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07年(1——4月),爱我的人 (阅读3843次)




《阁楼》

这是条狭窄的路
由地心开始,不断向空中趋附
弯曲成人们行走的扶梯
横在这座楼前。桦木质地,光滑,暗红色
我在夜晚来到这里
捧着乱跳的心顺梯而上。我的脚步
趔趄。我的头发在风中
这是哪里来的力量?
将我的身体抛向远方。我的脚步
慌乱不已,我的心
只渴望来到顶端。然而,阁楼上
什么都没有,没有耗子和蟑螂
没有攀附的蜘蛛,没有灰尘
空荡荡,
狭小的一间房。
我不能停下脚步,月光在阳台召唤
除了那里,再无藏身之所
我的母亲和乡人在地上
他们的眼睛装满无奈与怀疑
我该去往哪里?我该去往哪里?
我的头发在风中
我的身体在风中

2007.1.9




《无名小道》

它们朴素
隐匿在铁轨周围
栽满容易养活的树
祖国过于广阔,铁轨像蝗虫般
奔向无数处
没有谁,过问小道的去向
我也只在旅途中发现它、忘记它
除非报纸上再次登出新闻
某市火车站出现卧轨人
他沿着无名小道,走近铁轨
走近他想要去的地方
我时常为这样的新闻叹息
卧轨人并不知到达的是怎样的地方
我曾游历彼地,踟躇于无名小道
那里安静,洁白
走遍每一个角落,找不到任何人
动物们也躲藏起来
我又去纽约、新加坡、伦敦、北京、赫尔辛基
城市广场都竖立着铜镜
我还是一个人,
我的身后有条无名小道。

2007.1.9




《抑郁者》

大雾出现
遮蔽残缺的建筑
如何选择方向

不管是哪里
真实将被包裹
陨石击中裸露的皮肉

没有嘴呼吸
没有一个出气儿的地方
身体挂在树上,像化石

心啊,愉悦的要飞翔
雾水落入眼睛
什么都看不见了

2007.3.26




《无名氏》

易生之物
立在荒路边

不远徙,不劳苦此生
藏匿于内陆深处

春风吹过
只等小兽来寻

2007.3.26




《走向湖心的盲人》

蝎子,
日夜锥着盲人的心。

身子骨瘦若一根松针
眼珠透明,人影重叠
满脸的脏褶子
雨水浸泡

温暖的三月呀
丛林碧绿,湖水瓦蓝
翠鸟停落肩头

行乞的日子
肝肠寸断
似乎可以看见倒影
在慢慢破碎

2007.3.26




《嘘,暴风经过》

夜晚,暴风带来呜咽声
猛兽踏过细碎的骨头。
海水也涌来
捎带着兴致勃勃的鲨鱼
牙缝里塞满尸体

你躺下去
躺在所有衰落的肉身上
搭乘暴风穿梭于光影中
挖空的心房,闪闪发亮
你像贞德那样穿上盔甲
等待最后的火焰

2007.3.26




《失踪者》

湍流岸边
乱石成山
低矮的树木
盖住你
裸的身体
是那么结实
童年的境遇
徘徊额头
双脚掉进水里
清凉又安静
茫茫的云彩
乌黑的山

2007.3.26




《梦魇》

清冷的日子,我想起那条小路通往池塘深处。
天空剥去皮肤,时光停滞芦苇中,哀伤走入秘境。
画面:老妇身染病痛,鱼骨缠身。
没有谁来,来者必然狰狞,无限胆怯里藏有利刃。

我时常潜入此景,试图找到通往那一日的途径。
那一日,罪恶在槐树下生长,小姑娘的世界鸦雀无声。

2007.3.28




《陌生小镇》

它很远。
我坐大巴,从S城出发
经过许多美好的
或让人沮丧的地方
某日,我到达一个草木茂盛之地
被拦路的野兽差点儿撕碎
没有什么比活着更好了
回家的心越来越重
然而,惊慌掉进泥沼后
我看到:
近有白云朵朵,远有山川无穷
下陷。浮起。
我仿佛泛舟湖面
左右摇摆
幻象在山崖上出现
小镇有美景
花开,狗吠,人烟袅袅
哑巴说动听的话
我也在其中沾沾自喜
大风吹我上路
大风吹动不变的风景
离开地图指引的方向
我渴望从另一条路进入小镇
那里:
白云朵朵,山川无穷。

