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1997诗选:躲过红尘那颗心 (阅读4455次)



期待
  
  星星在小河里
  布满了蓝色陶罐!
  每夜每夜
  灌满了水
  期待
  
  黎明来把它们提走
  
 


 一个人
  
  一个人 行走
  像黑夜 他想的什么
  只有他自己知道
  他凌乱的黑头发
  像忘了枯荣的路边的草
  
  秋风追上了他的脚尖
  从今后时日艰难







  书 籍
  
  梦中的火灾
  手掌上的道路
  明明灭灭词语的火把
  帮助我们找到庄子时代的鱼
  
  晦暗的河流
  我是钓丝
  孔子和柏拉图隔河对钓
  雄辩的哲学想忘记历史
  像鱼想忘记水
  
  寂寞时每条道路都可伐作桅杆
  套上封皮就能当帆
  也许从血脉里驶来的都是不朽的船
  
  文字的翅膀使目光优美
  从书籍中我们缓缓抬起头
  就触到了如歌的天空
  
  枝叶葳蕤的脑细胞
  默念着
  “山中行舟,海上耕田”
  
  
 
星空下的倾听
    (组诗)
  
星空

  繁茂的夜空
  这么多灿烂的叶子围坐你的额头
  闪着神秘而热情的光
  思考着大地无尽的流水,房厦,田亩
  和窗帘内跳动的梦焰
  
  向上一万里
  可以碰见说出那句著名格言的
  康德-------“位我上者”
  所有的恒星与行星
  都众口一词
  教我在黑暗中沉思
  默然行走
  美玉的光环被未来环抱
  
  不懈的脚步有如刻刀
  记载着风吹来的力度
  机器的轰鸣从城市散布乡村
  在草尖儿上凝结露珠,风吹过仿佛过时的谣言
  在传说中引用现实
  以猜测指代生活
  我所仰慕的星空
  你看到了一切
  
  ---------我依然拽紧那生命的犁铧
  倾听着黎明上路


月下

月光
拍遍一个人的影子
落花炙出伤口
秋林咳出西风
一粒夜鸟儿缓缓
被惊悸抛上天空
夜心解不开这枚纽扣

一绺一绺撕落
一寸一寸迷惑
月啊,以泪作蕊
爱情如此执迷而辛苦
往事漂浮
让我如何回到从前
从前,每一刻晃动都使海水疼痛
被爱情淹没的海呀
古老的诗句如何诠释
那么漫长,又如此短暂
散落的音符
哑涩在时光的行板中

一个人的身影
将月光拍遍
岁月的夹缝,一丝虫鸣倏然穿过


今晚上
  
今晚上,我们都喝了酒
感到了醉意,45瓦的电灯泡
使我们正好能彼此看清对方的表情
你随手播放的是施特劳斯的蓝色多瑙河
墙角的煤球炉上坐着锡水壶
正在发出咝咝的声响
是否让你想到多瑙河上那个抽木制烟斗的老渔人
是否让你同情老渔人一辈子撒网
却没遇上可爱的美人鱼
  
今晚上,我依然不敢去握你的双手
依然只静静地倾听
窗外的星星啪啪的燃烧
那依然让我心动的燃烧
而我,我怎么才能用火焰
扣开你的心房呀,今晚上





青铜箭镞
  
  那是祖宗的一块胸骨
  那锈蚀的英气于苍绿中仍让我
  感到生命的一种绝望
  那丝丝破空之声
  那洞穿护心镜的砰然一响
  那让我于千年后仍感到凛凛悲壮的
  歹毒的撕啮,仿佛毒蛇舌信
  嘲弄我心底的那一丝懦弱
  那倒下时的一声浩叹
  仍足以让整个世界站起
  
  青铜箭镞,你撕下的肉迸流的血斫断的骨头
  像那最后的谣歌,大风里的谣歌
  声声仍让苍天变色。你浑身散发的黄土的腥气
  让我们不能忘记
  祖宗的血-----
  有多少成为历史
  又有多少成为秘密
  
  
  
  



