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05.1-12诗歌 (阅读4813次)



《致安德拉德》

六月六日在波尔图
在河流之上,在云朵飘走的地方
这一天的时间在那里停下脚步
这一天的耳朵,在那里聆听
去往天堂路上的声音
这一天,你是最安静的人

六月六日在波尔图
一匹词语牵着的马
一根透明的缰绳
带走晚风和草原,但它安放万千草木的芬芳
这一天,一切都在芬芳中酣睡
秘密在永恒中敞开

六月六日在波尔图
只有你醒着,一个自言自语的老头
望着夏天出门的雪松
望着小松鼠在叫声中到来
他的爱人踩着月光在歌唱
你听到这一天最安静的呼唤
六月六日在波尔图
扑克牌不能抵达的地方,没有灰烬
只有火焰,只有燃烧
只有孤独变成的大海
只有一个回忆,在结晶
只有一个安静的手势,在永远致敬

六月六日在波尔图
一个中国青年遥望的天堂
大地在草原的两边退出
一匹累了的马,它来过亚洲
非洲、美洲、欧洲,它来过人类各地
现在,他到家了


《纯得掉下眼泪》

海棠花依旧安静地开
开在我漆黑的内心
像天堂的一朵朵火焰
划破我记忆的皮肤

世界仍在原处
可一切像一场幻象
像母亲的踪影:匆匆 无痕
多少年了,它一直把我带向更阴暗的梦境

海棠花再开的时候
我总是从反面看着它
它纯净得要掉下眼泪


《远 行》

那是一个我用斧头
修改木头的日子
它是白昼也是黑夜
我企图在中间修出一条路来

母亲病后
她像坐一次慢船去天国
她的航行
越来越远离她的身体
她离去之后
我在海棠树下望着蓝天发呆
一夕之间
命运早晨给予的
傍晚又收回去了
天空睁着一双嫉妒的眼睛

我在海棠花下祈祷
渴望被遗忘的天赋又回来
带回一颗微弱的行星
领着我从黑暗到达天穹
我知道母亲仍然在某处


《永 别》

一间屋子的破败
如屋内的灯已长长熄灭
再也没有光透出

十六年了
我多想再回到那屋子
在黑暗中握紧母亲的手
可世界的尽头充满恐惧与陌生

十六年了
房子后的海棠树绿得婆娑
这关闭了的屋子
就像海棠树睫毛下的眼睛
合上了就再也没有睁开


《掉 下》

海棠花像火烬
呼吸在我漆黑的内心
天堂的一朵朵火焰
划破我记忆的皮肤

伤痛仍在原处
母亲手上的银器
像海棠花一样掉下
碎了

海棠花,海棠花
它与天使一起飞
我总是从反面看
它纯净得快要掉下
抱着白色的海洋


《临近向日葵》

黑暗从河的对岸游过来
流进黑夜
向日葵身下涌动着
属于我的:生命 眼泪
和毫无缘由的爱情
所有的一切都要被它带走
一列平原中行进的火车
在向日葵地上要把心带出
用植物测度自己的人性


