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1995-1996诗选:微笑着流淌 (阅读4064次)



雨水送给二月

清纯的雨水送给二月
初恋少女的微笑
送给二月
我家门口的第一株小草
扶起天空

明天,早霞就会搓红村头的那座石拱桥
白杨树皮肤上推开春天嫩绿的窗子
吐露你年轻的心
新鲜而潮润

如果试飞的乳鸽忘了标点
那是柳笛按住了你的嘴唇
如果田间小路问不出你的去向
斗笠已和雨丝达成了默契

清纯的雨水送给二月
初恋少女的微笑送给二月
二月送给庄上写诗的韩歆



你能来吗
  
  如果 轻轻地
  你问:“你能来吗?”
  如果春天胀破了柳树的皮肤
  如果
  能相遇
  如果星星绣制的蓝头巾梦幻般飘
  灵魂之灯为自己找到窗口
  
  相思 不能
  预支吗
  
  如果春天 如果
  相遇
  相遇又依别
  如果 轻轻地
  你问:
  “你能来吗?”
  







春天来了
  
  春天来了
  太阳的体温回升,脚步
  擦过蓝色绒毡时我听到哧哧轻响
  一种甜蜜的微微焦糊的气息
  大地的梦和云彩一起平稳而愉快地上升
  
  多美啊,我听见残冬
  半夜撤退被惊醒的草芽用纤纤的触须
  卷住了一只脚,飞舞成暖暖的晨曦
  迎回远途的马车,浪子或归人
  给大地染上最初的暖色调
  而燕子的恋歌
  在情人节那天,被一个少年
  扎成迎春花束
  送给了一位微笑的含羞的村姑
  返青的麦田如一条柔软的舌头
  使远处的天更蓝,更蓝,蓝得就要滴下来
  
  “春天来了,春天来了
  柳树发芽,桃树开花“
  冰雪消融,山脚下的小学校
  一年级的新生正在学习他们的新课
                


爱情动物志
蝴蝶
  
  把午睡叠好 (那里,藏着
  一个好梦),床单上的皱褶
  移在心里,你眼儿微饧
  像天井中披了一半日影
  闪动香翅的蝴蝶花
  
  晶体的阳光折断在窗前
  寂寞,被你双手扶在窗棂
  你向窗外的花圃打听
  
  思念的消息:一只蝴蝶
  翩翩的翔姿
  振动你的呼吸有如一根丝线
  互相牵连
  你想:定是那午睡的
  他了,爱读庄子的他
  心里藏一对翅膀
  
  唤他呢,他不动
  轻手轻脚偎近他,飞了
  还调皮地在你头顶打了一个旋儿
  于是,你用凝视放牧着这只亲爱的蝶儿
  和他嬉戏;另一只呢
  
  收拢翅膀,随浓夜
  一同潜入他梦里
         6.3
  
  
一只公鸡在散步
  
  被夕照洗得发黄
  沉默的竹篱笆
  仿佛一卷展开的简书
  雪白的 ,一只公鸡
  读着
  孤独的散步
  
  篱头,停栖了整整一下午的
  那只红蜻蜓,那个受伤的词语
  沉默的词语,养好了伤
  飞走了
  略微变形的翅膀
  把公鸡的眼角
  烫了一下
  
  (整整一星期,他的男主人
  没有读信给他听,没喂他了)
  
  竹篱笆
  仿佛红蜻蜓
  遗下的一封书简
  雪白的那只公鸡,读着
  孤独的散步

  
灰鸽子 白鸽子
  
  灰鸽子是前天 白鸽子是昨天
  今天早晨
  它们成了忧伤的两只眼
  白鸽子是爱 灰鸽子是恨
  今天早晨
  它们进入天空
  在空白的地上留下灰烬
  
  灰鸽子 白鸽子
  今天早晨的阳光是它们的名字
  我的影子是它们的坟墓
  灰鸽子 白鸽子
  它们的灰烬都是黑色
  使你的目光颤抖着
  暗了一下的黑色
  灰鸽子 白鸽子
  带着灰烬继续上升
  成了太阳的盲点
  而镌刻你
  在朝霞倾洒的微笑中
  
麻雀在枝上,写一些很短的诗行

很小的麻雀,刚刚掌握了飞翔
便以天空为题
从榆树枝上到柳树枝上
写一些,短距离的诗行

浅吟轻唱的春风帮它们来念
一个趔趄,吹跑了我手上的纸张






















七月
  
  七月睁开它红豆似的眼睛.
  季节的拐角处,黄瓜架
  绞下一片片绿荫和大滴大滴的凉意
  烈日是顽皮的孩子撑起小小八角琉璃伞
  在暗红的屋瓦上演习
  和星星的接头语
  墙脚下,白色葫芦轻轻伸了个懒腰
  睡眼量世界:一下子变得这么小!
  我取出草帽,不告诉任何人
  我去哪里
  