 十行诗十三首

   太阳歌
  
  你是我咽不下的青春情结
  亿万年来踩着血样红的荆棘
  你沿着我的心弦不懈地走来
  
  为什么我的六弦琴上总只有苦涩的湖水
  
  亿万年等待只为说一声:我已来过
  并且和太阳,啊和你,相互点燃过
  而歌声却常被这世界虚置
  像那渐渐冷熄的烽火
  
  而太阳的步履安详,它的光芒
  有多少,我们就欠它多少
  
  
  大风歌
  
  大风吹裂了嘴唇
  剑毫溢出的寒气透穿铁甲
  幽谷空旷,石间的冷流仍如汩汩血泉
  八十万将士死于一战,无一幸免
  中军大纛犹直插在敌首的胸膛,如招魂幡
  
  苍凉空中的星形文字也许查不到这场大战
  我是大战唯一幸存的见证人。风袭幽谷
  天空在此嘎嘎裂开
  如今惟有大风吹裂了嘴唇
  惟有红月亮如干果遥挂星宇
  
  
  俯仰歌
  
  一俯一仰乃成春秋
  
  一枚寂寞的树叶
  不被指认的大地的冠冕
  天空的嘴唇
  一枯一荣沉醉于风的幻术
  
  它本无知
  
  我不是那枚树叶,我亦不能
  用短暂的歌声重构天堂
  如果告别的洞箫迫碎了屋顶的青霜
  
  遥远之远,是我留不住的故乡
  
  
  踏雪歌
  
  遍地是白马的尸首
  行走在白马洁白的鬃毛上
  小心翼翼.洁白的蹄声
  在我心里植成一片
  密集的云。且问白马为谁而死
  
  遍地是白马的尸首
  行走在白马洁白的骨骸上
  千里平旷.萧萧的嘶鸣
  耸成绵延雪峰。且问白马为谁而活
  
  我的双肩化成两匹白马奔跑
  
  
  诗
  
  你是谁的故乡
  你是谁的坟场
  你的北风吹走了
  谁的胸膛
  
  大地无限苍凉
  手掌上的露水,寂寞的岁月堡垒
  灯心草微弱的光芒说着无悔
  
  我是行走在陆地的
  一小片海水,在人群之间的黑暗里
  流着汗,流着泪
  

  愿望歌
  
  黎明的马车,露珠的鞍辔
  草叶中珍藏的道路有多远
  
  鲜红的朝霞,多情的内科医生
  你知道带伤飞行的鸟儿有多少
  
  带着愿望从道路的尽头消失
  带着愿望,听辚辚的马车声
  碾过头顶,带着愿望
  云中深藏的梦境抚慰疲惫的眼瞳
  
  迟滞的步履如日渐艰难的书籍
  看不清死亡能埋葬多少秘密
  

  弹剑歌
  
  风雨如晦,黑夜之蕊
  铮鸣中次第开放
  有狂者如刃,有亮丽的黑马
  整鞍而待,梦的阴影在剑尖舞蹈
  
  呵呵,逃不开青春之幻象
  呵呵,多情的女巫等在路旁
  
  弹剑如歌,谁可解开长襟上岁月的咒诅
  衷心如焚,谁来移植这梦中窒息的火焰
  
  轻舟如月,十月因谁而逝
  苍苔露冷,黄叶因谁而落
  
  
  莅临,诗神
  
  请为我升起海水中的铜号
  请抹平我波涛般的呢喃
  用你天堂般的眼眸
  点燃我音乐似的食指
  歌声不远 诗神呵
  
  岁月呵
  是什么使我知觉尽失 泪水全无
  十月的草 十月的胎
  愈行愈近北风的鞋
  春天不远 诗神呵
  
  
  
