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读诗札记:诗人海啸的三部曲(阿翔) (阅读3160次)



                                         ■ 阿翔

    在初春的京城,诗人海啸赠送之一部他的诗集《海啸三部曲》,这部诗集是由第一部《祈祷词》、第二部《击壤歌》、第三部《追魂记》构成,每一部则集成若干章若干首短诗,在我看来,这是一种长诗形式,有着淋漓至极、一气呵成的“气场”氛围。

    我读海啸的诗一向相当缓慢,好诗不是一次性快速阅读的,好诗有时需要慢慢体会,甚至反复品读。我只是简单地说说阅读后的感受。

    在我阅读中,长诗是海啸的一部心灵史,甚至可以说是一个人的命运,他的童年,他的成长的乡村在他笔下是那样慷慨和沉痛,那简洁的秩序之下,隐藏着那么深厚的朴素的道理;那此生长着的事物,不断闪烁而出,或自呈在阳光下,或被阳光从冥暗中解救出来。这些事物和道理如此亲密地融合在一起,不断地出现在海啸的冥想与梦幻之中,并与他喁喁交谈,仿佛童年所经历的那样。这种交谈促发了她言说的欲望,也使事物和道理本身获得了永久性的生命:在记忆中,它们顽强地存活着,并作为海啸自身生命来历的一种证明。

    一柄铜剑没入水中,面无血色沧浪之水,粘稠之水,缄咸之水,从闭封的溶乳之峰
    向此处游移,并随即滑落,越来越低
    越来越澄净着漫渺的虚无,我置身拥挤的阴影下面
    看见一条河上飘荡着两只貌似葵花的旧鞋子
    流浪一千五百年的旧鞋子,留下两截使命的
    肋骨。

                   ——《祈祷词•旧鞋子》

    可以看出,诗人海啸的内心视界逐渐宽广起来,作为一个自觉沉稳的诗歌写作者,他的三部曲具有一种明净而钢硬的力量,具有一种宽厚的赤子情怀。特别是《击壤歌》,我不止一次对他说我很喜欢这部长诗,这种写作,看似是对当下生活的“失语”,实际上是对当下生活的有力发言。从另个层面讲,作为一个诗歌写作者,他与那些试图以牺牲本民族文学与文化传统为代价,从而迎合所谓国际接轨的诗人不同,海啸把自己的写作,坚定地锲入中国的现实背景之中,并且使自己的诗歌话语,始终保持汉语所特有的品性。

    平地上搭建的楼宇,可以在城市中央
    也可以远离人群的视线之外
    张开的网,遗漏些许月光
    却让置顶的几位壮汉,从衣袖间
    抹去。叮叮当当的敲打声中
    你能否辨认出湖南、四川,抑或来自
    山西的口音?当双脚接近泥土
    他们要谨慎地,保持太多人
    惯用的伎俩。城市就是这样
    被敲击、吞噬,不断萎垂与勃起

              ——《击壤歌•荒原》

    城市生活那斑驳繁杂、拥挤堆砌的表象,犹如喋喋不休、自以为是的言语错乱,激烈、含混、暧昧,并显得支离破碎,它缺少整一的文化内涵,甚至可以说是东西方文化与现代商业文化的杂合体。城市的包容性是强大的,这也是它刻意媚俗与趋炎附势的一种表现。在城市中,生活变得琐碎和残酷起来,它犹如搅动不止的锋刃,以生存的诱惑或威逼切割着人的心灵。那高高的建筑,制造着一片片阴影;那雍塞的街道,流淌着秩序之下的车祸;那灰暗的天空,被屋顶和电缆、频道占据。空间是如此狭小,生存是如此艰难。对诗人海啸来说,以呼唤人性的复归和对城市生活的社会、文化批判为宗旨,建构着海啸自己独特的诗歌文本形态,表现出的则是深厚的知识涵养、彻悟的人生态度和潇洒俊逸的文风,比如有这么一首《乡村日记》我特别喜欢:

    第一天
    空白

    第二天
    空白

    第三天
    空白

    第四天
    空白

    第五天
    空白

    第六天
    空白

    第七天
    我从炊烟的舌头上醒来

这首诗体现了某种强烈的欲望,一种潜藏的却是坚定不移的诉求。这首诗穿插在整部《击壤歌》长诗里,我想它的确给整部长诗的韵味、节奏、气氛与意义带来效果,表现出来的同样是那深远而宁静的景观。

    直到一个名字的出现
    闪念之间,缩短彼此定时的疼痛
    这是入冬以来第一场雪,在广场
    无需麦克风的黑夜
    有人沙哑,有人沉默
    只是翘楚的屋顶上面
    蒙面的月光若无其事
    漠不关心的表情,带着
    倾斜的词令,被无端吞噬

    好像我还醒着
    偶尔的光
    在异乡,时亮时停

           ——《追魂记•第一章:白天鹅》

    海啸的诗歌话语有着独特的质地和音色。这与他对乡村生活经验怀有一份特别的亲情有关,也与他对城市生活的某种拒斥态度有关。对城市生活的现代表象,海啸始终抱有一种谨慎的犹豫和怀疑,城市这个超级容器,它所容纳和承载的究竟是一种什么样品格的东西,城市对人来讲,究竟只是寄居之处,还是精神与灵魂安详的栖地。而那些乡村事物,它们的类属和存在的意义是那么确切、具体。它们的生长与土地、阳光、雨水、气温及人类保持着那么美妙的联系。从他的三部曲看出这是诗人海啸对自身生命来历的刻骨铭记,大地在他的内心中早已化作了本土化物象、甚至是一个适意的精神家园。结果,幻象与表象的集会,构成了海啸诗歌的韵味与魅力。

                                      2007年3月28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