  穿过一大片稻田(怀着不为人知的幸福
  静静地扬花的稻田),是呼吸着翡翠的玉米地
  春天里,在那儿
  我屏住呼吸种下一绺春风
  现在,她正唤我
  以一角黄色手帕儿……
   7.1
  
  





南山
  
  南山,秋的跫音
  悄然展开如梦的黄金
  淡淡一笑,白露
  雪白的马车带来心灵的颤音
  有人在枫火旁临窗诵读
  月白风清,如此良夜何
  遂有凝霜的皓腕
  拈灭灯盏,而
  心灵之烛,照着莲步
  缓缓移向流水
  
  回一回头,日子
  就古井般深了
  而你微飘的衣袂
  使我不由自主
  眼中噙泪
  
  哦,相饲以梦的
  爱人呀,在我的南山中
  你如期待一样长久和美好
  而从这座远方的城市
  我夜夜打马赶回
  你的南山 
秋天的歌唱

  秋天,谛听原野
  谛听谷种般播进心田的雁鸣
  辽远的目光泼成一角青天
  在秋天,我歌唱火焰
  我以火焰的嘴唇召集经了霜的钻天杨叶子
  焚冶丹枫,并且在流动的云笺签上风的名字
  吹送到西山,到你柔柔的鬓边
  呵,我有爱情
  我有纯粹的原始的火种
  
  我有爱情,我歌唱爱情
  在秋天,爱情的声音如此纯美
  如轻轻绽开白云的蒲公英
  我口吐金丝,细心地把太阳裹缠成一只茧
  暖暖地卧在爱人的心上
  我们将安详而浪漫,度过就要到来的冬天
  为小山缝好雾衫,为大雪中觅食的麻雀备下口粮
  为远行的马车祝福
  我们互相濡润的手心贮满黄金矿藏
  从秋天最后一次远足中
  带回一只铭刻星光的罗盘
  即使茫茫风雪夜
  我们也永远不会迷路
  
  呵,在秋天
  我虔诚的歌唱
  抖动生命和诗歌的火练
  写下爱情经久的诺言
   95.9.18























爱情纪念册

   (一)
暮春的雨水顺着暗红色的瓦垄滴下来,象我心中无数道伤口在流血。能不能,能不能让春天,交出你若水的名字?
夜,深深埋葬了你,烛光摇曳着,把你洗得苍白,你的目光有忧郁的鳞片,你和白烛同游于你无奈的幻思之中。
今夜,我以海的姿势涌向你,披着梦的流波,星星是洁白的浮沤。我以浩瀚的体腔装满月光和一点点清风,去扣打你美丽的漂流瓶,这样的夜晚只能用一种方式享受:我为你打开世界的暗门,我们就永沐在彼此的光华里了。
为春而病的人儿,你低垂着头,缄默如午夜的木桩,你内心的烛光既已熄灭,你从身体到灵魂必然是漆黑一团,拯救你的人在路上为风雨所阻,说是来生可至。
我亲爱的乡村槐花,你在什么地方藏起了我的竹马?我亲爱的远方的妹妹,年在什么时候拿走了我的心!
我病了,我饮下,一杯杯相思之鸩,轻唤着白云的名字解心灵的渴,日里梦里。
如何对你说我消瘦若文竹的笑容,如何对你说我等待的河流已经枯涸,曾经摸着季节的石头去朝拜你,而今凋萎是我的名字。
红裙子似的,早霞摇出清凉的风,夜来香关闭的心房回荡着我的马蹄声。
春天,树木们辗转抄袭着绿色,能给我一点鲜艳的惊喜吗,你?

