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01诗选:自毁肖像 (阅读3806次)



适当地停留
走过,爱过,流过泪,摔倒过
  没有人能把日子走直
  没有人能把太阳当钻戒戴在手上
  预支明天的谜底
  对昨天和明天来说我们都只是
  讲外地口音的异乡人
  所以我们选择在今天劳作的途中适当地停留
  
  这世界是一个陌生的客厅
  我们带着亡灵和书籍却找不到座位
  我们举着自己的肖像不停地寻找自己
  我们咬着自己的骨头忍受自己脚步中的疼痛
  行走的人体其实就是走在路上的邮包
  你可以猜测可以厌倦却不能逃避不能
  猜测邮包接收者的表情
  你走过的道路被精心地捆扎
  像一捆捆干柴,在寂寞袭来的时候点燃
  你为什么不在适当的时候作适当的停留
  体味一下在往事中飞翔的滋味
  
  道路不是瓷器,不能失手打碎
  但道路一样脆弱无比
  一只梦中的蝴蝶可以驮来一座花园
  你撕碎的日记却不能承受一道辙迹
  飞鸟不是拉链,不能让你收藏
  飞翔的痕迹
  而天空却遍布星星的暗礁和伤口
  让你在每一口月光里摈弃心灵之舞
  
  因此你要学会在适当的地方作适当的停留
  在每一阵吹来的风中清醒地忍受
  
   2001.1.11


















幻象之秋

怎么可能把你彻底忘记?
  秋天的道路在白露中不停地喊你的脚步
  而西风吹疼了你的背影
  我像时光一样空茫地站在你我分手的地方
  在你回头的时候挺了挺腰
  树叶在我闭上眼睛的顷刻全部离开天空
  对我来说,你的背影是我
  用目光掘出的井,你在岁月中走得越深
  我就越难以从往事中爬上来
  
  对你来说,究竟什么才是值得珍惜的?
  你的白色衬衣的领子上还残留着我昨夜的请求
  而今天的风景就在你的明信片里走远
  只剩下天空,像一只磨损的旧手套
  空空荡荡的旧手套,掏不出一丝温暖
  爱情原本就是一支蜡,易于熔化
  更易于在寒冷中被抵消、析离
  我按住心的琴键又有什么用
  你淡淡的声音早已是一座空空的房子
  不会发出一丝共鸣
  当第一枚黄叶跌落我怀中,这秋天的
  病肺,让我失去了呼吸
  整个大地如一把空了的椅子,因为曾经有人坐过
  而加倍显得凄凉
  
  也许我应该学那只单飞鸟
  把阴影远远地抛在地上
  而在深深的寂寞中,体味
  致命的飞翔
   2001.1.11




















高楼上劳作的电焊工

这个时候我不想写诗
  我的心灵只够感受那种深深的震撼
  二十八层大厦的楼顶
  上周下的雪今天还没有完全融化
  在黄昏里闪耀微弱的光
  远远看去像即将消失的唇边的漩涡
  吞下我就要喊出的惊叫
  对那个比二十八层大厦还要高出一层的
  电焊工,地面上交织如蛛网的汽车喇叭声
  太无力了,电焊机握在他结实的
  布满伤痕的手上,这不是靠猜测和陷害
  生活的一类,只懂得用火焰熔化
  笨拙的火,不会玩花样的火
  建造了城市却被城市踩在目光下的火
  只有此时,你才凌驾于城市之上
  凌驾于危险之上,你的工作服上的斑斑点点
  留下危险燃烧过的痕迹
  而你的心在那么高的地方跳
  一定会让你远在家乡的妻子听见的吧
  冰冷的早上她从地窖里取出窖藏的红薯
  好象捧着你滚烫的心
  北风吹过时,黄昏降临
  黄昏是烧好的红薯,砸在二十八层高楼上
  有一点疼
  
  城市之上的空气中
  只有你手中的电焊机和星星一起发光
  让我感到一丝亲切和温暖
  
   2001.1.12






















蜘蛛人
太阳缓慢地淋在我所在的这座
  写字楼上,阳光在悄无声息地咬
  我头顶的钢筋水泥。它应当知道
  这是徒劳的,城市的大厦比世纪婴儿
  诞生得更匆匆忙忙
  
  如果你感觉坐得辛苦,可以临窗远眺
  不过我说的远只有50米,如果你想把目光放的更远
  你的眼睛就会被对面高楼撞回的目光
  撞得生疼
  高楼和高楼之间,50米深渊般的空气中也有风景
  那就是蜘蛛人
  
  蜘蛛人可能不知道自己就叫蜘蛛人
  但他们的确就像蜘蛛那样活着
  几十层的高楼,粗大的绳子结成简单的网
  他们在绳子上荡来荡去
  擦洗玻璃,清理楼面
  这是危险诞生的职业
  将生存在城市上空的深渊里荡来荡去
  这不叫蜘蛛人叫什么呢?
  
