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雨夜之死 (阅读3460次)





    水从头发上滴下来,二月的水
    依然是我出生前的水,没有记忆的水
    有如街道,那些关门的商店
    赶路回家的脸庞飘零水面
    水是真实的,我无法证明虚无
    这是我的问题。但黑色依然涂满了空气
    我无法摆脱味觉的寒冷
  
    对于一个衣着单薄的人来说
    书写,就是上帝
    送别一个个背影,如同在超市货架前
    或无所拥有地浏览新闻网页
    是的,这是同一个世界
    但醉酒者迷恋天堂的虚幻
    而夜里的乞者想要一床棉被的厚实
  
    在上海,雨总被街灯妆扮成故事里的容颜
    午夜时分醒来,开始诅咒熟睡者
    听见了吗,那些抱着自己入睡的人
    当二月从你们的梦里滑过
    像一场战争滑过一个丰饶的国度
    绝望,是多数人的集体等待
    而书写者在台灯下继续他的工作
    流着泪,感觉着泪水的温度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