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扑克游戏(长诗) (阅读4020次)



扑克游戏

(游戏中严肃的对话)

第一章:开牌

(修罕、亚伯拉罕•蝼冢、海上、梦亦非依东、南、西、北递次入座。大王、小王抽身其外。将52张牌摊开)

大王:其实他们是在造水。从器皿中将空气倒出来。又灌进去。动作反复了几千年。当然,你完全可以站在器皿之外。看着猫在水边急躁的徘徊。看着鱼心惊胆战地躲避。亦或当时的情况完全相反。鱼在水里扯着线。把猫当风筝一般拉扯。东扯西扯游戏就开始了。当时正日月交替。没有人很确切当时的情况。
小王:但可以肯定。线握在少数人手里。或是一群人手里。一个人等于一群人。一群人等于一个人。这在数学中是悖论。我们在悖论中恋爱。猫和鱼在悖论中恋爱。生儿育女是后话。先种几棵枣树。生长成固若金汤的巴别塔。再挖几口穴。按但丁的意愿挖十八层。人们都去种树挖穴。我们在地面上做爱。繁殖后代。
大王:起初他们并没察觉这是种娱乐。将石块随意堆砌。日积月累毫无章法地堆。后来有了心得。堆成方。堆成圆。堆成弧。堆成空气。堆成想象。堆成形而上。人们都去堆砌了。我们在地面上做爱。繁殖后代。
小王:我们的儿女。一部分住塔上。一部分住穴里。有时他们也被随意堆砌和组合。毫无意义的组合中繁衍出意义。这不能说是犯贱。犯贱是游戏的本质。游戏本身是严肃的。


最初牌序

A:他踏入迷宫。并且故作姿态似的神情凝然。
2:佯睡的眼帘。佯装的神态掩不住莲花幻影。
3:出去或进来。两个轮回后他又回到原点。
4:框里或框外。舌品多少种颜料后才悟出色即是空?
5:于是放下双手。一起往外走。于是放下双手。一起往里走。
6:从悬崖走向洞穴。从洞穴走向悬崖。
7:终于连躯体也放下了。选择一种入葬的方式。
8:水葬。土葬。火葬。天葬。穴葬。风葬……
9:从洞穴走向悬崖。从悬崖走向洞穴。
10:圆满的结果。是你们对我的误解。是我对你们的误解。
J:你在石头内部。他在石头外部。我在你们中间。
Q:其实我可能并不存在。你不存在。他不存在。石头不存在。
K:我们走进彼此。我们走出彼此。一切就这样面目全非了。


第二章:方块:亚伯拉罕•蝼冢

方块随机牌序

2:佯睡的眼帘。佯装的神态掩不住莲花幻影。
6:从悬崖走向洞穴。从洞穴走向悬崖。
8:水葬。土葬。火葬。天葬。穴葬。风葬……
5:于是放下双手。一起往外走。于是放下双手。一起往里走。
4:框里或框外。舌品多少种颜料后才悟出色即是空?
9:从洞穴走向悬崖。从悬崖走向洞穴。
3:出去或进来。两个轮回后他又回到原点。
A:他踏入迷宫。并且故作姿态似的神情凝然。
10:圆满的结果。是你们对我的误解。是我对你们的误解。
K:我们走进彼此。我们走出彼此。一切就这样面目全非了。
7:终于连躯体也放下了。选择一种入葬的方式。
Q:其实我可能并不存在。你不存在。他不存在。石头不存在。
J:你在石头内部。他在石头外部。我在你们中间。


亚伯拉罕•蝼冢回到麦加

         那是一个没有庄稼的山谷。
                 ——《古兰经•第九章》

(亚伯拉罕•蝼冢打开手中的扑克牌。一手方块。红色的砖头。
像一滩血。他想起他的俄堡天房。说:“修罕。地下第二层。我为你留着。”
把牌合上。闭上眼随意抽了三张。分别是:10、J、K。
10:圆满的结果。是你们对我的误解。是我对你们的误解。
J:你在石头内部。他在石头外部。我在你们中间。
K:我们走进彼此。我们走出彼此。一切就这样面目全非了。)