  蜘蛛人把玻璃擦得很干净,却把自己擦得很脏
  他们要学会一些基本的技能
  比如忘记高楼的层数,比如忘记玻璃的透明性
  这是蜘蛛人生存的基本道德和技能
  我曾刻意捕捉,却不曾和蜘蛛人对视过
  只是透过玻璃,我看到他们四肢发达
  并且蔓延,有吸盘紧紧吸在生活的表面
  这不是蜘蛛人又是什么呢
  
  在刀子一样的城市风景中
  他们不做蜘蛛人做什么呢?
  
   2001.1.15

















河中之水歌

河以水为脚。水无处不在
因此在静心中你可以听到体内
河流澎湃,仿佛你可以铺开来成为
八荒。水以云为脚
过多的奔走使天空阴晴不定
水化为云,云涌九天
离人类的感受越来越远
孔子曰:逝者如斯夫

河抱不住水,抽刀断水水更流
水亦曳不住云,闲云与野鹤结伴
人类如暮秋两手空空
人类一只脚踏在水中,一只脚踩在岸上
当人类的肺被红尘熏黑的时候,就用腮呼吸
那时他们离逝水已经不远

人类从童年就与水相依为命
注定了这一生要成为让水流过的
一个河段,水不懂得停留
水也不懂得不朽
河水从自己流到自己
究竟得到什么了呢?
人类从无到无,究竟想要什么
        2001.1.17
1998,我住在大屯西路
1998,我住在亚运村北
大屯西路。那一年我25岁
我租住的身体和我租住的房价一样,正在蓬勃向上
如一颗走向成熟的果实渴望被人预订为
一场盛宴,那一年
是这些住在我周围的人做了我成长
食客和见证:流浪诗人、文字掮客、酗酒者、白日梦患者、
收废品的、妓女、公司小职员、菜贩子......
青春象出租院落中公用的自来水
被用于挥霍和自我安慰

1998年,国家还没有提出2008年申奥
亚洲经济危机,门口卖冰棍的
老太太在为销售产值增加8%的目标高声吆喝
下岗不叫失业,面包车退出三环
使大屯西路的盒饭生意火暴
1998年,大屯西路更像一个垃圾场
跟我的爱情一样是兼容型的

1998年我在大屯西路
用自己的顽强编造着生存的理由
并且学会在夜晚的时候
不再仰望星空

   
春天十四行

春天了,所有的狗都要换一身新毛
随时准备外出,随时准备接受
拐角处异性狗用目光掷来的幸福的棍子
所以你也要换一身新衣服
因为是春天了,要把冬天的颓废和烈酒抖掉
因为天空会矮下来,桃花中充满情欲
站在马路牙子上你手持移动电话,只喂了一声
你的尾巴就露出来了。你觉得大街上
所有的少女都在拿棍子揍你,啊!她们是幸福本身

写到这里,春天已经耗费了我整整九行诗
马匹和浪子走远,道路绽开
春天是一种速度,多少身体在来不及的惊叫里被淹没

最后的两行我应该留给自己
即使我再活一百次,我也决不选择成为你
                  2001. 4.13作
                    5.12改




城市上空的盲者
电车。又是电车。刺耳的刹车
如某种欲望翘起。手机铃响
至少有18只手伸进腰带或裤兜
这已经平民化了的小东西,依然颐指气使
巨幅灯箱广告上美女的微笑像灰尘一样躲不开
你天天看见我,却不认识我
我就是那个每天和你同乘一辆公交车上班的公司白领

