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旧游如梦·少年游·在北京 (阅读3786次)



主题:本少爷新作  
时间:2007-03-22 04:53:49  
说明:2004年到北京,2007年3月15号再次来了北京。北京是我前后呆过两年左右的城市,也是我一生中真正厌倦过的城市,我非常不喜欢它。林何曾,曾用名本少爷、阿少、戏虞终身等,福建青年诗人。



标题: 北平以北 ·
作者: 戏虞终身[248841614]  
发表时间: 2003-08-28 21:56:09



  
《花样》

我是一株花花
我从山中走来
我把袖子抖了一抖
掉下一些什么?
让你想半天


  
《年年柳色》

久住了四合院里
渐渐疏于回信
只有阳光和野草总是这样
像个故人从缝隙里 跳出来

一定是有了向往吧
地上的小朋友长好快
瞧他们手挽手大声欢呼:

戏虞 戏虞  
你何似在人间!



《伤感的牛》

现在我长大了
有点懂事
我不喜欢那些白色药片
甜的咸的伤感的有雾的都
不要

我只是不断喝水
喝得芝麻开花
喝得马儿好瘦
我不断想到
北平是座旅馆
我和所有人一样:

不断离开
又不断回来

如果这座旅馆真的快沉没了
就上来冒个泡泡
警告上海人民
我仍然存在




《北平以北》

阳春  阳春
你若是只露出一小段
胳膊  就好了
又不是要回到民国时代
还要喝曲儿
省得174号和苍蝇
一起死命钉住 你

阳春 阳春
你要是梦中醒了过来
我就把你推回梦里
偷偷告诉你
咱家的外面是北平
省得你抹抹眼睛
一惊一咋的问
什么 什么呀  胳 膊  
手臂吧



发表时间:2007-03-22 04:53:49  

《随波逐流》

六点三十分
来到西马庄外
六点三十五
等到红色三轮车
六点四十
到达八里桥地铁口
六点五十五
到达四惠站
换一号线地铁
再往公主坟
这狗日的生活如同做爱
接吻调情
海誓山盟
环环相扣
抗拒不得



《男欢女爱》

那些忌妒我的男诗人
不断在女诗人中散发我的好色样子
坊间传闻
五花八门
如果明天出门买份新京报
抬头看见标题“诗人林何曾精尽人亡倒毙街头”
我一点都不会诧异





《东京爱情故事》

经过昨晚一夜的奋斗
革命仍然成功
最亲爱的我
一次次杀死
最亲爱的你
你哭,你喊,你叫,叫完之后紧扼着我
害我爆炸
我们拥抱着沐浴
简单的睡眠之后
又是清晨
衣冠楚楚的我
重新坐到了你的身边
共同面对一只肉包的味道问题
你亲爱的男人
现在他
眼神纯洁
阴茎乏力
吃完早点
要去上班






《在水一方》

有位姑娘
在水一方
我准备逆流而上
骗她的爱情
和身子
你们不要说出去啊






《我想坐火车》

刚和未婚妻
一路上走着

等到结婚时
我带她去坐火车
旅游结婚
她若有所思
说那得带齐
洗刷用品
火车上
没什么好吃的
最好到超市场
买够东西
再去坐
我听着听着
但是很坚强
眼泪没有掉下来
我明白
她注重结果
我注重过程
无非仅此区别
而已
她无非要上车之前
和下车之前
一样的绅士
比如
最好一路上
还要喝上
熟悉牌子的矿泉水
而这正是我
深恶痛绝的事情
但是我不想
说这些
我现在只想和她赶快
走到九十岁
这样
有太多话
想说的
和在心里的
都可以
没机会
说出来






《除非和你》

我不喜欢带套
不喜欢过早
考虑结果
我更注重过程
喜欢不管不顾
疯狂快活
而不在于一开始
就想到结果
即使这结果
早晚是要发生
所以这样的大事
我只和
有限的一个人
发生
这就是说
除了你
我的一生
将是谨慎的一生
很少
有快活
可与来历不祥的人
或非常熟悉的人
分享
甚至
包括
身边的
妻子




《麻油灯》
只要一坐到电脑前
我似乎就什么都干不成了
一心只想着
到各个论坛看看
我的朋友们又都写了什么
又或者去搜索老音乐听
那些逝去的日子
仿佛又回来了
可月亮也不是那个月亮
河也不是那条河
河对岸那个人还对这一切如此沉迷
不能自拨为什么