楼梯间传来踱步声。一队蚂蚁缓慢进入睡眠。在潮湿的梦境中筑巢。甚至开小会。见鬼!屋顶上驰行的列车第十九次滑过轨道。噪声沿屋顶墙壁经过石板穿过耳朵。轰——一柄极速的冰剑似的穿透体内。屋子随之擅抖几下。极像小便后的痉孪。天花上坠下几粒尘屑。落入几案上结满茶垢的玻璃杯。一群人站在对面半眯着眼。他们昏暗的视线里。光线透过帘子跳进来。映在书桌上。尘土欢快且躁动。牙痛。喝口水。依希记得昨晚的三文治里有一块生锈的
硬物。方形的?圆形的?除此之外。之前和之后的事。我知之甚少……

外界的流言有多个版本。极可能是一个个阴谋。生活在阴谋之外的人无辜被卷入。我是其中一个。他们都说,麦加是个好地方。四周生长红色的石头。其实那是没有庄稼的山谷。战争和洪水曾数次将它摧毁。为保持子嗣延续。这里的人做爱从不避孕。石头以不死的坚硬被保存下来。作为自慰的工具被打磨成各种形状。自慰是一种的游戏。它的崇高接近真理。但我情愿告诉你。克尔白不过是一座简陋的石块立方体。一个集体自戕的场地。人们自断筋腱。爬到这里慢慢地死去。

那些年瘟疫横行。成群骆驼遇疫而亡。鸟禽毛发尽脱。男女们聚在广场唱着悲歌。万众膜拜。主说: “献祭也无济于事。时机到了,必须杀一批人。”这是9月,大地上盛行仇杀。他们从四面八方而来。翻越重重白墙涌入麦加。他们带上铁具和布匹。参加一场流血的盛宴。人类的房屋昏暗而喧嚣。地火燎身。体内长出鲜活的双手。从哈拉山到西奈山。暴雨突其而来。石头隐隐发出狂笑。谁也无可逃循。许多年以来,运尸人带血的手指仍折磨着我的睡眠。

在红色方块城内。我沦落成造谣者。披肩散发,走街串巷。我撕心裂肺,看到大地的心脏,血红血红。大水滚滚而来。人头涌涌。眼看一切要毁于一旦。人类的空房内,我大声叫喊:“主主主主主主——”整齐的正步声越来越近。从你的耳里我听见远近一片汪洋。阴差阳错。我抓住你下垂的阴茎往上攀爬。逃上人类的屋顶,我因此得救。

每年秋天。大地一块猩红。我避开广场上酗酒的人群。带上干粮和火石。希拉洞是个好去处。我像一块石头住在石头的内部。我梦见我不是我。红色方块城离我越来越远。蛇行大地。水质腐朽。下水道里长出有毒的泥土。一块石头住在一群石头内部。我说出梦话,神授的语言。我梦见躯体穿过浩瀚的海洋。穿过光亮刺眼的区域。穿过漆黑的地方。跨过由黑暗、烈火、流水、大气和空间组成的障碍。我深夜里羽化登仙。我不可一世。之后我迅速死去。体内渗出漂浮的阶梯。下行的阶梯。下行。下行。众路归一。之后我成了一块块石头。红色的。砌成广场、屋顶。砌成围墙和既定的方向。绵绵向在大地铺展。

梦中醒来。我裂开的躯体内细水长流。我抚育的石头通体赤红。
我躯体冰冷,成了一座红色方块城。
城外血流成河。城内夜夜发出冷笑。


第三章:黑桃:海上

黑桃随机牌序

4:框里或框外。舌品多少种颜料后才悟出色即是空?
5:于是放下双手。一起往外走。于是放下双手。一起往里走。
2:佯睡的眼帘。佯装的神态掩不住莲花幻影。
8:水葬。土葬。火葬。天葬。穴葬。风葬……
3:出去或进来。两个轮回后他又回到原点。
6:从悬崖走向洞穴。从洞穴走向悬崖。
7:终于连躯体也放下了。选择一种入葬的方式。
9:从洞穴走向悬崖。从悬崖走向洞穴。
Q:其实我可能并不存在。你不存在。他不存在。石头不存在。
10:圆满的结果。是你们对我的误解。是我对你们的误解。
J:你在石头内部。他在石头外部。我在你们中间。
K:我们走进彼此。我们走出彼此。一切就这样面目全非了。
A:他踏入迷宫。并且故作姿态似的神情凝然。


