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旧游如梦·李贺·在南京 (阅读3365次)



2003年首度周游南京,2006年重游南京,2007-04-14 22:03:08由林何曾发表。



《去莫愁湖》

去莫愁湖
就是去南京的那个莫愁湖
没经历过生死离别的人
到了此地
都伤心掉眼泪
何况我这么个动物
到了这里
只好一头栽了进去




《夜宿旅馆》

汽车站汇集离别聚散
火车进站有咚咚咚的警戒声
这样的夜晚
旅馆背靠火车站
我喝很少的酒
想很多的你
想到我们的分手
我的双目不失眠
但流下眼泪








作者:  本少爷[171527273]  时间:2006-05-26 13:47:42  


《山西路》

有个人朝我走了过来
感觉他应该就是徐小爱克斯吧
上去握手
真的是他



《真的》

2003年
南京长途车站门口
有一对拥抱着的恋人
开始的时候
有一个人
曾经想过他们分散的场景
当我再次握着她的手
我已取代伤感
成为他
那时候我感到她的手
在一点一点变凉
我明白
离别恐怕真的就要开始了






《陶然雨庭》

走进去的时候
天正下着小雨
现在我从玻璃窗上看出去
雨水好像停了
民众很整齐
民众没有先进思想





《欣慰》

请上前一步
感谢保持这里的卫生
离开前我很自然的伸出手指
按下了冲水键
我想,即使没有看见
这两行字
我也会这样做
一念及此,想到自己有高尚的习惯
又转念想到
自己已机械似的
臣服于人世俗成的制度与标准
有些欣慰
有些揪心





《什么为什么》

经过一个桌子时
看见四个人在打牌
有个女的笑的前胸乱抖
有两个小红点
我觉得很好奇
停下来看了几秒钟
又继续向前走




《大长今》

我唱,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
我唱,系上红领巾,走向校门,带上团徽,走向未来
我唱,我在山坡上,种了一棵花,开了花,结了个,大西瓜
我唱,西边的太阳就要落山了,微山湖上静悄悄
我还要唱我从山中来带来兰花草的时候
你说你烦不烦啊你
我听了很伤心
嘴巴歪歪着嘴角稍有上翘的样子
一看就知道在哭





《李贺》

晚风中
一切,在变凉
你听
我这个不识时务的人
又在唱了
什么时光最值得珍爱?
是这可怜的
肉体时光




《君向潇湘我向秦》

在吃饭的时候
我看见一个女的长的很不错
不由得多看了一眼
突然看到她旁边还有三个男人
正恶狠狠瞪着我
我想了一下
转身走开
我猜再不走
可能有酒瓶在我头上开花
而我有可能会
困兽犹斗
这样的我
让我伤心





《五月二十五日晚,对饮》

爱克斯说
真没想到
会有这么一天
本少爷就坐在我对面
并且与我饮酒
我听了很高兴
大声说
真没想到
有一天
爱克斯就坐在我对面
并且与我饮酒
爱克斯
接着提到
多年前
在《星星》上
看过我
旅途愉快那组
非常喜欢
我笑着说
我现在
旅途还是
很愉快
我所知道的爱情
昙花
仍然很一现






《嗷嗷待哺》

我见过的一些
写诗的兄弟中
徐小爱克斯
现在改名叫小蕨
我说我以为你会吹萨克斯呢
一直把你名字
记成徐小萨克斯
对不起
爱克斯说,前面两个字是本名,徐小
爱克斯,是取数学符号X
的中文音
我听了半天才反应过来






《活腻了》

小蕨说
一生中
有些人一定要见
有些人
在面前也不见
我听了
很赞同
我说看过你那个在雪地上打一个滚
那一首
真舒服
人生在世
草木一秋
一个人
有一首
让人记住
有那么一秋
本少爷
够本了





作者:  本少爷[171527273]  时间:2006-10-26 04:47:54  

《辛亥革命》

那人离去
不再看我
知书达礼的遗老
刑部衙门前的石狮子
我也曾做过状元夸街三日的清秋大梦
在三月的共和春风里
迷失自我





《让我为你唱一支歌》

让我从昨天开始
唱:昨天虽已消逝
让我从今天开始
唱:分别却难相逢



《献上头颅》

如果我们离开
没有决斗
内心脆弱
停止呼吸
主体已经幻灭
甜蜜没有根据
清明清风巡城
柳下少妇
二八好年华
无人爱惜
无花无酒无荷锄
无柳下少妇。




《浮萍聚》

我的爱人很多,从岸边一直排到河中
她们头上悬空荷叶
一片或者交错重叠的好几片
哪一片曾是我
的最爱
多年前我曾有美好名字
牡丹花下不死






《南京书》

我最喜欢把写诗的人
带进醉生梦死的气氛里
我最喜欢一杯接一杯
这一杯啤酒一饮而尽,多好
七月二十五日
饮酒者,石头城,林氏何曾,苏省,徐小爱克斯
中途一美女退席
我以为是西出阳关,无故人之惆怅
后来全体撤退
似乱箭,被阻于乱军之中。





《爱君如梦》

山上,月亮高悬,我们互相亲吻,姿势友好
这是爱
这就是爱
这是进还是退
我还没想好
我们的身体拥抱
这也许只是重逢的念头
像一个速度

没入林中




作者:  本少爷[171527273] 时间:2003-07-01 16:05:59
那时我很哀伤。现在我不知道我哀伤不哀伤。还能吃饭,喝酒,唱歌。这就是你们所说的生活吧。