《何必有我》

“唱歌就唱那首“信天游”
但真让我到甘肃去走一趟我其实并不欢喜”
风从山顶直灌下来
谈话到此结束
亭亭玉立
夜色降临
都是无可奈何的事







《诗中再见》
12月18日,中央三套,深夜
再看《永不瞑目》大结局
再次看到苏瑾这个名字。剧中她多么美好,叫人喜欢。
我很想知道拍完这个电视剧她现在哪
过得好吗。剧中她叫欧庆春。
当焦桐被当作诱饵中枪而死,此时你放声大哭
我已然预料到这次悲伤后不久的将来
你将会和同事尤勇结婚生子过起平淡的生活
忘了爱过焦桐,忘了曾经有眼泪
曾经纠着你心的焦桐,和你阴阳两隔。





《焦桐之死》
被推进太平间后,平素可亲的人即将化成骨灰
苏瑾眼泪掉下来。没有那种疯狂,也不殉情
这是二十一世纪,女人没有三从四德,那些行为被认为是愚蠢的
举动,生前不能拥有,死后长夜无幸,这小说里永
不瞑目的世界,那晚拥抱是最后的拥抱,太平间外是干警在庆功
世界在继续。苏瑾那晚把身体给了焦桐又如何
不给又如何,如何又如何,我只是不忍看见她演得那么好
蓄满眼泪的双眼和淡漠的表情,和拥抱时的隐忍,和那晚的诀别
那神情让我眼泪又下,仿佛自己就是焦桐,焦了
的桐木,谁也不知道,那些刻骨铭心的情感
会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褪色。随着大案的侦破
谁还记得那些人间的情感往事呢,往事。



《抱冰堂》

港片看多了
谁不曾学本少爷年轻时这样
叨根烟站在马路边呢
以为自己是老大。
这傍晚
这人世
谁不受车祸、疾病、命运的支配?
唯有这夕阳无限美好
它似有深意
它阅遍人间春色,不生不死,不灭,不难过。




《这世上所有的夜晚》

凌晨两点
从网吧出来吃完夜宵
回宾馆
开电视看中央台新闻频道
看到一个滚动字幕的新闻
说有个国家出现一种快速传染病
48小时内死亡
我突然感觉肚子有点疼
有点恐惧
但也镇定
想到你
如果今晚我走
那这将是一首诀别之诗








作者: 忧伤的认识[171527273] 2004-10-08 03:09
(2004-10-08 02:47:50)   本少爷(171527273)



《少年游》

十二岁那年
我梦见自己到了一个很远的地方去
在那里有一条河流。

我想让它往哪流它就往哪流。
我打个呼哨就有鸽子飞来
我一招手鱼就飞出水面自动献身

这些事情父亲是知道的。
我正在发育。
那些年它们不得不顺从我




《回忆我的一生》

我如此羞愧
十月七日,北京,朝阳区
东四条
蔡八里
两千零四
八大胡同
团结路口
硕大的图书中心
硕大的洗浴中心
工行和邮局面面相觑,鸦雀无声
没有一个特务被抚摸
没有一个乳房被击毙



《友人书》

近日俗事缠身,与你疏于联络
想来你是,一切都好吧?
河北李茂山



《中秋天》

农历八月十五
弟弟在江西读书
和同学到庐山去玩
九江围绕他
顺流直下
一时之间看见不知名的植物那么多
他感觉一览众山就全变小了,真是无限风光啊秋天
好兴奋
作为新时期的大学生
他们指点九江,激扬文字
在太阳下山之前
相约把钱都花光
不敢打电话给我
发了个短信给我
顺便告诉了我他一生的追求
不只是从南昌经过
最终还是要 
注入长江




《轻别离》

我看了看睡眠中的女孩
打开公文包
开始加班
楼下是摩托车发动的声音和台球
相撞的声音
我向后靠,继续享受资产阶级沙发带来的欢愉
准备虎跳峡
准备杨贵妃
开始变模糊,开始吃荔枝
开始准备出门。
作为莆田商人
唐朝时我们就习惯于被人
栽赃和诬陷。