海上与女巫讨论死亡

    不就是活着吗?
               ——海上如是说

(海上失踪三个月后重返牌局。
亚伯拉罕•蝼冢说:“老妖怪,你还没死呀?”
修罕问:“喂,你还活着呀?”
海上只对女人感兴趣:“我曾和她讨论死亡。”
海上抽出三张牌黑桃:5、9、3。
5:于是放下双手。一起往外走。于是放下双手。一起往里走。
9:从洞穴走向悬崖。从悬崖走向洞穴。
3:出去或进来。两个轮回后他又回到原点。)

若干年后。你走出久居之瓶。这个你住惯的屋里。长出了青苔。没有唱歌。没有哭泣。你的河流已经干枯。老人说:“她长在身体之外,不是时间里的人。”大水冲溃的堤长出新绿。月光微弱。照不亮黯淡的手纹。你站在枯石上张望。鱼群顺势而来。我站在你的对面。中间隔着一阵风。我突然感到一阵惊悸。(这个女巫。似乎来自我的诗集。)

时值冬令。寒风贴地而行。发亮的咒语,来自焚烧之火。一群大鸟迅速飞离。树秃兀在乌云下。伸向悲凉与虚无之境。你说:“星光是我的眼泪。夜云压近。其中一颗更显清冷刺目。”你经过男人发白的骨堆。将他们一一捡起。以素布包裹。你说:“夜晚梦见你。石头漂流在河上。村里的男人都死了。那年庄稼长得特别绿。山坡上长满谎花。”

一切停了下来。你身后是一个城堡历尽二十一个朝代的哀唱。是宅门坍塌的轰响。可这些都与你无关。那年的山坡上开满了谎花。那年。爱情的屋顶被沉沉压断。

于是我们坐下。屋子空荡荡。风从后面吹来。又从前门吹走。茶炉的火灭了。你手上停着十二颗灰尘。这是你熟悉的屋子。我们常在此煮茶谈诗。谈语言的生殖。谈女人走路的体姿。墙上挂着一幅你的自画像。眼睛长在脑门后。你说:“生活总在脚步的后头。”

而你被生命抛在后头。永远停在95夏天的河边。你床头的那本诗集。从中间裂开。词语和标点落了一地。你在想什么?什么也别想了。广袤的荒原上一间茅屋流向水边。你会遇见一个唱诗的男人。他跟你一样。满目苍茫。喉节长出血疮。他抱着利斧和念珠走向深秋的深处。他会告诉你三种可能的死亡。

第一种死亡:信仰的泯灭

星光黯然无色。太阳砍在地上自我烧毁。
太阳沉沦于一场无知的审判。
人世之路两旁来往的人突然失语。
他们忙于修筑被掳劫一空的内心。
不明之夜。有人砍下双手。有人摘下头骨。
有人扯下长发。有人跳上土灶……
一小队蚂蚁穿过时光之河。
抵达他们曾经咒骂过神的地方。
看见他内心怨积的污垢。
看见覆灭之火经过枯死的植被。
那个唱诗的人。死于他辗转来回的路上。

第二种死亡:内心的污秽

脚趾在行走。遇见西藏干净的石头。
遇见流产的少女和夭死的季节。
那年的花开得特别干净。一如长驻山顶的积雪。
而你,是向黑的背影。是一把生锈的刀背。
遗弃人类少女的贞操。走进极夜。
你昨夜站立过的沼泽地。开出十二绝美之花。
它们像畸形而生的手掌。痛苦地攀延。
你曾居住过的洞穴。悬挂着父亲和父亲的父亲们。
所有眼睛都朝向黑夜。朝向来来回回的云朵。
朝向与你同行的女人。扁平下垂的乳房。

第三种死亡:诗歌的毒药

一个失去生殖的男人。坐在语言之则。
他看见历史淹灭。看见时间衍生。
看见鼻翼溺水。看见自己把自己折断。
放上复归前生和来世的船。看见梦中满积淤血的
高原和低谷。看见海伦和褒姒倾城的微笑。
看见饥荒的根源。看见释加牟尼的坐莲。
看见麦加的本质和默罕默德的军队。
看见天葬师的表情和他锋利的洛干巴。
看见秃鹫沉陷的双眼。看得见但丁下行的阶梯。
但你是否看见子建手中的洛水和彼得拉克的叹息?
你是否看见莱蒙托夫手中的雪和新西兰激流岛上的鬼魂?
你是否看见自己比夜更黑暗,比火焰更闷热?