  船儿跳跳
   -----古意仿民歌体
  
  船儿船儿跳跳,蛤蟆蛤蟆叫叫
  月牙儿睫毛翘翘,挂在树梢
  
  草儿比月光矮,草儿比月光高
  谁的瘦眉压弯了
  
  船儿船儿跳跳,西风吹梦滔滔
  是谁躲开了那风中的巢
  
  左挎兜是好,右挎兜是了
  是谁心里长满了青蒿蒿
  
  船儿呀,露珠把你的桨声吞掉
  草根根下的故事谁知道
  
  
    山行
  
  假若变作一叶松林的涛声
  假若变作一痕梅鹿的蹄影
  假若变作半阕黄鹂的曼歌
  在山中,在每一座山中
  我将获得永生的可能
  
  我就这样孤单地走着
  偶尔回身将一颗沉甸甸的心跳踢下山径
  默默体味着一个人拥有一座山的快乐
  
  我不知道红尘中谁会在此时恰好想起我
  我只知,在我不知道的地方
  也会有我不知道的快乐
  
   过客歌
  
  人们都叫我过客,其不知
  我也是个归人
  我的心跳是深夜的蹄声,放牧着旷野
  我却分一半心到天尽头等我
  
  等待的心等不到我
  流浪的心流不枯我
  我仿佛是自古而然
  天地间难解开的一个结
  
  过也是客,不过也是客
  黑山白水若琴键,起起落落,任人评说
  
  
  等雪
  
  让我变成一只透明的雪蛹
  用一千年的耐心 静静地
  如北风中的丝绸
  我的等待 细致而温柔
  
  会有多少雪花飘下来?
  那旧城墙后隐隐的萧鼓,那岁月皱成的远山
  宁寂中心跳如滴
  载走我全部梦境的会是哪一片
  
  洁白的帆?一瞬间天色更暗
  等待中我已多么苍老,多么苍老
  
  远离梦境的桃
  
  脚步默颂着旧年华,那篱笆
  答应我回来时不再点燃桃花
  山腰的苍苔小屋,那流水
  答应我做梦时不再以行云为马
  
  桃,隔夜的雨打湿了那人的头发
  
  现在谁再说以泉为扉,以梦为家
  现在谁还在那棵大树下
  解马系马,手掐一朵黄花
  隔花看她
  
  桃,隔夜的雨打湿了我的头发
             1997年12月

冬至:1997
  
  可惜我不是南回归线,不能
  阻止你把光和热带到更远的远方
  离北更远,最远是南极
  离你最远,最远是北极
  地理书上是这样讲的:南辕可以北辙
  但我不愿这样.不相信.究竟谁蠢不可及
  裂过的东西总有愈合的痕迹,除非打破重来
  春天多冬天的介入是悄悄的,不露痕迹
  但你还是会在早晨醒来的时候听见冰面炸裂的声音
  就是这样.睡个好觉.日历上说今夜最长
           1997.12.22冬至日
  

  
  白露滴清响.我不敢说
  那无形之物许久许久凝成的一滴
  就是你.我依然不能
  以听觉画出你临去时的瘦腰身
  像一只猫踮起脚行走......我在想
  即使雾散了我依然看不清你
  那时,是我们两人一起走
  在雾里......而今是我自己,从浓雾的
  那一滴响感受时光之蹄飞迸四溅的
  身影......你锈蚀在雾中的脚印依然在痛
  .......
  
                 1997.12.19家












十二行诗
  
新绝句十二行

有一种歌唱叫作沉默
  有一种相见叫作离别
  有一种白天叫作黑夜
  有一种坚硬叫作软弱
  有一种快乐叫作寂寞
  有一种燃烧叫作熄灭
  有一种甜蜜叫作疼痛
  有一种接受叫作拒绝
  有一种得到叫作失去
  有一种自由叫作失落
  
  有一种石头叫作岁月
  有一种恨,叫作爱
     

告诉我
  
  告诉我,除了我所看到的
  这世界还有什么应该向我呈现
  
  连寂寞得不发光的星星都接受过我梦的抚摩了
  告诉我:在我梦不到的地方
  
  还有多少忧愁和快乐,等着我
  还有多少黎明,需要灌满
  
  我的新鲜的血汁。告诉我!
  一年十二个愿望走失后,最后一页日历
  
  用什么样的姿势印刷岁月的尸体
  告诉我……我留下的诗篇
  会不会使那个黑夜的瞎眼人
  感到一丝温暖……
               九七年腊八

读书 :苔痕上阶绿
  
  那个读书人,站在唐朝
  背对秋天,红尘万丈在成熟的果树间静静垂落
  他的身影写在竹帘上仿佛流水
  
  那个读书人,他的声音悬在一只焦尾琴弦上
  因此他的吟哦飘来有些不真实:
  