(你看见我,却不知我为何要从那黄昏的天桥上走过)
我在琴声边上停下,装作看风景
看那个被琴声抓住的年轻的盲者
怀抱四弦琴,指尖晃动
仿佛整个人已经被乐音提到空中
他仰着脸,天空因此多了一份湛蓝
他微微翕动的嘴唇只让这世界更安静
他脚前的铁钵里散碎的硬币
已经可以把这个城市买下来了

(他看不见我,却告诉我如何捕捉心灵空隙里流动的风)
不,他好象并不准备带走这个城市
他的琴弦上只收容音乐、道路和阳光
像行走本身一样他只随身携带他自己
2001.6.5



想起了春天的村庄

十个瞎子手提灯笼走在平原上
十个铁匠怀抱铁与火的舞蹈
十个少女打开裙裾寻找天空
我扛着多病的爱情走向责任田
脊背干渴,十指荒芜
村庄河流上空多少水去向不明

去年的粮仓淹没嘴唇
我是农民,热爱自己的女人和胃
早上醒来在炕上点起旱烟的是我的父亲
缝衣针扎疼日子的是我的母亲
我爬上庭院里的白杨树四处张望
十个兄弟怀抱炊烟流落他乡

道路弯曲如犁,刺槐发芽最迟
柔软的天空既高且空
村庄的屋顶不懂得说疼
      6.16





四行诗十首
火脊背

道路悠远,日子漫长
疲惫的马蹄声举不起那短松岗
把骨头和月光一齐打碎咽下肚去
秋风苍凉,而旅者的火脊背使光阴受伤

露水

露水慢慢咬进大地的肩膀。
月光泼下,惊雀飞起
世间总有一些细致的事物
叫人疼。我只要轻咳一下就会失声

野花

在春的边缘,她是一道悬崖
守护着危险的美。怀抱天涯
怀抱长长道路我纵身跳下
无边的美让我忘记了惊叫


光阴的故事

在黑暗中我们打开话匣子,取出你
往事使你像一口黑漆棺材那样发光
以前我们习惯于坐在月亮上打量对方
而现在我们挖掘彼此的脸,日子像墓地一样温暖


网站CEO的脸

2000年4月,美国纳指全线下跌之后
网站CEO的脸开始像ICQ图象,阴晴不定
购并眼球,配送爱情,将网虫们打折出售……
这张脸,过多的虚火使它成为一张失效的电子地图


红荠菜,绿荠菜

骑马来的是红荠菜,坐轿来的是绿荠菜
借春风十万匹,编写村庄的爱情史
能歌的是红妹妹,善舞的是绿妹妹
用一百年忘记草根下的名字,高粱酒中的脸慢慢模糊

正午,阳光下豆荚轻声炸响……

……这时,父亲沉默的黝黑皮肤
比手上的烟斗更接近太阳。
豆荚炸裂,大豆圆满,我的这些同父异母兄弟
正是阳光甜蜜而沉重的语言……


秋天,穿过玉米地

比绿更绿,就是秋天了
比疼更疼,就是成熟了
我低下头走路,玉米棒子撞硬我的腰
天上有几片云在飘,我看不见

小镇

70年前一个马队经过,留下一阵烟尘
留下这个小镇,留下一段缰绳和一个没有尾巴的故事
留下不懂得腐烂的天空,给目光咀嚼
留下一阵风,吹疼野史的骨头

偶思

一径白发
悄然跌落书页
这小型深渊,让我听见
岁月隐隐的雷声
      3.13






五行诗五首


走进一颗果实里,我们说
渴。阳光是折断的篱笆
翅膀高挂在风中
老果农将一声叹息摁灭在烟锅中
道路中断



推开门
我没有发现
我坐在里面

待回身
门已朽

短章

我觉日子是一队古老的编钟
从商时风夏时雨一路走来
而在数不清的日子里
我只不过是一个被挤压得变形的音符
发出一声谁也听不清的呼喊
           2001.1.11傍晚

