石家庄

有冷风
十二月十四日
福州站

有人接
认真看
牌上名字
“马尔夫”
“马尔夫”
感觉似曾相识
但应该不会是自己



《海誓山盟》

一个人走在大街上
后来想了想
进了一家理发店
兀那小厮剃刀飞舞
突然割了一下
我看到镜中出现血
知道那是自己的血
想到以前看过一个报道
有人因为剃刀带艾滋病菌而
导致另一个人误伤时
被传染艾滋病
不由得魂飞魄散
后来想到
人固有一死稍有些放下心来
又一想假若真有这一死岂不是轻于鸿毛么
不由黯然





《满天星》

那一年
分手以后
我一个人
在厦门
躲在楼上上网
听见姑姑的店铺拉卷链门的声音了
我还是不下网
还在写诗
刚开始的几天
卷链门拉得有点迟疑
到后来他们等不及了
因为我总是晚上三点多才尽兴下网
他们慢慢变的果决了
在我后悔前
迅速把门关上
每天晚上
我只好不停得喊他们开门:
何以绝望?与子同袍
满天星辰
都是亲人




《冰清玉洁》

那时候
一切还很美好
雨后彩虹
还出现在雨后
放学后
一见到你
我总是笑
你总是问我
你老是笑
什么意思嘛
似有深意嘛
到底
什么意思





《气候问题》

我说他开启了一个王朝
你说硬是一个王朝
一个冬日的下午
我想起了什么
在山顶上,我无端同意了你的要求




《讲什么山盟海誓》

听这首闽南歌曲的时候
我把音乐开的很大声
我看到很多人转过头来
其中有一个人呆呆的看着我
我带着耳机还是感觉到了
是不是有点太大声了
想到我以前有个闽南女朋友
我的眼泪出现在眼中
我朝他们微微一笑
扯下风衣,仿佛要
露出一颗狡诘而滚烫的内心
同她们真诚交流:
试问天下英雄,你们心里是否还藏有多年前的某人




《莫名》

真正的爱
是我可以抛开目前的一切
省份,光阴,学历,职业,亲友,旧雨新枝
到你所在的城市工作
生活或定居。
也许还会,必须,可能
要做一辈子的出租房客
在乡下栽培一些莫名的植物
长莫名的叶子
开莫名花花花花花。





《一天有二十四小时》

本贴由版主于2005年12月22日 13:38:11修改过
本贴由版主于2005年12月22日 15:52:52修改过
本贴由版主于2005年12月23日 01:26:04修改过
本贴由版主于2005年12月23日 01:30:58修改过  





标题:  走遍天下,难忘厦门 (外三首)
作者: 本少爷  
时间: 2003-12-27 18:02:26


《圆舞曲》

这些夏天过了
我承诺:有些事物,将不再来

我多想安静下来
写一首安静的小诗
题中涉及
阳光。崔护。等等

这多么悲伤;

像照片中的人
互问冷暖;这辈子不再相见

模仿过去的人民啊
多么情不自禁;
那又怎样





《地名》

1。

复述使我恍惚
日本也不因此深陷其中

有些睡眼惺忪的游客
伏在公海1896巨大的帆影里
没有下落;
酷似窗外来的
声音:

莎杨娜拉!

2。

古人云
乘风破浪会有时
可是名古屋
会当凌绝顶

长岛它
何方人氏
家住哪里


《送别》

平时沙滩上
我们谈到的那些事物
都是些交浅言深的东西,马菱叶
锯齿下的痕迹

那都是容易忘记的。

譬如我们说到的一些词语
那些使人“心潮彭湃”
欢喜之类的词语





《走遍天下,难忘厦门》

我走
你继续留下
一个人不能是一阵风
眨眨眼
说走就走

那究竟
是什么事儿
这么急
手托冰凉腮帮
远望窗外
谁在玻璃窗上写字
下瓢泼大雨
写你爱我

放荡不羁的一群动物
车过厦门大桥时
双眼泪水
仿佛统一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