《作为一种具体的存在》

夜深了
月光笼罩着涵江小商品批发城
我在五楼
喝水,走动,脱颖而出
脱离商品
脱离存在价值
脱离文件
电风扇在头顶盘旋不停
像美特轰炸机

有一阵子它好像想把我吹到大街上。
也许它以为我只是
一阵电磁波





《亲爱的朋友们》

如果今晚四点还没入睡
如果今晚房东大爷故意在我们门外
弄出声响影响入睡
如果今晚我们接吻得力有益祖国经济建设
如果今晚我还是如此强大
如果今晚仍然只做半个钟头倒头就睡
如果今晚你摸了摸劣质牛肉
如果今晚你仍然人小鬼大胸怀远大
如果今晚你孔雀东南飞
飞回福建不迷路
如果今晚夜色朦胧,人民生活,呻吟有术
如果今晚你我心心相印导致水纹扩散
如果今晚我们之间接吻、调情、拥抱可以称为淫而不荡



《面对生活》

如何在一场变奏曲中提高音量
如何在一次变革中阴谋篡位失败而不被杀害
如何在九王争位中张弓天狼,弯弓射麻雀
如何在1921年坚定不移发动兵变
如何在旧上海硬起心肠最爱三姨太
如何在风暴之后寻找铁饭碗不被下岗再就业
如何在生育孩子之后练习伸缩有术产后锻炼
如何在生命结束之前醉生梦死虚渡岁月
如何躲避江湖好汉追杀招架不住时躲在草席下人民难以发现
如何彬彬有礼瞎拜艺术功力深厚
如何后院藏两个情妇不被发现公瑾当年驻颜有术




《蒙古传说》

亲爱的青少年朋友
昨晚行房二次  






题目: 房中术,几首
作者: 林何曾
2004-08-01 17:40


--------------------------------------------------------------------------------


<房中术>

在北京,我吃饭,我喝酒
我啤酒一瓶就醉,旁人讲话
讲什么夜色流动,讲什么爱流眼泪
可我想想,我想反对,我想争鸣
可我争的甚么,鸣的又是甚么
可我想想,我他妈分辩个啥呀,那不都是些
许多年没干的蠢事




<造纸术>

回想一个姑娘,回想那时候的女人。
再怎么回想
那也是
过去的事了。

多年以前,在学校,在人行道。
空气清新,宽叶梧桐发芽,山峰突兀
我们曾有清规戒律;

多年以后我们劳碌奔命,几经背叛;
逐渐安于人间一切世俗规律

似寻常路边叶子承担清晨露水
以为有清晨,以为有真爱,以为哭泣有声





<感恩术>

夜幕降临,空气存在;绿树绿着,让我呼吸。
妈妈让我活着,坦克让我,真疲惫。
可想想那都是上天的恩赐,可想想那都是因为,
我在喝酒的缘故。可想想哪来的坦克。




<指南针>

在北京,人看我,我看人,看王府井,看十万人民。
在北京,你柔情,我蜜意,你抱汉子,我抱女人。
狭路相逢是难免的。****是难免的。生孩子是难免的。
生龙活虎是难免的。

亲爱的弟兄
今晚歌声燎亮,大雄宝殿无声
松果在落,松果在长
松下问童子,童子在洗桃。

今晚我无声。今晚太阳晒在马背上
有人必须远行。今晚我采药。
今晚风沙漫漫满山谷。
我是无声的。我无声无声





《忧愁》

长江你流动
长江你在江苏流动
长江你越过江苏还流动
长江长江你后浪推前浪
长江今天我住到你身边来了
长江长江,你他妈还真是条长江
长江长江你他妈缘愁是个长,白发六千丈





《形容》

夜色下,北京北京你今晚
从四面八方无限忧愁地看着我看着我
连天安门都打开了,这不,还立碑为证
遥远的山上的不知名的花儿全开了
我在其间漫步,没有生老病死,不知道快乐忧愁;
在人间,我不过是隐约其间
一只体温正常的廉价动物
  



《金陵酒肆留别》
作者:林何曾
2004-07-24 02:37



《金陵酒肆留别》

清晨洗桃子。
七月初七已经过去
七月初八,正在来。
主人好客
邀我再住两天。
我因为近来不胜酒力;害怕胡姬她压酒劝尝;
内心犹是,沉吟半天



《十年一觉扬州梦》

我在肩上披了条毛巾
打算去洗澡
后来我想先写首诗再去洗。

可我还想骑马呢
我还想上山下乡向人民挥手致意什么的。
要是人民都不同意。
那就算了




《楚河汉界》

春天的时候
我会比较喜欢打牌和下象棋的;
我一直坚信这些事情有助于
提高我的智商的。
打开棋盘
如果大战中兵败如山倒;
局势真有不可挽回   那一天
那就留我当你们的王吧