感恩

一个果实
跪在地上

等待秋风
把自己
吹成泥土

篱笆

绿蜻蜓簪在枯黄的竹篱笆上
道路在发黄的照片中就要化为灰烬
黄昏就要来临,散步的白公鸡是光阴的前身
我似乎慢慢想起了我童年放飞的风筝
它还在天上飘……










六行诗五首
看见
  
  看见雪
看见雪下的小路露出浅浅的脊背
  看见那脊背上有人用脚步留下时光的伤痕
  
  那哑脊背,那哑脚痕
  却教会你说一句话:
  爱是一种冒险
           2001.1.9

现代《红楼梦》

远郊。河渠的转弯处
垂钓者须发皤然
天蓝如水
点数篓中所获

昨晚在酒吧中被美金强暴的
红衣女子赫然其中

如梦令

相思另人老。这苔痕
已使秋风行走艰难
一个人,乌黑的背影
在大道上埋下万丈月光
他一转身,树叶纷纷落
天就空了

寂静

寂静像灰尘弥漫
使体内的夜失去重量

我抓起一片月光抛向河面
周围突然塞满了惊叫

我回头看看
除了影子,什么都没有

酒杯

使我深陷其中的酒杯
是你走了,踩痛我肋骨的
那朵小花。在你身后悄然开放的
时光的脚印

我捧起酒杯,垂下头颅
漫漫风尘吞掉我的背影
    4.1

七行诗二首
热爱生活

五岁的小女孩
扮成花朵状
她抱住的那枯树
比他大一百岁

小女孩说:
爸,快拍照
春天来啦
        2001.6.7


合唱

春天是合唱的季节。
我聚拢全世界花朵的嘴唇
聚拢这甜蜜蜜的小旋涡
这在全世界少女的脸上
活蹦乱跳的小火苗
是你们生下了春天,是你们
用歌声喊醒了我手上的诗篇
        2001.6.15

八行诗三首
鸟鸣

深山深处
鸟鸣是一扇小小的柴扉
轻轻一推
繁花纷纷落
空出小径
悠然

灶底升起的火
烧着我几辈子的旧骨头
        2001.7.23


一个耳光

一只蚊子
叮在脸上
一个耳光
没有打中
嘿嘿,生活
当我试图打你耳光的时候
我总是莫名其妙
被自己打中

最后的小夜曲

两点钟雨来了
三点钟你来了
四点钟秋风来了
五点钟白天来了

两点钟叫醒我的胃病
三点钟叫醒我的诗篇
四点钟叫醒我的寒冷
五点钟,五点钟除了白天什么都没有

        2001.9.5











九行诗
小河沟

小河沟里装着我湿淋淋的童年。
还记得深陷那个下午的小乌云
和在小水流里走失的小脚花
还有什么可以拣起的呢?
一阵西风吹过,吹矮芦苇的额头
吹小滚滚红尘的声音
哦,我愿意,我愿意,我的小河沟
在我的心灵史上默写你一辈子
我的童年的功课……

一件待推敲的诗事

灌一壶老月光
写几行潦草字
这都是多年以前的旧事情

拔出黄土路这把染烟尘的剑
削矮月光,露出你衣袖里的手指头
削断襟袍,用指头蘸着马蹄声写字
踢踢,踏踏
一首诗刚要站起来
一盘棋就被风推乱
2001年大暑
外企白领的脸

西餐厅里被揉皱的桌面
英文字母下圆滑的凳子


如果我多看一眼
我做梦就会被滑倒
如果我的目光是印刷机
将那些脸印刷一百遍
也许我会强迫自己记住

美金使他们面色晦暗
骨缝里汉语制造着狭小的阴天











十行诗
千年情人节
我依然拾不起你浣纱归来的脚步声
在梦里,那是我千年前错过的一片月光
藏在莲叶中的清风,用整个黄昏
抚摸莲藕洁白的情思
竹径细碎,足音缜密
哪一片云来能猜出你微颦的眉结?
哪一声轻唤能让我洞穿时光来到你面前?

今夜啊,我要拾起那片锈蚀已久的月光
裁成木兰舟
溯你的目光而上,回到有你的那个晚上
          2001.2.12晚













十二行诗
南菜园

黄昏就要来了,让我告诉你
一阵风似的南菜园,一眨眼间就被绿吃光了
篱笆很矮,夜色很高
黄瓜花紧紧抱住甜蜜不放,人儿啊
记住那偷吃黄瓜的好地方!

星光偷听了我的脚踝
露珠碰着了你的心跳
人儿啊,莫打翻了蛐蛐的音乐陶罐
在热烈的沉默中你数着我的手指
你要它握住我们这一亩二分的南菜园

人儿啊,我只悄悄想了一下我们的未来
整个南菜园就醉了!