第四章:梅花:梦亦非

梅花随机牌序

K:我们走进彼此。我们走出彼此。一切就这样面目全非了。
6:从悬崖走向洞穴。从洞穴走向悬崖。
4:框里或框外。舌品多少种颜料后才悟出色即是空?
8:水葬。土葬。火葬。天葬。穴葬。风葬……
2:佯睡的眼帘。佯装的神态掩不住莲花幻影。
7:终于连躯体也放下了。选择一种入葬的方式。
5:于是放下双手。一起往外走。于是放下双手。一起往里走。
10:圆满的结果。是你们对我的误解。是我对你们的误解。
3:出去或进来。两个轮回后他又回到原点。
Q:其实我可能并不存在。你不存在。他不存在。石头不存在。
A:他踏入迷宫。并且故作姿态似的神情凝然。
J:你在石头内部。他在石头外部。我在你们中间。
9:从洞穴走向悬崖。从悬崖走向洞穴。


梦亦非和杜马斯然的奇遇

小天使,你并非现实或肉身。
          ——梦亦非《杜马斯然》

(从黔南回来后。梦亦非失魂落魄。牌技却更高一畴。
诡笑说:“其实我就是坏坏的魔鬼。”
亚伯拉罕•蝼冢和修罕捧腹大笑。海上表情莫测。
梦亦非抽出三张梅花牌,说:“人们在悖谬中游戏。我确曾经历奇遇。”
9:从洞穴走向悬崖。从悬崖走向洞穴。
4:框里或框外。舌品多少种颜料后才悟出色即是空?
2:佯睡的眼帘。佯装的神态掩不住莲花幻影。)


第一次奇遇

我们一直生活在一起。不是吗?
我给你取名杜马斯然。不是吗?
春天。海潮越过黔南最高的山坡。从遥远的地方涌来。几乎打湿我的裤脚。我阴差阳错来到这个季节。空气中鱼类拼命往上游。绵细的沙滩把许多盲目的小鱼、海蚌埋葬。尸体在阳光下发腥。

蓖麻树落尽枯叶。牛群走向山谷。小孩溺水。流星稍纵即逝。你躲在屋后流泪。我们要去更远的地方。夜里赶路。白天筹备干粮。跟随犹太人的羊群逃出埃及。摩西说:开路!红海就立即干涸。我们看见到特洛伊城就快塌下。鲜血染红整个平原。

我们把手当作火炬。唱道:
“我从天上来,要到那里去?
大风吹往东。大风吹往西。
日头落在额头上。日头落在血液里。
日头将我的身体点燃了。我注定无处可逃。
我抱着石头,把悲伤反复运送。
运送到何方?运送到何方?
春天的草死而复生。春天的草死而复生。”

鹿野苑的石窟里住了许多怪兽。释加牟尼坐在莲蓬上无动于衷。莲蓬积满生锈的雨水。繁衍了好多微生物。听说我们是他五个弟子中的两个。我们苦行参悟。脚板厚大。我们负笺传道到希腊。街市上走着怪异的人。泰勒斯头顶着水气,抚摸每个路人的肌体。苏格拉底像个疯子,见人就吐口水。柏拉图把门闭关,研究数学。毕过哥拉抱着一条狗,见人就说:“它是我的前生,它是我的来世。”

昨晚无法入睡。烧酒从里到外将我包围。老子住在终南山精神病医院。看着我就发笑。嘿嘿嘿嘿。我还能说什么?我还能说什么?何尔德林在秋天草场上失忆。尼采也疯了,提着上帝的头。自己走上了王位。我还能说什么?我的手指已经冷得发黑。杜马斯然。我们回去吧。路过山海关捡到一块叫《罗摩衍那》的石头。它的主人将怎么过夜?

