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花房/消失/一百个春天 (阅读3345次)



2007.2.24 一百个春天

我要种下一百个春天,用来抵挡炎热与寒冷,
我要用这些春天来证明她脆弱的性格——
百花盛开时,喜鹊在枝头哭泣:

人们——
哭泣是我的性格,但不要让我嚎啕大哭;
我可以离开,但别让我颤抖,别让我悲痛;
不要让我听到遗忘的声音;不要让我看到撒谎的颜色;
不要让我放弃幻想;不要让我迷失自己的名字。

你们可以诅咒我,但不要让我闻到那味道——
那焦糊的味道,那窒息的气味,那含混不清的感觉。
人们,别让我那么无情,别让我使用爪,

别让我践踏自己,并听到尖利的喜讯。
百花正在盛开,让我去看看海,看看海水的高度,
让我听见白鹭在滩涂上呢喃,并看到她们的纯洁——

(写于2007年2月24日 海盐)




2007.2.23 消失

这是我捕捉而来的一个沉默,我在火神的故事中消失。
这个二月,我梦想天堂,梦想荷兰和日本。
我因为我的具体消失,无影无踪。

春天还在追随天堂的脚步,我在一个沉默中消失。
春天以北,是一大片苍茫的菜田与麦地,
我在我的拥抱中消失,像一杯水,没有断流的机会。

山川和溪流告诉我,阳光明媚的二月,
我已来到地球的西方,
在西班牙,我未遇到圣地亚哥,却见到了美丽的墨大拉——
她正在油灯前,手抚骼骼,一遍遍地
沉思我的消失。

(写于2007年2月23日 海盐)




2007.2.23 花房

不要记住这个春天,花朵颓废的二月,
天空还一片苍白。
不要记住这个春天的声响,
它不寂静。

它在花朵的睡眠与舞蹈里彻底将蕾切尔·卡逊忘掉。
当人们还在梦中喘息,
风却呜啦呜啦地,已经穿上开衩的旗袍——
这多像皇帝的新装——

花房内外,没有一丝哭声。人们看到
路边那位卖弄风姿的姑娘也穿着旗袍,
她把鲜花供奉了起来——花儿蔫了,带着春天的憔悴;
花儿从花房里出生,从此
就要在路边糜烂,然后慢慢消失。

没有一个人能记住那个姑娘的脸,它毫无特点,白得
没有一粒雀斑。

(写于2007年2月23日 海盐)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