                        4-5月

(二)
  
  低诵着月光的名字,你把今晚的海水移到高潮,移到我海岸般轰鸣的胸口。下一刻,下一刻我就会倾颓,把涛声镂成时间的皮纹,体验被生命穿透的快感。
  送信人仍然在这个下午迷途,你小心地帮窗前的月季除虫,你听不清哭泣的是花蕊还是虫子,而你的心头有什么蠕动,疼疼的。
  背靠着背坐老晚上,让爱情生根,天堂枝叶繁茂。
  等你,我是一座巨大的金矿,需要你柔情的发掘。
  狡猾的你!我是一份只用一个主题的诗刊,早已被你预订了每一页,每一期!
  今夜的弦月是一张纯金的弯弓,射我洁白的相思之羽,纷纷跌落你梦的门槛,等待你温柔的收容。
  小小的爱人,你是个蜜做的小人儿,而我,我是个不知餍足的旋涡呀!
  你行行远去的脚印是一只只蝉蜕。走吧,不挽留你!如果朝霞是你鲜红的蝉翼,我将在一片早涸的树叶里为你鼓掌送行。
  我知道,春天,你在每一片树叶上都留下鲜绿的旋律,我不奢望留住你,只望你给我的这段舞蹈谱上曲子。
   95.7
  
  
  (三)
  
  我们的爱情永不会被篡改,因为我们的泪珠不是橡皮,红珊瑚的心跳怎能被擦掉?
  你的目光小鹿儿般撞着我的心扉,我觉得我是一块肥美鲜嫩的草甸,就要成为你生命的一部分。
  你的轻语是一片片洁白细腻的天鹅绒,我的心呀,插上翅膀飞舞起来了。
  我聆听,因为你唱着;我歌唱,因为你要听。我们缄默着,因为天堂的乐声已密密地把我和你缝在一起了。
  我就是那风,我毫不犹疑吹进你天鹅湖的胸间,并且制造小小的波峰绊住时间飘移的步履。
  在你的凝眸中,我开垦出一小片春天的皮肤,并且种植了我热烈的相思。
  我的嘴唇,不是伪钞复印机,不能吐出伪钞一样吐出谎言,并以此购取你短暂的信任。
  我的沉默是一只小巧的灵鸟,从我心头飞出,飞到你的胸口,把你的信儿叼进我心里,孵出两串得意的叹号,读你成一首优美的抒情诗。
  你总爱把眼泪哭在我怀里,把我哭成你的领海,让你任性地在蔚蓝的溺爱中游弋。
  沿着你的心灵之梯,我拾级而上,我要和你一同瞩望,在灵魂最高的地方。
  我是一座相思城。
  在你沉默的庇护下,我静静地吐丝,像坚持着黑夜的星星,终有那一刻,我将把你宣布给爱情的黎明。
   95.11-12
  
  










设问,或答辩
         

设问,或答辩
   (肉体对灵魂的)
  
  你要带我到什么地方去
  
  刚刚落了一场雨
  天空把自己倒空了
  疲惫而得意
  眼神如上品景泰蓝
  摔碎在路旁的水潦里
  
  你说,你的眼睛叫雾
  
  你借我以皮肤,胃肠和呼吸
  而我的心脏
  却恰好掉进影子的漩涡里
  因而生命显得高深莫测
  仿佛一粒经日月捶打千年的古莲子
  我曾包裹你一层又一层
  又以行走携带你挤入人群
  你发现我的同时
  我诞生了你
  诞生了头顶蔚蓝色永恒的谜
  
  你说你的骨骼是空气
  而梦,是我的替身
  
  我朽了
  你将流落哪里
 
  
告诉
  
  告诉夏天
  说桃花已和佩带桃花的水纹远去
  告诉夏天
  说柳枝已倦于婆娑弄影
  杨叶太肥 而我的目光太瘦
  都不宜于鸟声的珍藏
  而天空太远 一首情诗又太短
  所以我不迎来者 也不送谁的走
  
  告诉知情人
  说琴声已杳耳畔挂满空空的水声
  告诉流水
  说我退而结网自己却有幸成了一条鱼
  告诉饕餮的时光
  说我离它不远却也不愿太近
  ---------说有时我作为岁月的单词
  就在它的嘴边
  
  

仿造
  
  黄昏陷落,亘古的城镇
  毁于一场自焚的大火
  心灵的废墟呈现
  夜,无法无天
  楔入你暗淡的身体
  你的身体遍布嘴唇
  却无法说出梦的名字
  有如夜色被蝙蝠编写
  寂寞却不能躲过
  
  在桐叶为秋天推开的湛蓝色天空中
  季节在悄悄仿造心境
  也许全世界的泪水只为炫示海洋的深度
  犹如火红的黑暗之于你的掌心
  倘若你不是在仿造一种过于深刻的怀念
  你喃喃的晦涩的口腔又代表什么
  
  美仑美奂,惟妙惟肖
  完美主义永远是一种期待,一种
  并不渴望逾越的仿造
  在接近天堂的入口处你轻盈地跌落
  仿佛冬天唯一的花朵
  而你年轻的躯体里
  堆满了仿造失败的花瓣

