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旧游如梦·旅客们·在广州 (阅读3210次)



主题:  六个女朋友    
作者:  林何曾[171527273]  
时间: 2006-11-20 04:05:30
说明:广州市是我数年来反复经过的城市,也是曾经战斗过的城市,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这里.有过不少兄弟,恋人,红粉,知已.这个城市太大了.大得叫人迷路,饮食还算可以,风俗毕竟与福建相近,比如喝汤,煲,等.



旅客们·

各位亲爱的旅客
朋友们
很高兴在这里
和你们的肉体相识

本车由沈阳
开往沈阳

亲爱的芙蓉,镇,我爱你
我们的孩子马上就要加速出生
开启密室你是父母
请你白发如霜





陌生·


如何怀想一次雨后的田野
苜蓿舒展枝叶
清新的山芋有巨大的黑暗
充满我

如何怀想一次
巨大的爱慕
摒弃所有的名字

像帽子带走树桩
流水带走村庄
你们相亲相爱,福寿双全
我带走你们所有的陌生





工厂·

朝前五米
咕咚咕咚的声音不断传来

昨天你留下了酒精棉用以擦拭伤口
还谢绝了我的爱

今天我考虑了很久
终想到那饮水机湿漉漉地响着

那是黑暗中
你在取水的声响
而走廊上的灭火器是你留在尘世
最后的器官





《冬夜》

一首诗就要写完了
一面湖水就要显露出真诚
这长夜
这亲吻
我真的害怕就此失去
更害怕就此获得
长夜的意义在于
迫使回忆
而不在于回忆本身
它甚至只是一个名字
它甚至没有名字
它身体里还没有体面的眼泪
流露真情的女子
已然诞生




回声·

如果这会儿已经
是深夜了
走出房间发现厨房空荡荡的

你往远处看
你说亲爱的,我们是在一起的,你呢喃不清

风吹着深夜的牛羊
夜里的广州十里花香,这时候多半哭声







《此刻》

10月11日
打开晶报
见大标题
保罗.亨特
身患癌症英年早逝
被誉为台球小贝
的英国著名斯诺克
台球手
在与癌症斗争十九个月后
于昨天凌晨在英国
约克郡一家医院去世
保罗去世后
世界斯诺克联盟主席沃克说:
“保罗是一个拥有一切的人
一个天才
他有帅气的容貌
足够的名望
大笔的财富
足够魅力和美丽的妻子
我们只是感到:
“生命稍纵即逝”
我从来不曾听闻过保罗这个名字
也未曾热爱过台球运动
可一如每次看到报纸电视报到
生离死别的消息一样
我的心总像被揪住
直到眼泪掉下来
为何十七岁之后
我仅会内心抽搐翻天覆地
泪流满面
任眼泪掉在报纸上
而在公开场合
一丁点哭声都发不出来
一如此刻




《妈妈再爱我一次》

有一次我把妈妈气哭了
好像是十七岁
她煮米粉给我吃
我嫌太难吃
百般斥责
因为那时候老爸老骂我
跟一帮子二流子
到粮站
看三级片
不用心读书
那时我正当发育
厌烦父母管教
每当老爸一走开
我就骂妈妈了
我光着发黑的脑壳
以为是对这个世界的反抗
她老了
反抗得慢
跑得也慢
要教训我
也追不上我
要是爸
那就不一样
三下两下
就老鹰抓小鸡一样
把我逮住
所以我骂妈妈出气
煮的东西我嫌不干净
那一次
终于把她骂哭起来
我的妈妈,妈妈
你也是那种坐着默默流泪的人
我再不会把你气哭



《何必有我》

11月1日
从惠州到广州的车上
热播着郑则士演的《何必有我》
剧情如此冷郁
看得我内心抽搐
当我看到剧中
郑扮演的“肥猫”趴在死去的母亲身上
号淘大哭时
我背部发凉
眼泪刷地掉了下来
一颗一颗眼泪
比袋子里的桔子还大
我往嘴里塞面包
大口喝奶茶
还吃巧克力
直到下车