2007.3.29




《爱我的人》

当我老了,谁来爱我
老骨头发出断裂声
皮肉耷拉(地心是最好的朋友)。
我的身体健康,牙齿坚固
可是谁,能来爱这张满是斑点的面容
黑的,褐的。我的所有
悲苦,欢乐,深埋其中。
乳房早已被赶出视线
每日的便秘,提醒小腹高高隆起。
当我老了
并不在乎这些。年轻时,我已看穿
容貌和身材的虚伪。
我现在八十岁了
比起从前,脾气坏了许多
“她又烧了一堆书”(邻居们
半夜在墙角议论,心惊肉跳)。
我喜欢在清晨点火盆
让烟草在炭里燃烧
偶尔用干瘪的嘴吸上几口
这个时候,我会想,终于自由了。
当我老了,谁来爱我
有人再也想不起我的样子
有人想起我
必然若有所失
他们会在我的棺材上放鲜花
用双手拂去灰尘
我的脑袋边将有一本小书
写着他们的名字
我的父亲,兄弟,朋友。

2007.3.30



《我要去见你》

就是现在
我起程去见你
刚卷的头发
有烧焦的气味
夏奈儿19
掩藏不了
四月的“残忍”
我穿着土黄色裙子
“憔悴又瘦弱”
每年这个时候
大雨下个没完
第一次见你
是好久以前
我的头发
卷了又卷
梧桐在黑夜里
小狗沉睡脚边
你的白衬衣
像零点的雾
今天
我还要去见你
走过你面前所有的路
“你的背影不像你”
我知道
你日记里如何书写

2007.4.4




《夜,猫咪流浪在盘山公路》

好瘦,雨水淋湿皮毛
骨头凸现。猫咪,你从哪里来?
天这么黑了,我在车中,你在山边。

盘山公路通向我的家,莲塘
是个好地方,山的腹地,挨着湖水
我租住某幢楼的九层,朝北。天气好时
可以看到远处的山,山林随云彩摆动
闭上眼,松涛声阵阵。猫咪,我时常看到
一只红褐相间的老虎(对山下做出俯冲的姿势)
身型巨大,咆哮不停(太孤单了,牙齿越来越少)
所有人藏起来,影子挂在空中。

我的故乡是H城,地处内陆,路边种满香樟
你如果坐火车,从深圳北上,沿途经过
惠州、河源、龙川,入江西境,南昌过去是九江。
请再看看风景,到H城还需要路过太湖和安庆
请使劲的呼吸,此时已有H城的气息,我从那里
飞过长江、珠江,坐上一小时二十分的火车来到这里。

猫咪,你从哪里来?小小身子,轻盈
前面的路很长,回去也是不可能了。

2004.4.5




《新生》

我的床单雪白
睡衣雪白
许多天没有阳光
从窗外照过来
老外婆的手
握住我的脚
她的头发雪白
皮肤雪白
像被经年的大雪
覆盖
我出生那一天
她守在床前
拍我的背
掐我的痛处
喉咙里有血缓缓流出
老外婆陷进阴影里
“每一次来到这世上
都有一个人死去”

2006.4.20



《我走遍所有的山来找你》

那天,我还是没有看到你
天气刚热
湖边的小路清苦
守山人烧掉林荫道
我从一条生路进山
蚂蚁,虫,蛇
忙忙碌碌,我的脚下落叶遍地
秋天隐居于此
秋风扫着我的面颊
你的影子
与我谈话、嬉笑
上山的路因之轻松
有奇妙景象:
知了交合,变色龙穿上新衣
我在山顶眺望远处
茫茫人海,你在我的身后

2006.4.20



《海边》

在海边,我无所事事
沿着沙滩散步
由东向西
尽头是排废弃的别墅,屋顶
红色,贝壳垒成围墙
园子里的树早死了
烂掉的根爬出沙土
我从很远处
看到这些。雾气
从大海中升起,景物围上
奶白色的口罩
视线渐渐模糊,太阳
从西边掉下去了

2007.4.23



《一个保守派的生活》

他走路与别人不一样
踩在棉花团上,像企鹅
伸着脖子觅食。这里没有海
清澈的蓝色只在想象中出现
连空气都被煮熟,鲨鱼
戴着保险套上下窜动
他的眼睛睁开又闭上
看到一片沙漠,接着
又看到另一片沙漠
他向山上走去,每天这个时候
不断重复。“山不是山
山要退化为凹地”,他抓住羚羊角
仇恨浮到夕阳中,温顺的动物
流出眼泪,他裹紧白围裙跳开
前面的路那么平坦,蚂蚁搬家,野猪远行
桉树也自杀了。空荡荡的荒山
独自享用,看不见海没有关系
他从来也不需要海

2006.4.24



《面壁》

我安稳的坐在仓库,任由身体发胖
穿长袍,双手放入深兜里。我的眼
抹了泥巴,轮廓模糊。窗外人离去
结束偷窥的无趣,他见我吞吃阴影
白天,黑夜,像一个被阉割的和尚
不停的打嗝,吸冷气,念梵文经书
嘴巴张合,苍蝇进出,皆来去自由
我的心中有块碎玻璃,干净,脆弱
耗子偷去又送回。阿弥佗佛,蓝天
白云,窗外的风动了。我是个罪人

2007.4.2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