  风从西方来,我无心
  风从东方来,我无心
  风从南方来,我无心
  风从北方来,我无心
  风从心中来……呀
  看青苔,已将石阶淹没了……
九七腊月十日

倾吐
  
  那么多落叶向着小路的肩膀倾吐秋天。
  它们不知道它其实承受不了这么多岁月的平仄
  向晚的黄金,是一天中太阳最贵重的时刻
  它的美在于它的不可挽留
  
  我的美在于我踩在这条无法回头的小路上。
  夕阳拽紧我的心,流出带血的泪水
  而谁又能在这空旷的原野上
  写下风的嘴唇,遗失的名字
  
  因此落叶的倾吐显得多么虚伪而多余
  在岁月的平原上,只剩下我的肩头
  如两只时光之刺
  尖锐又顽强地默然而立




苍茫之鱼
如果这黄昏的树叶一齐开口说话
会使更多的星光到达地面
会使今夜的露珠
亮得像少女无邪的指环

也就是说,我们可以更清楚地看见
那个山坡,倾斜得象一个我们就要忘记的故事
可以更清楚地看见
那片被夜色涂改的面目模糊的枫林
仍然在燃烧
还有那个穿青衣的男子
他不会往你的视线里挤,但你忽略不掉他
他仿佛一条燃烧的鱼,哦不
他的眼睛,仿佛是燃烧的鱼
而他沉静得像湖水
他就抱着一湖水,象这个世界的客人
他没有根,他是你的幻觉
你一开口他就消失,如你嘴边那个名字
遥远的西山冈上,吹来吹去的风
无意中吹去多少的人间悲欢

吹低你和我的额头
游弋的萧声永远是无人穿上的鞋子
飘荡在我所熟知的乡村上空
等着我的肩头长草,等着你回来
敲响我空空的脚印,那些残留在
乡下恋情中枯瘠的鱼骨

                1997.6.4黄昏
                2001.11.7改























让我像风一样

让我像风一样
在云的皮肤上轻声喊你的名字
让我像歌谣一样
在霜降后的红薯蔓上叫醒星光
自远古而来的心迹若有若无
L,是几百年前的哪个梦境带我来到这里

来到这里,比岁月轻
比爱情老
沿着你黑发的河畔
想走进你心的城堡
而握过的手怎么就成了死掉火焰的窑

把海水当皮肤穿
连目光都是咸的
而我只能像风一样
在你的天空下轻轻驰过
不敢带着怨悔

        1997.7.4作
        2001.11.7改



在一座城市,和一位朋友谈到另一座城市的另一位朋友的名字
  
  谁也没有想说到你
  你的名字突然就从朋友的嘴唇里跳了出来
  你的出现并不就代表我们之间的其中一个思念你
  是不是代表你恰在此时想到我们不得而知
  名字这东西极不负责任
  如果我是在写小说,我甚至可以假定
  你的名字和你的那座城市的出现不仅偶然,而且
  可以是子虚乌有,虽然实际上我们都知道它们的真实存在性
  你的名字还和我们都曾熟悉的餐桌、书籍、门窗紧密相连
  你的名字不能让这些东西发生质变但一定改变了我们
  对这些事物的一些看法
  
  我们决定就此打住,不再提和你有关的任何事情
  因为名字这东西极不负责它好象什么都拥有又好象
  什么都拒它于千里之外
  而且我们都不知道
  远方的你的那座城市是否在你的夜色里悄然淹没
  有如此刻你的名字在我们的香烟里悄然淹没
  97.11.2  