《像暴雨那样》

七月十一
又有暴雨
我站在楼上
假装自己是一只松鼠

过了一会儿
我发现北京的暴雨
砸在了楼下的汽车上

又一会儿
落在了北京的地板上
另一会儿
砸在了我绸缎般的皮毛上

它们呈弧状冲刷啊,多么猛烈
像暴雨那样;
而我的肉身像容器承受液体一样顺从————
秩序井然,无动于衷





《男盗女娼》

七月十号
北京暴雨
我恨我自己
既无勇气自杀
又无勇气,男盗女娼
整个下午
我站在阳台上
又悔又恨
吃肉片
吃日光
看见中银国际大厦
人群进进出出
下班前的警察身影呆板,内心善良;
长像德国人
有棕色皮肤





《我小的时候》

那时候我不爱和父母亲交谈
每当我一回家就打开电视
要么去锅那边看看。是否长出米粉汤
或者我爱吃的桃子。
桃子多汁,很甜,所以我很爱吃






《光合作用》

五年前
我因为先醒了过来
摸了摸她的脸蛋。她嘴巴“呶吧呶吧”
说着含糊不清的话。窗外梧桐树叶片生长
阳光开始新的一天。
我想参与进去光合作用
混进树叶里
重新生长或发育。我摊开衣服,脸很有型。不应有恨。
让爱情刚刚开始
让阳光照在胸膛上
刚开始时还很投入的——
我坚信那是一种光合作用。
这些日子里我坚持以为那是一场很投入的恋爱
这一点我曾深以为豪。
是的,我付出了真心。
还产生了一些叶绿素。你是知道的。对吧?
亲爱的叶绿素叶绿素



作者:  本少爷[171527273]  时间:2006-08-24 03:38:33  

流光容易把人抛》

只有在你身边
我才会感觉自己还是个少年
只有在我面前
你才会感觉自己还是朵花儿
那日在床边我高声唱:三十五的女人一朵花
一朵花呀一朵花
你有些茫然的看着我
突然警惕得问我
他们不是都说十八的姑娘一朵花吗?






《似是故人来》

该开始的已经开始
该离别的已经离别
一切的肉体都是寂寞空城春欲的晚
一切的爱恋都是满地的梨花不开的门
林何曾啊林何曾
你是如此听从命运的召唤
当山峰没有棱角的时候
当河水不再流
当时间停住日夜不分
当天地万物化为虚有
你还是个傻逼








《水浒终是梦》

停唱阳关叠
重举白玉杯
今晚英雄不论出身
众兄弟围桌坐定
今晚不用歃血同盟
哥哥你坐上首
今晚且将女人馋言忘却耳边
今晚且开怀畅饮
我信你们
如同自己
一颗草木之心
行走于你们中间
仿佛秋夜繁星之一
如秋晨之雨露一滴
下一时刻
转瞬消失
不怨命运。
我刚大声朗诵完毕这首诗
你在席下低声说话
不幸被我无意中听见
只听得你在席下压低声音说道
这汉子咋看起来有些装模作样呢
人世间哪还有义气热血呢
我听了很伤心




《遥忆佳人春衫薄》

我想说什么呢
那年的佳人
春衫,有点薄
这个昵称是我九八年九九年期间
在网易聊天室里聊天时
常用的名字
那时我喜欢在“中年难过美人关”里聊天
整天吟诗作赋
作司马相如琴挑卓文君状
一片两片三四片
片片桃花落不见
这是我
在那里面写得
比较好的两句诗






《雨霖铃》

百度一下,找到相关网页约1,670篇,用时0.118秒
访问通用网址本少爷喝了点酒
惊喜发现本少爷喝了点酒,在慧聪网
找本少爷喝了点酒在阿里巴巴
由于发现本少爷喝了点酒在某诗歌网站
由于发现江山如画,本少爷喝了点酒
由于发现你,本少爷喝了点酒
由于喝了点酒访问你
明朝清风四飘流访问你
新鸳鸯蝴蝶派访问你
突围新古典派访问你
扈三娘床头访问你
无声无息访问你
回娘家访问你
风吹着杨柳嘛唰啦啦啦啦啦啦
小河里流着哗啦啦啦啦啦
朱明瑛访问你
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访问你
背后还有一个胖娃娃访问你
旧时王谢堂前小男人家小保姆的妈妈的二妹的贞洁访问你
林下何曾立一人访问你
中年少妇访问你
孤灯提单刀,飘泊你自傲访问你
你访问你访问你访问你访问你
孤独小丁访问你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