第二次奇遇

我们在水里相遇。你听见水。
我们住在水里。我也听见水。
我还听到陶瓶。在夜里发出冷笑。可怕的声音。又像堕入深渊的呐喊。我没有呐喊。我们抱在一起。像陶瓶上的那两尾鱼。相依为命。我们走在水里。在水里遇见屈原。他用纱布包着身。腰间铁剑倒垂。他在问天。口里吐出水泡。像一条昼夜吐泡的鱼。180个问题。我一个也答不上。我不是鱼。我只会磨剑。磨得像人心一样利。

水草缠住我们。几乎要窒息。其实我不冷。我只想和屈原聊天。听他说火的形状。听他说水的本质。说形而上。看着不停地吐泡,我就想发笑。我说:“野草已经长出来。把去年的尸骨掩盖了。长得肥绿肥绿。像小孩子的脸蛋。你的刀呢?为何指向自己的胸膛?”

太阳上浮。太阳浮出水面。屈原:“静坐一天。水气从腹部上升。进入心腹。看见历史流血。大手暗红。一颗打碎的核桃。一院子破落。兄弟,手是什么?辞是什么?嘴唇是什么?良心是什么?良心背后是什么?背后的背后是什么?沙漏漏的是什么?性欲后的欲是什么?死后再死一次是什么?……”

太阳下沉。太阳落入山沟。屈原:“不朽的歌队在歌唱。最动听的不是爱情。是一个国家的覆没。是一个病人走向塔顶。是一个盲人率众人走向铁……城墙震崩。我为之陶醉。我累了。于是看见了水。看见了水。老子的上善之水。”

屈原累了。放下火炬。我们在水中。折一支苇笛。练习女筮教的乐曲。像一条鱼和另一条鱼。吐着白泡。我们水里相遇。还看见许多熟人。李白抱着他的水中月。戈麦脚上绑着石头。雪莱浪尖上唱歌爱情。我们呢?杜马斯然,我们为何来到水里?
岸上的人指着我们说:“瞧!这些黑夜的子女。”


第五章:红桃:修罕

红桃随机牌序

5:于是放下双手。一起往外走。于是放下双手。一起往里走。
9:从洞穴走向悬崖。从悬崖走向洞穴。
2:佯睡的眼帘。佯装的神态掩不住莲花幻影。
4:框里或框外。舌品多少种颜料后才悟出色即是空?
A:他踏入迷宫。并且故作姿态似的神情凝然。
3:出去或进来。两个轮回后他又回到原点。
10:圆满的结果。是你们对我的误解。是我对你们的误解。
7:终于连躯体也放下了。选择一种入葬的方式。
J:你在石头内部。他在石头外部。我在你们中间。
Q:其实我可能并不存在。你不存在。他不存在。石头不存在。
6:从悬崖走向洞穴。从洞穴走向悬崖。
K:我们走进彼此。我们走出彼此。一切就这样面目全非了。
8:水葬。土葬。火葬。天葬。穴葬。风葬……


修罕说:末日?末日……

我要离开这,埋着我母亲的城市。
                         ——修罕《迷宫•3》

(修罕坐在东边。太阳照不到的地方。
只剩下红桃了。修罕抓起扑克牌。抓起一把血。浑身发冷。
修罕说:“末日?末日……”亚伯拉罕•蝼冢、梦亦非和海上一脸麻木。
修罕将牌撒向空中。掉下三张。其余尽数消失。
Q:其实我可能并不存在。你不存在。他不存在。石头不存在。
6:从悬崖走向洞穴。从洞穴走向悬崖。
K:我们走进彼此。我们走出彼此。一切就这样面目全非了。)


黑夜将近。对话者的语言关闭。一群逃离者急切钻入地下铁,走过漫长的隧道。有鬼火闪现,灯火摇晃,有人在尖叫……老鼠和猫坐在屋顶。嘴唇相互梳理对方被打湿的毛发。世界将获得安宁。所有喧吵埋藏于地下。水一点一点滴在染锈的时间上。