散文诗十二章

大野
  
  大野:只有荒旷是荒旷的辙迹,只有邃密是邃密的脚印.接天的野草如浪人的古歌,迤俪去远;寂寞的风声若酒徒的纯醪,经久弥醇;而星斗阑干的指示一如时光遗落之骨骸,依然是寓意深长。
  大野:适于吊古,适于送行,适于鹞鹰以扑天之势恣意抒写狂放诗句,适于大梦未湮于红尘者独立霜晨静听那喈喈鸡鸣于天之一角。
  大野荒天,大道由之,岁月磨不灭圣者衣襟之半幅,由生命之风的不绝吹送,仍然可感那开拓之路上激荡旅人之长发:如旗。
  大野:我愿我一芥之微躯,如小小火种,献祭于你的沉雄博大
   97.12
  

雨天,想写一封信
  
  烟蒂烧到了手指,才蓦然发觉雨丝飘落.一条丝可以牵走一颗心,亿万条丝可以做什么呢?亿万条丝飘下来,是天空告诉大地:亲爱的,我不会弃你而去.一条丝不这么说,它只顾自己的漂泊,不管一颗跟随着的心的劳累.它是伊人的信使,告知我伊若有若无的消息,却不肯就向我靠拢.为了不使我绝望伊委托云寄来这根丝,却又徒增我的怅惘。
  ......想写一封信,用尽我一生的丝(思).这细致的缠绕会把伊的心缚住.可是伊呀,比天空的云彩还没有可靠的居止......就让我,就让我走出去,走进雨丝的包围,一步一步,一步一步地,作茧,每一只脚印都是一张情深意长的信笺,一直到我的双眼被焦渴灼枯.伊呀,你还不肯现身慰藉一丝儿我的渴意么?
   97.腊月

 
快乐方舟

   在这个世界上,什么是我的快乐方舟呢?假若我把一朵雪花来命名它,它未免太易逝了;假若我把一片云彩来命名它,它未免太飘忽了;假若我把一只飞行的燕子,一头奔跑的小鹿,甚至一支燃烧的香烟,一瓶开启的啤酒,一段劳伦斯的曲子来命名它,它又似乎过于不可捉摸了!
   在这个世界之外,又有什么是我的快乐方舟呢?即便有,又未免太隔阂了!于是,我只好夜夜以梦为耳,谛听着睡眠之湖彼岸的楫声,祈求那微风似的上帝的允诺,吹送来我的快乐方舟,哪怕只有一瞬........ 
 
  
囚雪
  
  被天空囚了那么久的,雪,终于挣脱了沉沉的云枷,在凛冽的北风中投向大地,是那么的急切,那么地迫不及待!雪,也许你不是我往世曾经遇及并为之融化的那一场;而我的来生,大概也难再与你相逢,因此,我的雪呀,你是我今生的珍重,现时的唯一!
  行走在雪里,仿佛我是被剖开的时光的骨骸,如此的荒旷.似乎此生除了雪,没有更多的情节,没有更多的故事.那么雪,你便是我纯洁的恋人了!我要专暴地统治你并以此来统治我自己,我要囚你,以我的粗重的呼吸,以我燃烧的眼瞳,以我甜蜜的梦魂.囚你,以我对生的眷恋和对死的皈依!
  雪,不要告诉我你是真实的,因为我的爱情始终始终是一个未曾说出的秘密;也不要告诉我你是不变的,因为我的心正在随着你的消融而消融!
  雪呀,在沉默的行走中,你看见,我是怎样被你变成一个雪囚了!
   97.腊月.16


 听雪

   谁如果象我一样不眠,谁就能听到这雪。一片雪说明寒冷,数不清的雪代表一种美的境界。在这儿,美没有重量。在乡间的夜,隔着屋顶你可以想象雪飘时裙裾的婆娑,你可以想象数不清的雪是一位美好的人儿在舞蹈。只为不眠的你。她轻盈的跣足踩在树的细枝上,踩在屋瓦上,仿佛一个美的灵魂沙沙地响。沙沙地摩拭着我的不眠的心。我故意闭了眼睛,不去给她开门,让她知道因了她的迟到,我已经假装生气了。
   谁如果是一片雪,谁就能飘向听雪的我。我开放整个的听觉和整个的灵魂,只为谛听她的来临,并且随时准备着去拥抱她带来的好梦呵!
                       97.腊月18夜


