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幻想/夜/鸟儿又在窗外叫我了/海水又上涨了/A4/来吧,马不停蹄的忧伤/欢笑/我假设 (阅读3217次)



2007.4.19 我假设

我假设我拥有轮船,它可以在海上飘,
假设它是我安全的家,我就要陪伴它的哭和笑。
当我老时,船长不出白发,我替它长;
我还替它生长皱纹与遗忘,让曾经的时代更加安全。

我假设轮船上拥有烛光与水果,
我就要走进那朵烛火,在里面吃苹果和香蕉。
船上还有帷幔,还有鲜花和船长,
当他们老了,我就替他们行走,替他们看望窗外的风景。

窗外的风景是蓝,蓝蓝的天和蓝蓝的海,
我的怀里有蓝蓝的梦——
蓝,是一种物质,它胜过懦弱与愤怒,在水面上飘。
当蓝也老了,我就替它蓝,我的蓝要胜过忧郁与欲望。

我假设轮船上还有年轻的水手,
假设他们不会老去,那就是我在替他们死亡。
我爱这美丽的衰亡,好比群花为我落,好比
春天就是一艘轮船,它愿为我出海。

(写于2007年4月19日 海盐)



2007.4.18 欢 笑

笑了许久,人行道还是没有立起来,
它们辅佐在我和身边,像两条小虫
寂寞和尴尬。于是人们继续笑,
直至把睡眠中的孩子们吵醒,他们才满意:
此时,法梧在道边一排排坐着,
辅佐在人行道的身边,像无数条小虫,寂寞和尴尬。

月亮也没有升起来。陪伴人们的
是那一张张笑脸。看来,人们都在幸福地生活,根本
不需要疼爱与理解。那些被吵醒的孩子
此时被风一阵阵吹大,吹大——
他们像一些气球,逐渐升上了天空。他们也笑了,笑声
盖过了大人们的笑。像瓮中

一只生病的蚊子的声音。

(写于2007年4月18日 海盐)



2007.4.16 来吧,马不停蹄的忧伤

来吧,马不停蹄的忧伤,伸出你温暖的小手
拉住我,陪我逛街、散步,听音乐和看电影,
用你真实的体温抚慰我的眼睛,让它们看到星星和月亮。

如果我是一棵永久的树,我要你
陪我开花、结果。田野之上,到处是泛滥的爱情,
我要用它们熬汁、煎药,并请它们入到我的屋中:

让它们知道我的灯光有多亮,我的忧伤
就好比太阳、月亮和星星——它们
正马不停蹄地陪我读书、写字,睡眠与欢笑。

(2007年4月16日 海盐)



2007.4.15 A4

在这条来往了多次的道路边,成群的村庄都穿着华服。
没有一座村庄是属于我们的。
汽车还在奔跑;每一座村庄只属于我两秒钟。

两秒钟的距离,和人的哭泣一样,是一种性格。
这是无可改变的,除非
把汽车的轮胎戳破,让天上的云砸下来;或者

捡个时间,让刚刚路过的那位男青年把我娶回去。
这样,我至少可以拥有一座村庄了。
而在A4路上,村庄正在云集——

它们像一堆堆乌鸦,开始挡住车道。它们华美依旧。
夕阳来了,映照了我们的村庄:
它正在讲述A4的过程,以及一段关有于A4的绯闻。

(2007年4月15日 海盐)



2007.4.14 海水又上涨了

亲爱的,海水又上涨了,
海面上的浮标在动荡,而白鹭不见了。
还有那些黑黑的岩石,也不知去了何方。
如果我是海中一条最微小的鱼,
定要攀依于这些——浮标或岩石
都可以止住我的漂泊,我的游荡。

春节过后,海水一直倒映着岸上的花朵,
无论它们开放还是衰落,它一直拥护着它们
——而海水浑浊,它的体温
最多只能支撑一朵鲜花的幻想。所以:

亲爱的,当海水飘向远方,到东海中去,
那条微小的小鱼便又面临危机。
浮标是那么软,岩石那么硬,这都不适合攀附。
所以,亲爱的,我们要作好准备,准备好
抵抗飓风与骇浪,并学会用海水煮饭,洗衣。

要习惯这样的生活,并坚定于这样的生活。
杭州湾的春天不提供沙滩与游戏,所以,
我们要控制海水上涨的速度与高度,不能让它
把所有物体 都无情地淹没。

(写于2007年4月14日 海盐)



2007.4.14 鸟儿又在窗外叫我了

鸟儿又在窗外叫我了,她叽叽的鸣声
叫伤了整个清晨:这个明亮的清晨还有露珠,
那些明亮的叶片上还有我的目光,
夜还没有洗去万物昨日的疲劳,相反,一宿的黑
让一切更加疲惫不堪。

这一切包括天空和云朵。所以,今天的天不蓝了,云朵
也不知躲到哪儿去了。太阳不见了,风
追随从前的玩笑去了。

鸟儿独自享受了整个清晨的唯一一点新鲜空气,
它把清晨的伤用羽毛轻轻地掸落。
露珠掉下来了,我的目光也掉了下来。
那一宿的疲惫没有掉下来,而太阳、天空和云朵
都一一掉下来了……

风停不下来了,它驱逐着那个玩笑,一不小心
钻进了我的屋子:我的屋子透明,洁净,
像一个洗净后的玻璃瓶子,我装在里面,不停地晃啊晃……

(2007年4月14日 海盐)



2007.4.13 夜

(夜那么黑,那么冷——
它那样注视我:那么黑,那么冷——)

路上行走的都是有罪的人,
因为他们的体内都有血;

花朵正在夜间盛开,带着火红的花瓣,
花瓣也像血,所以,花朵也是有罪的。

每一个岔口都有人,或者花朵,但
春光早已不见了。夏天即将来临,
太阳也是红的,所以,夏天也是有罪的。

每一个人都生活在有罪的夏天里,所以
那些睡着的人也有罪了。

夜指出了路灯,以及人和花朵的方向,所以
夜也红了,所以,它也罪了,罪了——

罪,是一种生命。我们无法抗拒:
起源,宿命,结果,夜的盛开和死亡。

(2007年4月13日 海盐)



2007.4.13 幻想

这个午后如此宁静,如一个爱做梦的人
到了癌症的晚期,开始在绝望中安宁:
不再欣赏于将穷尽的春天,蜕变的姿色;
不再捉摸夏天的路比春天长多少,草地的青葱
还能维持多久。记忆也不再醒来。

只是孤独了那幻想,幻想,幻想……

幻想,就是梦中的白蝴蝶,飞来飞去:
当她飞临人们的窗前,人们不住地赞赏、捕捉;
当蝴蝶死于人们的掌心,人们便悄然退去,
不为她举行一个简单的葬礼,更不为她修一座坟墓。

这就是她。白色。不带一丝血。不穿衣服。
人们雀跃于这种赐予,无尽的祈祷
只是为了磨灭这炎热——天,热了起来,热了起来。
我换上白装,也开始雀跃于这样的赐予——
幻想,是一只白蝴蝶,不停地飞,飞啊飞。

(写于2007年4月13日 海盐)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