 我们有那么多的时光么
  
  我们有那么多的时光么,文子
  沿着秋风响动的小河岸
  我们已经走了那么远
  阳光絮语在护林人的小屋前
  
  文子,有多少梦境如旋涡一样闪烁不明
  春光中见到的那条病鱼
  已经化作了水藻,我们共折的那条纸舟儿呢
  文子,季节的承诺如此易碎
  
  我们沿着河岸走
  要走到那彼岸去么,文子
  淡红的夕晖在黄草中闪烁
  你轻眯的眼睫上风儿驰过
  而你我依然不敢双手相握么
  
  那么多的怅惘,远山后轻轻腾起的是什么呵
  黄叶包裹歌声飘落,这样沉默地走下去
  文子,我们有那么多等待的时光么
  
  
  



东崖子上的四棵树
  
  立秋以来,我一直在东崖子上散步
  这儿,秋风够不着
  粗砺的石块会硌痛它的脚
  谁都知道
  我对太阳虚与委蛇
   而让那些偏执的小石子在暗夜里发光
  
  崖子上有四棵树
  种植着我的四个方向
  朝哪个方向走
  都是迷惘
  黑夜也像白天一样变得不可靠
  山那边的火把是梦一样松弛的乳房
  哺育不了我的倾吐所需要的船舱
  
  春天里
  有一个姑娘
  在树下停留又歌唱
  
  秋天已经摸着了我的心脏
  
  四棵树四种风情,献身于黑暗
  留下广漠的启示:
  什么都没有,叫做永恒
  
忧郁之诗

  十月,在露珠上逡巡
  优美的清晨里一只精致的玻璃量杯
  有限的容积盛放着我无限的幽思
  在无人的地方
  解开太阳纽扣,如果能够
  我将发现什么
  一片树叶落在空荡荡的大道上
  ----像一名年轻的木匠
  坐在衰老的板凳上
  单薄的卷尺使心灵受伤
  
  傍晚时分,我习惯于
  带着一条小路,几粒风
  到爱情晒不到的地方去散步
  我帮助那朵紫色的小花呼吸
  聆听一只蓝背鸟
  在我住了二十二年的老屋背后
  进行声音的搬运

  日子像火柴那样走路
  有人听到这儿就忧郁得哭了
  像我四年前会做的那样




夜色
  
  夜色是青枝上的桃花
  从你的眼角绽开
  你的眼神清淡而空茫
  仿佛远郊孤零零的出租房
  忧伤的人总是有心可伤
  听觉里苔迹斑斑
  那人的足音不再响起
  
  那是用秋风做成的幸福
  转眼一片凄凉
  
  
  













  
  秋风一点点刮瘦了天空
  河渠中的鱼一天天减少
  每天在桥上吟哦的少年
  衣衫单薄
  
  夜的笑容是夜的旋涡
  风中变换的树叶是季节的船舶
  春天里启碇
  痛悔中凋落
  
  伤怨可以留赠
  往事无法遣散
  徘徊如最后一绺星光的少年
  白露述说你的清醒
  
    
    








寂寞是因为思念你
  
  这时寂寞如梳
  寂寞如梳却熨不平我满腔凌乱的思
  这令我想起你那双调皮的小手
  总爱插入我发间把头发弄乱
  还要嘟着红草莓的嘴唇
  数星星似的,数我头顶早生的白发
  你说那是照亮我们长长寂寞路的
  早熟的星光(我说:你的发上溢出的夜)
  村头的那条小河流了好多年
  象我们前世的传说一样美好
  
  爱,其实就是一座空房子
  它那么顽固的存在是因为
  这世界要和我一起有一个你
  而我多少年来不敢轻易开口是因为
  
  在这座房子头顶上的天空
  是那么矮,矮得象你从袖口伸出的小拇指
  云破月出天地间盛不下流溢的相思




秋歌

是谁在山之外
布满空白
众水跌落,捧出锐利的树木
星星会在此时呼痛吗
露水是不是它们掉下的银泪
一个神祗 一袭黑袍包裹的
伤口 沿着十月的大路将自己剖开
是谁 由过于清醒的梦里惊寤
门前流水 一唱三叹地
运走落花的彩衣

是不是太匆匆了?
未成熟的果实也必须坠落
不管是否自愿 田野的庄稼和草
一律被西风收割
裎裸的何止你一个啊

萧声
是从月亮的耳朵沁出的吗
促织的琴音把你抬高又扔下
你的目光秋水一样明澈
但你既看不见别人 也看不见自己
浩浩荡荡的金筚篥
轻易就收降了世界的颜色
你还会不会想 翻空的那只鹞子
可能挣脱云的枷锁