倚松
    
    松之不可倚固如这纷洒若镟碎之月光的雪片。乃倍感生之寂寞。天地之呼吸于大沉静中演化为突兀群山,山中溪涧,涧边孤松。孤松上积满了雪的遐思。没人知道,山中现在进行时态的雪中,有一个用怀念用向往独不用现在而与雪松对话的我。松之不可倚恰如我缥缈神思之不可信赖。“在遇到阳光以前,我已走了很远。我是你的心,埋藏过一万年……”此时,此地,我愿有大灵魂如摩空之巨翼,扇过我的头顶并攫我而去,扬弃我红尘之躯骸如蛇蜕…..
    与松对话,我的心灵雪崩般坍塌,又缄默耸起。倚松而独立,而忘我。
     97腊月十七日
  
    
排萧曲:孤独的牧羊人
  
   那个牧羊人,一袭白衣坐在石头上,一片白云坐在石头上,仿佛天空干渴无比的脚印,踩在大地坚硬的心脏上,惟有涌动的羊群能让他凝望的眼神有一些儿湿润。
   那个孤独的牧羊人,没人能帮助他从自己的鞭稍离开。当他扬起手中的鞭子驱赶羊群,他便听见自己的灵魂在鞭稍上炒豆一般地响。他觉得那是他的灵魂在驱赶他的身体。
   那个孤独的牧羊人,如一颗大的雨滴坐在石头上,他的心灵是一颗雨滴,而他的身体却是一片荒原,一片沙碛。他的心灵落在他的身体里,甚至连一点回声都听不到,就干涸了。
   人啊,你爱过谁?你又恨过谁?你默然无语在思念着谁?你是那个童话中被老巫婆施了魔法的善良的王子?你是那个屠城千里而终于放下屠刀的强盗?你是那个游戏日月浪荡年华而终归幡悔的浪子?你是个过客?你是个归人?......
   牧羊人,你是西风里猜不透的谜,就像我是个猜不透的我自己!
               97腊月十一深夜
  

霸王卸甲
  
   嵌满星斗的天宇在一霎间轰然倾颓。男子汉的英武之气悍然兀立。却又莹然有有一种深入才可以体认的丰茂的温情。那匹乌骓马最具灵性,他让自己融于黑夜的颜色,唯在西风中保持着温和的鼻息。虞兮虞兮,战罢归来,我要好好爱你。用你的眼波洗去我浑身敌人的血腥,不是天神也不是地魔,我要把这混合着天地狂戾之气的人间肉体,以爱的方式展现给你。虞兮虞兮,七星剑斜插于地,乌骓马绝对的忠诚守护着我们难得的安谧,我以虔诚的痴狂对你诉说造化美丽的秘密。
   万马军营,万马军营那时肃然无声。
                     腊月16日                              

行程
  
  光离开灯之后,消弭于黑暗;我离开你之后,消弭于思念。
  漫漫的行程是寂寞的轮回,轮回中不变的是我踽踽的跫音。这被美的幻思所折磨的脚步啊,注定要经受无尽的爱的折磨;这数不清的脚印是向阳的九月葵花,朵朵都年着你的发光的名字,山山水水,白天和黑夜,最终完成对你的虔诚的回旋。每一个黎明到来的时候,我拾起一颗颗在朝霞中燃烧的露珠,体味在爱中献身的滋味。
  ……这落寞的、一步一步的行程,是否能使我离自己越来越远,而离你越来越近…..
  
                   97年腊月十二日午时写
  
  
秘方
  
  黑夜是岁月的秘方,它的坦诚或许能抚慰白昼留给大地的创痛;月亮是黑夜的秘方,它使黑暗中行走的人学会抬头仰望;爱情是月亮的秘方,深秋的冷寂中痛饮月光的露珠,或许会感到一丝儿安慰……可是,对我来说,谁是我爱情的秘方呢?
  在我二十四岁的生旅中,难道没有一味日子是甘草?在我漫长的人生瞩望中,难道注定没有人为我煎汤熬药,疗救我相思的痼疾?我的寂寞之屉中,翻不出一个可以为我处方的名字啊……
  唉,让我说:睡梦是爱情的秘方
         死神是生命的秘方
                       97年腊月十三夜写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