这是臆想者的夏天。时间随时可能停止。或者倒流。广场上挤满人,抽烟,汹酒,骂娘,撒尿。居心叵测者四处散布可怕的谣言:凌晨三点,暴雪从昌平向椿树馆翻滚,并夹杂着西北难以下咽的沙尘。人们一哄而散雪地上。留下一地唾沫和一只流浪狗。

睡梦中我被尖叫的人们惊醒。关闭了进城的天桥。护城河飘满铁钉。从北到更北的地方,堆积麦秆的大地。野火丛生。空气中飘荡燃烧避孕套的臭味。失缰的牛群、谷物四散,迅速淹没村庄。正好此刻下起黑雨,降下,降下。凌晨三点,大地上只听见妇女们哭天抢地号叫。

庙宇倒塌,主政者已离去,府坻被哄抢一空。打火看路的人摸着石墙前行。带上父老兄弟。带上私生子和情人。带上水。找个史前的岩洞暂居。然后,从你们中找出告密者。找出告密者。水和粮断食之前,男人们出去打听消息吧。去把唱诗的先知找来……

进城的路已被切断。一阵肆虐后的田坝上,留下一滩黑血。田野上鹰鹫盘旋,洪水高于屋顶。腐烂的牲口,啤酒瓶,锅瓢,典籍。流向护城河。天亮后,先知会到来。天亮后的电台会报道一场突其而来的灾难:凌晨三点扎卡维的火焰在一场阴谋中彻底熄灭。

有人在梦里惊醒。报纸在石头上着火燃烧。哧一声漆黑的岩洞豁然光亮。岩壁上的影子裹着潮湿,惊惶失措行走。我们的小狗小猫,佝偻的父辈。干瘪的谷仓呻吟声停止。水快要溢上来。岩壁裂响。石宵坠落。石宵坠落。抱在一起吧。这栖身之地,岩洞的内部。火。亮了。又灭了。

长老召开会议:“猪皮筏正在下沉,水位已升到屋顶。看好你的女人和汲水的陶罐,把谷种藏好。必要的话,准备好泅渡的绳索。”会议结束时收到情报。 船只在加勒比海遇劫。物资被洗劫一空。“凌晨四点一刻的珠穆拉玛峰顶。亲爱的,大坝决堤前,再搂一下你。看一眼你的生殖器。”

空气中飘荡腐烂的气味。孩子们在饥饿中相继死去。漂在水中像黑色的冰块。我们蓄养的水兽反目成仇。在水中来回游动。时间在一阵恐慌中凝滞。“打听消息的男人,还没有回来。回来的路已被大水剪断。女人。别等了,别等了。坐下来扪胸呼吸,死去的人再无法复活。”

长老们慌了。在水下四处摸找手电筒。摸出一部碾米机。摸出一张按摩床。城市已彻底没顶。电视塔的避雷针旁水蛇妖绕。蜉蚍狂欢。一刻钟前,他们决议解除先知的一切职务。并驱逐出境:“放下你金饰的权杖,放下你高束的发冠。”

夜还在继续。远处传来叫喊声:“有人吗?”
有人。但神从来没有出现过。夜还在继续。

2003年9月至2007年2月

后 记

1.这是一个意外的作品。虽然一部分文字在3年前就已形成。一首诗修改到老死。
2.有一天在亚伯拉罕•蝼冢堆满书籍显然昏暗的书房里。他坐在床沿说:“一首诗有其物理的一部分。”这个作品里有绝对的物理呈现。
3.借用亚伯拉罕•蝼冢、梦亦非、海上的名字入诗。都是我的兄弟。莫怪。在字面上你们都是符号或象征。
4.严肃意义上扑克牌并不是一种游戏。是历法的缩影。五十四张牌中。有五十二张正牌。一年有五十二个星期。两张付牌。大王是太阳。小王是月亮。一年四季春夏秋冬。用桃、心、梅、方来表示。红心、方块是白昼。黑桃、梅花是黑夜。每季是十三个星期。扑克中每一花色是十三张牌。每一季节是九十一天。十三张牌的点数相加是九十一。四种花色的点数之和加上小王一点为三百六十五。再加上大王的一点。正好是闰年的天数。扑克牌中的J、Q、K共有十二张牌。既表示一年有十二个月。又表示太阳在一年中经过的十二个星座。但这些与这首诗无关。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