月光的轮子碾过四野
你的听觉收拢双翼
倾听 仍然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
你的灵魂 怎样被
一个神祗悄悄收回




















蓝风

蓝风,飘啊飘,把天儿飘动
蓝风,是什么使你玻璃似的透明
是什么使你童心般的干净
贴着天衣,飘啊飘,蓝风

看见过老货郎的翡翠烟袋吗
看见过土垣的跛脚下白色的葫芦花吗
掀起过二姐绯红的纱金和她的爱情吗
漂洗过小溪简单的琵琶声吗
偷吃过火眼金狐的丹药吗
-----你的跣足踩过心头
怎么这么的软,这么的轻啊
你可是去寻找废旧的皇宫中沉睡的小公主
和她手上握着的魔法师的蓝宝石戒指
你漂亮的手指如精致的银铃呜呜响呀,吹呀
我的身体就要象一阵古庙的钟声
消逝在你蓝色的咒语里啦

蓝风,蓝风,你轻轻地飘
把天儿飘动
你多孔窍的身子,海珊瑚似的
把蓝色的谣曲播送


蓝色军旗

蓝色军旗。
一位不写诗的朋友,在我的诗歌笔记上留下这样四个字。
他斜挎暗红色木吉他的身体有如一枚铜质别针,使他的远行坚定、辉煌。
九月的阳光,顺着一条宽阔倾斜的沥青路面,源源不断地被倒掉。从高坡这面,看不到那是怎样一只容纳的手。
蓝色军旗。
就这样插进我的眼睛,尖锐,不容置疑。虽然,也许它指引的方向只是,迷茫。
蓝色军旗。
一枚神秘的钉子。一次意外的邂逅。一条古老的谶语。八月风暴后残留的一小片天空。
一道不可愈合的生活的深渊。
一个永恒的谜面。
蓝色军旗。
它指挥大海说出不可知的言语。
它指挥生命倾听航海者下沉的速度。
蓝色军旗。






七行诗
流水,和我的女孩
  
  水靠在我的左边,你靠在我的右边
  都在柔声地说着什么
  一根头发跳上水面
  长出一条漂亮的水纹
  (你一笑,鼻子皱起)
  
  我想把头发拔光
  让流水长出你一生的笑容


  野火

暮色里拉炭的马车辚辚的声响。
在通往城市的这条黄土路上
拉炭人黑亮的笑容噼噼燃烧
这醉心于自焚的火苗
焦裂的嘴唇使黑夜一块块熔落如受伤的蝙蝠。
这梦幻般的阳光标语
告我以生之沉重与快乐


秋夜谣曲
  
  秋夜深又深。深深的秋夜里
  一只蛐蛐儿
  打磨着一只小小陶罐儿
  小小的陶罐是露珠儿
  陶罐里星星跳跳是小鱼儿
  
  小鱼儿咬破了琴声
  有一根琴弦断了




















八行诗
山色有无中

山色淡若心事
有时在天空默默涂抹一只飞鸟
才起倏落,精致的弧线
(是岁月之裳的拉链)

此中山色
说它有,就有
说它无
便无


走过红尘
  
  鸡叫三遍
  以梦走路的人
  陆续回来
  
  那个在乡村屋檐下写诗的人
  用尾韵承接雨水
  想起红尘中深陷的众兄弟
  空了
  半截笔管

胸间有棵树

游子的胸间有棵树
它永远扶着故乡的天空,青青的
密叶,是写满家书的炊烟,是袍襟上
严实的目光

游子的胸间有棵树
它永远裹着故乡的泥土,红红的
血络,裹着村庄的心,能在黑暗中
听到老父的咳嗽声















写给未曾谋面的远方朋友

我的朋友,多年来我一直牵挂着你。在我的邮箱中,那个城市以你为王,你名字的双翼覆盖了那个城市的天空,你寄的信饱含它的风风雨雨。
我想你的身体是四四方方一座城池,高高的雉堞,有一个缺口通向我,把城中鼎沸的生活过滤给我。街灯明明灭灭,你坦诚地说,要在城市最晦暗的角落,才找得到你。
但你剪辑给我的,总是透明的风景。
我的朋友,我感谢你。
人生难得一知己,即使你不过是把我当成天堂或地狱中你自己的回声,我还是感谢你为这世界保留的一点真诚。
这世界终会使你我都娶妻生子,对于我,你也许会像我对你一样,在儿子面前三缄其口。
他们,也会有自己的朋友,远方的回声吧。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