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07年詩選 (阅读3165次)




◎雪

電視機在客廳製造空曠之野
我躲在臥室,在線上

山居的日子
風越來越大
山下的燈火在漂移

今夜我突然想起你
雪落的聲音蓋過海嘯
拒絕噴射機的降落
雪,玩弄了一個又一個機場
雪,又玩弄我

冬天的陽光上了一層淡淡的愁
「像電影一樣」,你說。

2007年2月




◎無題

夜深,我在線上等日出
而月亮太圓太大
刺了眼。
我看到蝸牛在星空下跑步
說好的
今年送我七個颱風
我還妳
三枚金針。

2007.7.29凌晨





◎暴雨城

伏在南方的芭蕉葉上
傾聽雨聲
時空愈加錯亂。
一些些的不安,一些些的不安
是暴雨傾城前的壓抑
還是龍泉在鞘內等待撕殺的興奮
千軍又萬馬。

十八年後的暴雨城
雷暴,蟄伏在天體表層
撕破黑夜。
青澀少年依舊走在江南的梅雨裡
空氣濕漉漉的
世界在微動──
暴漲的河水衝破堤岸
水稻田在呼喊
荔枝林在呼喊
家鄉在背後,隱約在雲層之上
已成聖地。

2007.6





◎入秋

清早起來,很多
神奇的事情發生了──
山風徐緩
在客廳裡穿梭往返
泳池裡,一棵青菜在暢遊
繼而隔空傳來
青菜骨折的聲音
那麼清脆。

2007.9.28





茶花三首

◎茶

茶在我感冒的時候
悄悄的來,在向晚
的微光中
跋山涉水來到南方

茶睡在我旁邊
光著身子

她哭,她笑,她撒嬌
她白玉般的袖子
在空中舞蹈

茶在先祖煉丹的道觀
茶在初陽台上眺望
等我迎娶
而我一直在等
開往火星的花車──

點亮山下的燈火
城門河就成了銀河。
茶在雷鋒塔的光影裡浮沉、閃耀
茶在視頻裡說笑

茶在光線造訪地球前
一瓣一瓣
脫自己的衣裳
茶也有豐滿的乳房

2007.12.16



◎茶語

低低的燒。
茶在半夜把我喚醒
要我陪她一起凋謝

最後茶和我各捧一杯咖啡
在落地玻璃後
看繁華落儘。

已是凌晨四點
打更人從此消失在黑夜
“小心火祝”的吆喝聲
也不會像潮水般自遠方湧來

茶裹著白絲綢的睡衣
大腿若隠若現

有人在唱十八相送,情意纏綿
有人在唱大江東去,慷慨激昂
半夜已過,都有誰呢
仍掛在線上

風不再低語
茶的身子在天亮前一瓣瓣
脫落
我頻頻舉起的相機
能否拍下她的香和色

2007.12.18凌晨



◎茶水

“越來越冷了”,茶說
她的身體開始發出寒光

茶讓自己散落開來
感冒那時
我癱在床上,她
癱在地上
遙遙相望

茶決定拾起自己的身體
曬乾了
要我泡一壺茶
把她的身子喝下去

……
等我病好來到陽台時
茶已在收拾行囊
不過,不是替她自己
而是替我

我看到的茶
其實只是她的影子
茶已回去。

寒流剛過
茶在暖暖的陽光裡
依著竹篱笆
等著
投入我懷裡

2007.12.23凌晨


後記:去年八月搬來沙田山居時,陽台上有前人留下的兩株茶花,缺少雨水滋潤,幾近枯萎。母親心慈,常來給她施肥澆水,年半之後,其中一株開出幾十朵白花,如雪滿春枝。





◎在杭州

誰用詩詞鎖住了湖水
誰用言詞鎖住了你
     ──題記

水還是那慾水
人還是那過客

錢王祠外,荷花池內
風吹殘荷的垂葉像敲打漢代編鐘

鐘聲在湖面飛,向
小島發送短信

手牽手的人兒,踏水而歌──
大約在冬季,大約在冬季

雷鋒塔下
白娘子在線上

形單影隻的人
從此不敢雪天過斷橋

2007.12.2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3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