2001.1.17


偏头疼

踩着梯子就能够到秋风
想起你我犯起头疼病

大水冲了龙王庙
哎呀呀,我自己就是个偏头疼
念你的名字当咒语
看你的影子当汤药
啊吆,多么苦                            
我要钻进你的脑袋变成一个头疼病
叫你不想也不行

挖一眼泉水就能捉到月光
唱一曲山歌引不来妹妹听
哎吆,我的偏头疼


带一本《史记》坐火车

出北京
过天津
走沧州
越黄河
经泰山
穿济南
绕曲阜
进沂蒙

娘在门口等我
接过我的背包就责备我
“怪沉的
背这一本厚书做什么....”


蓖麻

山坡上长满了蓖麻。
当天空低下来的时候,我们坐在
蓖麻叶下,看山下自家的炊烟
像妈妈的头巾升起
白云洁净,蓖麻高大
父亲粗砺的大手
使劈柴成为平常日子里的幸福关节

我们在蓖麻下藏起奶奶的裹脚布
麻雀如笨拙的土块使天空健康地脏
那飞翔的擦伤我保留至今
那个坐在我旁边的女孩
我现在叫她表嫂

      2001.6.7









陀螺
陀螺在转
孩子们在看
鞭子抽下去
快乐在空气中飞窜

陀螺停了
孩子们累了
坐在地上

当他们站起来的时候
他们已经
每天每天,生活
用众多看不见的鞭子抽打他们
不停息

我就是那群孩子中的一个
我已经长大
        2001.6.23







自毁肖像
这匹马大而无当。
它咽下城市的阴影
灰尘、钉子、楼群腹部的水泥
以及晦暗的阳光
它转了个弯,柏油路面在雨后的空气中
泛着青色的光
再继续走,才会出现村舍、油菜花
和苤蓝地里埋下的恋情
还有黄土路,又宽又长像时光的肩膀
生锈的风还在奔跑,裹挟着钢铁和汽油的味道

你在提速的火车上可以打开一本书
像打开一个陌生人的面孔
同样你也可以在邻居的柿子树上打开一本书
邻家的小子虽然长大,却已外出打工赚钱
不会吆喝你下来
有时候道路或时光这东西什么也挡不住
世界不是告诉我们过程而是晓谕我们意义
不是从旧到新
也不是从新到旧
我们的身体在时代里被迫奔跑
妄图饮下一次次风暴

好吧,如果你能从我的梦里抠出一点温柔
我就放下这世界跟你走
喝下你给的日子是一种醉

我唱歌的时候
你的微笑在酿酒
阳光故意在风的尘世译本上
打了个趔趄

我沉思的时候
你敲敲我的头
“看这年轻的头颅里
装了多少诗歌的木乃伊”

那一天,我们就这样很轻易地醉了
你勾着手,低着头
仿佛要把道路看成一只酒杯
酿你的脚步也成酒
和你一起走得越远,我醉得越深
醉成一个年轻的木乃伊
隐藏起全世界幸福的秘密
        2001.8.1




雨天

雨天是一张门
我坐在雨天里
雨是我脱下的皮肤使道路泥泞
我在雨天里推开自己

一杯酒使马车停下来
一杯酒使马车温暖
马车在雨天里行走
陷于我的身体不能自拔

雨天阴沉,雨天温暖
眼光像旧时光中不经意的一次事件
你可以说有,也可以说无
雨是我脱下的皮肤是我穿上的村庄
当你来了又走了
我就把那个名字埋了

雨天阴沉,雨天温暖







有感尾生抱柱而死
大水来了......
  假如大水不来呢,那打补丁的破天气里
  佳人娉婷而至,如黄昏中脱水而出的莲
  马匹走远,驿道空空,河床里盛满盛夏的干渴嘴唇
  尾生,从身体里抽出自己
  轻轻一碰,情欲的陶罐跌破
  夜四溢......

大水来了......
  假如大水至,你走
  去那边的山冈上,采撷和风酿造花朵
  麋鹿麇集,苍天远,歌声遥遥
  佳人笑

大水来了......
  假如爽约的人是你
  假如你不生一颗痴心
  假如你的名字不叫尾生,叫后现代......