《平 静》

一面面皮鼓
阳光在上面自由地滚动它的头

太阳停止脚步
黑暗像血液在皮肤下流动
我依稀回到你的怀中
不是为了触摸、燃烧
而是让我在黑暗中平静下来


《颗 粒》

这些叶子低垂下来
不再有微风吹起光泽
没有人再来到这里
也没有什么能够遮蔽这里
向日葵还在向日葵的地里
它不混同于其他的植物

向日葵睡着了
如大海沉没了太阳
大海仅仅收藏了阳光的颗粒
它在引领着一个骑鲸鱼的人
摸黑走过今夜


《睡 眠》

它是一百年的荒凉
海棠花像熄灭了的群星
群星落在海棠花的阴影里
母亲的行走是花朵上熄灭了的火焰

一朵熄灭的火焰奔向星星
我不知道它能到哪里去
它跟我一样呼吸、颤栗着
它的暗
像闪电一样跪下来
我不知道那一年
母亲是否带走了我的乳名


《野 兽》

整个平原除了荒凉的内心
没有别的
向日葵是这个黄昏惟一的野兽
是狂野之箭

太阳下落
向日葵上升
这个不倔的生灵
在高处召集
满天的星光

这是黄昏,诸神离去
广阔的大地只有向日葵
只有疯狂、奔跑和疼痛

平原黄昏最后的野兽
像神永不枯萎的长发
被大风吹起


《秘 密》

三月,天使们在歌唱
一些野花在深坑编织世界
一些蜜蜂把世界搬向远处
屋顶上一望无际
两个大海手拉着手歌唱

三月乘着风奔跑
它喜欢呼唤火焰
它喜欢燃烧自身的秘密。


《天 使》

请允许我留在这个夜晚
请允许我粗砺的双手
抚摸你洁白的肌肤
你像孩子一样睡了
安静甜美如皮肤下的水

我看见你在暗处飞翔
风带来天籁
翅膀带来了整个天堂


《苔 藓》

苔藓,它那么微小
像一粒粒沙子
没有人知道它们的身世

苔藓习惯用潮湿的眼睛看一切
呼吸腐败的空气
它坐在暗处
似乎在等待

阳光偶尔对它露出笑容
很快又消失
只留下森林巨大的阴影
是我从未见过的 一个黑色的梦


《一棵树》

夜笼罩着树的身影
树叶被雨打湿
仿佛黑 一层层积压
看上去有些重

树站在黑暗里
看着周围
小小的心 紧紧裹着
不闪耀它自己的皮肤
它听见黑暗的周围
风吹过来
有低低的喘息
像叶子就要飞起


《胡杨林》

风吹胡杨叶
金色阳光的睫毛

爱吹胡杨林
叶子抱成一团在燃烧

鸟在鸣叫
鸟在筑巢
胡杨在疯长

翻过山坡
翻过村子
看见胡杨娶新娘


《喀拉库勒湖》

夜入湖中
桨划出水纹
天空一样静

夜入湖中
晃了几晃
躺在船上看星星

湖水让人遥远
星星让人亲近
花朵呼啸
大地回故乡

果实饱满
你是土壤
你不能阻拦
她落下


《雪》

奥依塔克
奥依塔克
十月中旬
雪停在叶子上
一朵纯静的火焰盛开

奥依塔克
奥依塔克
沉默的是岩石
用不了多久
一朵纯静的火焰盛开

奥依塔克
奥依塔克
两座山打开
阅读一个下降的词
一朵纯静的火焰盛开

奥依塔克
奥依塔克
最迟是我的到来
眷恋人迹不到的地方
一朵纯静的火焰盛开


《一个孩子》

一个孩子卧在雪地里
十二月的奥依塔克
白色闪电
缓慢落在木头上
一个孩子看高处的松鼠
  他踮起腳
伸长脖子
像油画中的小王子

没有人知道圣诞节来临
没有人知道小王子
十二月的奥依塔克
他要带着小松鼠悄悄离开


《沙枣花》
  ——给阿依达


旷野的风挽起沙枣花
眼睛明亮
迎着高处
我透过车玻璃看着它

眼睛明亮的沙枣花
暮色里芳香
雾气模糊
我透过车玻璃看着它

芳香暮色的沙枣花
水珠滴落
它也滑下
我将从此错过它

水珠里的沙枣花
花瓣落在木器上
被天籁遗忘
我将一生离开它


《礼 物》

我没有见过你
你的眼睛、肌肤
你的光亮、忧伤
像命中的礼物
加起来就是许多爱了

我省去暗处的噪杂
我省去明处的闪耀
再努力把自己
省得干净一些

好消息就是福音
我的口唇温暖
想你的时候
轻轻地合上了眼睛


《命里的时光》

过去的时光变成白色
睡眠的影子倒映在墙上
像小时候用手剪出的图像

睡眠的影子倒映在墙上
没有雷雨,也没有风
我骑上白马
在你的梦里来回奔驰
像星辰踏过睡眠的海洋
谁说这不是命里的时光
被我双手剪出
睡眠的影子倒映在墙上


《风吹过来没有尽头》
  ——给海男


滇西小县城背过身去
影像留在身体的一边
她一天一天地想念世界
越陷越深

滇西的白昼郊外
至今还有她良久不散的体温
风吹过来没有尽头
惟有她一个人知晓


《晚 祷》

岁月独自落满薄薄的霜
看上去,它并不怀念谁

只有雪和雪在对话
这个是你.这个是我
窗外的树枝上
蓝绿色的蜥蜴一闪而过

震落下来的雪
安静而明亮


《安 静》

下午适合写一封书信
文字像一滩水
一个软弱的影子在晃动
它不知道那倒影是自己
它不知道软弱是它最坚硬的部分

谁在宽恕这些无知
它要通过黑暗的门
取下一棵小树的耳朵
它要倾听自己带汁液的声音
在一封书信中慢慢安静


《音 乐》

音乐从眼中经过
抬高了
我与黑暗对峙的视线
黑暗在微微颤动,在醒来
它的身影如此清晰

旋转又消失
仿佛永开不败的花朵
仿佛蜜蜂出没于花丛
仿佛我在尽情畅饮
从寂静中溢出的蜜汁


《祈 祷》

她在安顿星辰的睡眼
她在抚慰忧伤的旷野
她在安抚一扇门
她在伤口里看见更宽的天空

雪在悠悠飘下
像美声覆盖生命与死亡
要把尘世洗涤
要把她当作礼物
安静地放下


《三 月》

三月远去
我退避路的一旁注目
我无法准确地说出我的牵挂
在陌生的四月我大喊一声
回头的是你三月的笑脸

穿新衣裳的蜂鸟
得到神的祝福
没有束缚地
消失在风的下面


《小 兽》

一只小兽从草丛穿过
我与它隔着一米月光的距离
草色晃动
淹没了夜晚的尾巴

像传说中的女神
把梦铺开
柔软地晾在大地上

一个干净的人
福音要降临到她的身上
我低下头来
凝视裸露的脚
大地已安息
我依然感受到你身体内
流动的月光


《经 过》

水荫路灰色的花冠
迎来一场雨
这低微的命运
在承受轻柔的安慰
我在水荫路上班
疲倦时想伏在她的肩头
但她也是疲倦的
花冠上的伤痕和灰尘
也许原本就不属于它
所有的事物
也许原本就应该忘记
在疲倦中过去
这一场雨  
八月的圣洁和蓝
是她的现在还是未来  
还是像我
一直在过去的地方打转


《小剧场》

小剧场
黑匣子
迷狂的人在游历
藏着小兽的踪迹

小剧场
黑匣子
小小的火车在飞跑
融入陌生的夜色

小剧场
黑匣子
装着三个王子的命运
躲在蔷薇的刺后面

小剧场
黑匣子
走过一片红树林
看见羚羊擦眼泪


《晚间的音乐》

芒果树上的风
翻过一堵墙
在音乐里
闻到另外的香气
茂密的忧伤
穿过水荫路
在黑唱片的旋转中
匆忙而长眠
归向失散的时光
只有蛛丝沾着露水
漫长地宽恕
爱和仇恨
在唱片中停留
曾经有过的火焰
时光已经过去
伏在墙头的花瓣
她已经安息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