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旧游如梦·在深圳·见字如面 (阅读3763次)



《见字如面》

到深圳一个月了
这样的清晨,深圳,下雨。
世事已经短暂
威严不可全抛
下雨是天意
不下雨也是天意
天意就是烦恼。
既如此
谈见面为时尚早
谈裸奔
这又何必




《12,25照片》

2006年,12月,25,永远留在了过去
那群陪我在深圳度过生日的朋友们
永远年轻的友人们
都去了过去
如果再去深圳
还能遇见他们
他们分男女
都是好朋友
其中可能就有澄草等人
与我结拜
不分男女
大口喝酒
宛如初见



《珠海,珠海》

珠海是有钱人的天堂
走在迎宾南路
感觉自己像根草
恍如走在香港的街道
银都酒店的五星级标志是多么的耀眼
本少爷住不起
只好住到隔壁的香江酒店
三星级折后价才188
远远低于北方任何一座城市
比如太原
那里三星至少要250以上
银都楼下的兰贵坊
如贞节牌坊
挂着春江花月夜的牌子
卖着日夜成人用品
多么及时的店铺啊
为什么我住的楼下就没有呢
节日更兼特价
梧桐更兼细雨
唯半旧的旗袍
穿在你半旧的嫂嫂身上





《山盟海誓》

再没有人在同化路口等你
随时准备献上初吻
再没有人在此基础上等你
随时准备献上初夜

又听这首歌了
仿佛你还是多年前的那位男性公民

那一年在江苏你放弃两地相守
放弃坚贞的爱情
自称是来自“放弃国”的人民:
有女呼来乱上船
自称臣是肉中雁

  


《红梅赞同》

听着这首歌
看着题目,《红梅赞》。
我默默的流着泪。想起一些事情。
小的时候
我走路,踢着石头
看着月亮
感觉寒意
以为那些寒意
只是一些来自身体肌肤
真实温度感受
的描绘。




《女贞树》

06年的春天悄悄来了
爱情就像深圳的野草
被你一根根地踩在脚下面但
没有踩死
还苟延残喘着;
几个外乡人像你一样纯洁地在宝安大道上
木然立着
面孔发黑
学你沉默
仿佛还有
贞操可言。



《趴在墙头等红杏》

春天来了
杏花会闹
空气清新
我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绕到后面这幢别墅
探头看看
这里是深圳有名的二奶村
每一幢房子
都是香港同胞扎在
大陆的根
表达了香港市民
对祖国的
几片留恋、零涕之情
他们都在门院布置了许多花草树木
看起来生机盎然
不像我的办公室
只有前任租客留下来的
半秃发财树
我看了看
嗖地一声爬到了围墙上
看看有没有
红杏姑娘来出墙
要是有保安
我掉头就跑



《渴望》

有时候
无端想起小学来
但没想起一个同学的名字;
只是觉得窗外某处
隐隐传来
阵阵喧哗声。
声音来处,仿佛那是个遥远的国度。
那个地方
名字叫过去。
在那里。我们的声音还是那么有朝气
我们有身体,没有身体接触
我们的朗诵依然那么整齐
一切没问题
保证是原音再现:
一只乌鸦口渴了,到处找水喝。







《暮春》

二月二十八日,电脑宽带刚装好
三月六日休息一天
从早晨开始坐在电脑前
一直发呆到三月六日晚
该买菜了,去了超市
买了猪脚一些,萝卜一些
经过超市的时候我还买了一些当归、生地
这两样事物加在炖汤中的时候可令味鲜肉美
还兼小补
这项中药购买是习惯动作和父亲的常年教导所致
我愿与你分享,朋友;
但,是药三分毒
这是事物本身的伤害
谈何聪明伶俐
对此漫说荣辱不惊
我实在是无能为力,对于一些习惯
如暮春仰泳于河中之人,冰肌玉骨
像在锻炼身体,又像是慢性自杀
又像一只活塞活在空荡荡的空气里
没地方去。






《在今日》


再次走进今日娱乐世界
我下意识地耸了一下肩膀
突然想起身上没有穿长的风衣
肩上也没有挎一把长枪
也没地方收保护费了现在
就连一个人一元钱
大家都不愿意受保护
看着两排笑容可掬的小姐们
我不由得一阵伤感
难道这是我在黑道最后的日子






《去年天气旧亭台》

我相信它。有和你一样的情怀,沉默,白色袜子
和干净的爪子。
如果你我孤独,对望几眼,芳草无限制,它还是孤独
酒后,一个灌满液体的鼓起来的暂时性物体,缺钙
像你的孪生兄弟,孤独的传单。
出现在祖国各地。



  


《何必欢》

我不能假装沉重
来感受环卫工人的心酸
不能假装喝醉
去乱摸你的大小腿
不能在泉州车站
假装对偷窃旅客口袋的新疆小孩
视而不见
不能认那些我一时糊涂种下的小孩
让他们当着满大街的人
抱着我小腿认爸爸
我还不能假装义气和一些肝胆相照的人
喝一些若无其事的酒
别跟我玩阴的
我要与你们连干三杯一醉不起
让男人间的兄弟情谊这玩意儿,至少他妈看上去,有点真。





《楠溪江》

我希望自己就是这部影片中的男体育老师
乡村破烂,小学陈旧
上天派来了小白老师来拯救我
那颗孤独而又破败的心
我们高唱红梅花开红又红
岩高谁能爬上来摘
小白老师的音乐课越教越好了
我们的学生正在参加文艺汇演朗诵: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





《一月二十四日翻阅旧信》

我不该提前登山,让野花在山顶独自开败
我不该提前放弃安抚,让林何曾孤独结束
我不该提前宣布,让函授功课荒芜无度
我不该革命成功还提头来见你。我不该让长江断流
让流水改向。 我不该横看成岭侧又成了山峰。





《距离》

天快黑了,不能再想你了
再想也没有用
翻出这一座山
疾风知劲草
我现在只想变成一根很劲的草
守在你经过的路上
这样等着等着我估计
天不会那么快,
黑掉。





《注释》

雨后天气必然潮湿
雨后注定相逢
相逢注定高歌
高歌注定很爽

在这很爽的夏天
你我纵马在(今陕西)咸阳古老的马路上
刚喝了菊花酒
头还有点晕
唱了后庭花
还试着爱了唐朝的姑娘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