四野苍茫,比时光还短暂的山冈上
暮色如利剑突然折断
时间断裂,露出尾生的骨头
为一言而死
是愚?是痴?
细思量,远古已如昨日的霞光
淡淡然,使传说者感到隔夜的痛......
率意而行
   -------无人倾听的心灵对话
  
  这个世界上谁比谁更寂寞?又谁比谁更耐得住寂寞?当你在都市的的人行道上逆风而行的时候,路边广告牌上小姐的微笑和灰尘一样迷住了你的眼睛。你想起那群逐水草而居的先人,简单的需求让他们活得简单,因为简单而自足,因为简单而不知寂寞为何物。这样一想,你就觉得擦肩而过的每一个都市人都是一张布满迷幻的地图了,不可以走近,不可以查询,不可以予语倾盖相知的感受。没有一个人的眼神象自动提款机,可以让你在刹那间感知身体里包裹的灵魂。路边的写字楼一天比一天高,你在城市的阴影里行走,你自己的影子怎么也扶不起来。人一生要扶着自己的阴影走路,这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鸟飞也要在自己的阴影里,到倦极毙命的时候,还要跌落在自己的影子里,但是鸟儿不知道痛苦,哦不,不,是我不知道鸟儿痛苦。
  手机响,陌生的号码,这个世界有太多的人在不停的扣门。不接。我的门已经关上。人一生要有很多的号码来指称自己,你可以忘记自己是谁,但你不可以忘记那些号码。你换了身份证,你就不是你了;你换了手机号,你就可以人间蒸发了。路过星巴克,你想起你的那个网上女友,她在网上极尽温柔地对你,却一直回避你见面的请求。她一直跟你说顺其自然,可什么才是自然呢?人活着是自然吗?那为什么病了还要吃药,分离还要相聚,失去还要争取?天空是自然的吗?可是那些星星,那些被我们称为太阳月亮地球的星球,难道会因为有了人类加给它们的名字而更快乐些吗?庄周说,子非鱼,安知鱼之乐?那我快乐么?谁又能知道我的快乐与否?那么我就是不快乐,或者快乐,可是难道就不能有第三种可能在?既不快乐也不忧伤,一种大自在,大解脱,大寂静。就是这样。在混乱的都市里我可以听见我空洞的体内有一种声音回响,不可捕捉的声音,让我脚步中裹挟着不言不语的率意。岁月是我掩不住的伤口,而我自己呢,我是岁月中的一道缝隙,我可以看到你的表演,而你看不到我,你就是看不到我。
  我是一个又传统又叛逆的男人,天空老了的时候,我还没有出生;而我恋爱的时候,天空已在拒绝爱情。因此我不是那只背负青天振翼万里的鲲鹏,我只是那只蜉蝣,朝不知夕地爱着,爱着命运,爱着自己,爱着我的TOTO。只有这样了,人间世留给我让我热爱的只有这些了。世界给你留得越少,你就爱得越多。当世界只给你留下你自己的时候,你就拥有了整个世界。当我把长长的黄土大道打进行囊背上肩膀的时候,当我在黑夜中注视你的黑眼睛而战栗不已的时候,当我在清冷的冬晨吹起洞箫的时候,当我在大海面前顿时失去了人类语言的时候,我已经变得富足。
  “昔我往兮,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日子漫长,人心悠远,何事苦淹留?优秀的男人总会有一种悲剧感,不得不生的无奈,不得不搏的惨烈,不得其爱的憾恨。所以裘马轻狂,只剑万里的是洒脱的男人。无爱无嗔,无言无语,无远无近,无你无我。也许曾有人苦苦地等了你几百年,而你姗姗来到的时候,那人却刚刚绝望而去,给你留下一个空荡荡的世界。在夜晚,大地是最真实的,她只承载梦境,因为是梦,所以大地上其实什么也没有。你每晚仰望星空,看众多星星如花朵绽开,倾听花开的轻微而痛楚的声音。花开是有声音的,只有伤心人听得到。而流星就是被人摘走的花朵,遥遥堕地的心灵。我就是一道悬崖,我在内心深处脱下月光,脱下尘世的爱情,脱下你不愿看到的那一面孤绝。难道我要看着你,默默而来,又默默而去吗?你在路上撒下的花花草草,都是在白露里呼痛的伤口。我是否可以留住你?“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水矣,不可方思。”我就是这样在自己的呼唤里溺水而死呐……
   2001.2.23-2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