《在天河客运站放歌》

从汽车上下来
天气很好
离开了那个悲剧片的情境影响
心情不禁跟着好起来
想到父母尚在
还有时间
去爱他们
我不禁心花怒放
边出站边哼起曲来
先哼《在希望的田野上》
再哼《信天游》
再来一首《梨山痴情花》
风沙漫漫不见我的童年
车站的保安警惕得盯着我
我大笑起来
肆无忌惮
我确认我需要马上做一件事
打个电话回家
假装淡淡的口气
随便聊些“家里今天天气怎么样啊”诸如此类的话
隐瞒我此刻的心情




《垄上行》

张中行94岁时采访问答
你最难忘的是什么
答“男女之情”
张中行问答
你觉得老年人最难忘的应该是什么感情
答“男女之情”
我对此多么认同

我在郊外经过一个村庄
留下一些难忘的记忆
具体的事物
分离的声音
读来如水上
翻阅如坠毁




《一千年以后》

爱人是个秋天的客人
有时走,有时停
是那个喜欢唱天涯歌女的女人
她细腻,温情,专一

一千年以后

不远千里来看你
带来绝尘的一笑




《鹤山》

鹤山又欢迎我了
看到这个公路上的这个招牌
我感觉很高兴
系好安全套了吗?
旅途更愉快







《六个女朋友》

1992,初三(一)班
魏玉米小姐
下自修后
你为什么
哭了





《胡胡》

每次我用不同的号码
发信息给你
每次我都让你猜
我是谁
每次我都告诉你
我是大老公啊
每次你都问我
哪个啊
我听了很惆怅
知道你还对我那么坚贞不屈
这可如何是好
你再不嫁人
你爸会怀疑到我头上来




《雨霖铃》

如果一个人在宾馆
如果半夜醒来
我总像老妈子一样
百无聊赖地打开电视
随便一个电视剧
都看得我如痴如醉
随便一个情景剧
我都想看到它结局

有时候我摇醒你
你抹着眼睛爬了起来
头枕着我的档部
不管不顾的眯着眼看几眼电视
又在我怀中沉沉睡去
每当这时候我总是手足无措
不敢搬动你
怕吵醒你
更怕你再次沉沉睡去



《当我们分手》

我不说科学改变生活
也不说生活改变了你我
愿一切沉默。谢谢你爱过我。

流星掠过福建
曾经分享你我
在这广袤、寂荡的人世。





《这世上所有的夜晚》

当我说爱你
那一定是真的爱你
当我说不爱
那是假的
肯定还爱着你
当我说爱你
那时候一定只爱你
请记住
这世上所有的夜晚
星星为我们开启
夜晚来临只是一种
天体循环习惯
而星星不是时刻都有




《少年文艺》
我曾读绿风
曾读少年文艺
还曾读唐诗三百首
还曾听韩宝仪
还曾听邓丽君
又听徐小凤
十五年后
我的少年
我的文艺
当我年老色衰
你们都不再回来



《笑忘书》

流花车站
多么美好
多么好听的名字
简直和南京的雨花台
一样诗情画意
怎么也看不出来
有“流水落花春去也”的乱
怎么也看不出来
有报纸报道中的那么乱
想到你在前路等我
我还需独善我身
  
流花,流花,生命结束前
你需学会忍住不哭

2006,9,13




《忧伤的认识》

该喝的都喝了
该唱的都唱了
该说的都还没说完
该执手相看的都泪眼了
该无语的都已凝噎
凌晨三点的时候
朋友们渐渐散去
想到歌声里的“聚散也由天注定
不怨天不怨命,但求,有山水,共作证”
我独自在天河公园附近
等待它来……来访我,忧伤!
到我混乱的生命中去

2006,9,13


2006,9,13,林何曾于广州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