《生之哀伤》

作者: 本少爷[171527273] 2003-06-21 13:43:47    
------关山度若飞


折断的都已哀伤。露珠还带着山中清香的蕨类植物
说出了但我叫不出它们的名字

当时它像一朵云吧,而现在它覆盖在
刚摘下的杨梅身上

流浪的乞丐身体强壮,杂乱的胡须忧郁的光芒。
神州旅行社放飞的音乐从他的身上缓缓经过

长江大桥下一波又一波的潮水汹涌
我弯腰捡起一些光阴的沙
现在报告,车速超过180公里了。

爱像叶子刻在瓷砖上。断章里高楼林立。
枝头有甜蜜的往事。往事里有你。
善良的看守自行车和雨棚的老头老太们

关山不度也若飞。
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你们
请不必举国哀歌




  
《南京汽车站》

南京汔车站已经建好了
南京汽车站早就建好了
招牌下面的夕阳红保健品广告
真叫人出神:

如果一生中你不再来到石头城
你也许想不起那个和你相好的
巡警拉住你看身份证,但你

一定猜到招牌下面的广告
如今已换成民族的骄傲
比如波司登

如果你稍稍留意会发现
波司登同志正盯着你猛看
看得你直往雪中飞

注:波司登、雪中飞,分别是在南京汽车站上方的两个羽绒服的广告牌子,对面是南京商夏。






《扬州的故人是谁》


我眼前不由得出现一个悬崖
炊烟下升起一些青草

青的草绿的草绿油油的草
没有一点欲望

你的故人是谁?
一袭青袍盘旋直下






《列车,列车》

今晚我们多么安闲
盘缠用尽互通有无
把鸽子停在广场
把啤酒停在六月六号

在通州风沙太多
我们失去很多低头的机会
爱过的女人和南京西站失之交臂

今晚我们唱了很多歌
就像没唱过
正如我们知道的那样
今晚共你唱和的人还会再来

逝去的终将失去
君不见?开往上海的列车上
多少人的叹息-----
一去又返




《心有些乱》

我的眼神有些乱
我的明朝有些乱
隔壁的女人生了我
谁把刻舟求剑放在历史里

我决定
我决心
我要告诉你
谁刚写了一首诗

谁出生在唐朝末年
谁消失在广化南路的夜色中




《你是谁》

我在江湖
我在中山南路
要出去出
到外边去
办点事
车费付到淞口

我看见收费站
有许多栏杆
司机在交费,几个盖帽大哥在交谈着,牛逼哄哄
非常抱歉。
栏杆有三种颜色
颜色有两个牌子
我看不清楚你是哪一个




《电影诺丁山》

我拿起一眼芽
我行我素
我掐不灭这烛火;

阴雨天
不宜晒裤子
可以洗手或调查犯罪

我的回想是正确的
经过专家组认证
一致同意它是在99年

因外在压力太大
导致断裂
刀口明显。

如果你愿意
作为当事人
事情过了这么久
如果我没猜错
现在我已洗脱了嫌疑





《去山海关吗》

正在下瓢泼大雨.
而这趟旅行
如果没碰到中意的人
或者可以
钻进去歇息的篱笆

正在下瓢泼大雨.
而那个女人看起来是个优秀人才
不然怎么坐在诗人对面呢
她眉目传情的两尾鱼
看起来像精神领袖;

正在下瓢泼大雨。
兀那妹子
去山海关吗





《那木措》

那人罪不可恕
明明打开一瓶红酒
没有分我一口的意思;

那花开得阴险
明明到了盛夏
还把花枝伸进荒凉

那波来得湍急。

几乎把我打翻在地
如果不是因为我以浪为绳
那海岸线早已殉身




作者: 本少爷[171527273] 2003-06-20 14:28:36

《在镇江送别友人》
秋天到了
叶子也该落了
送别的人也该出现了
那我们还是说些
怜取眼前人的话吧

或者到镇江的渡口
京口瓜州几水间
送你BP机;又或者时间来得及?
再送你一程






《喝酒》

那时也该有些想法吧
是关于什么样的想法呢
我想不起来了

但召集这些灵灵光
她们都不排队就悄悄地从容退潮

但过尽千帆皆不是
没带走一个脑细胞
也并不带走我的低血压



《梦见日本女郎》

那天夜里
我骄傲地醒了过来
发现满山的花姑娘都不见了

由于怀春的缘故
我仿佛看见了鬼子进村
1930年的梦境里
我拼命甩开腿跑啊跑
跑出一些好听的山歌来

后来出现了一个很深的深渊
我迟疑着站住了
希望鬼子们别追我
也别枪毙我
毕竟再怎么说也都2003年代了
通奸行不通了
那就通知吧
快通知我的家人
好歹也是条命啊
咱追求和平共处
行不



《恭喜新禧》

腰有些痛
胁骨有些痛
大排有些痛
黄昏时也有些痛
黄四娘家花还没满蹊

也许可以有些抱负吧?
这些痛集中起来有砖头大小吗
没有,有诗集厚吗
没有

这年头也别追求太多
诗意了,肾好
一切都好
吃不了苦就吃点甜的吧同志们




《回忆是可耻的》

我感觉有人向我走来了!
槐花和她的枝条认出我了

朝我晃动一些童年的光.
我听到了
脚下拖鞋发出的声音
和颜悦色

又好像是木地板的声音
当我竖起耳朵来

它就像兔子一样无所踪
把照片和过去的镜子都跑丢了
但是三楼有人探头探脑
但还是没有人把我的少年买卖一空

那些放纵我给我欢乐的债主的
名字,仿佛从来没有出现
在我的预感里那样

来时毫无征兆
去时也不打声招呼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