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节日》(长诗) (阅读2430次)




1 装扮

现在开始,我们净手、净心、净户
全力以赴修饰、粘贴、赶制面具
用新报纸糊墙 用胭脂擦脸
将松枝插在门廊 将灯笼挑上杆顶
现在开始,把一年的忧苦忘掉 为这一日
孩子要穿上新衣 老人要刮净胡须
将吉祥的短语贴在牛栏和井口 贴在
迎面而立的墙上 而将福字倒过来贴在门的中央
现在开始,我们赶做绢花和剪纸
赶制由珠子镶嵌的头饰和项链 以及鲜艳的丝巾
把五彩的旗子插在街道两侧
插在房顶的女儿墙上 用霓虹灯把树缠起来
让没有叶子的树在夜里发光
寺庙要为释迦牟尼的圣像披上新纱
监狱要在大墙内悬挂起欢庆的横幅
三百六十四天你可能都在哭泣 但你要准备好笑容
为这一日 你要拿出最开心的表情
装点你的脸 现在开始(如果乞丐没记错日子)
都可以化妆 用自己喜爱的色彩
遮掩丑陋和缺陷 我们要一张开心的脸
而不在乎那张脸是谁
也不在乎他的美与丑 贫与贱
好了,看谁还站在角落里傻呆呆地思索
别让这种沉重的心情给节日带来晦气
距离节日没几天了 现在开始
我们净手、净心、净户
全力以赴刷新、装饰 选择面具……

2 屠宰

“抓住它!” 当一头猪习惯地低头吃食
它对主人手中的盆子充满期待的时候
从后面抓住它的腿,然后按到案上
然后拿来接血的盆子 优秀的屠夫会礼节性地
在猪的皮毛上磨一磨刀的双刃
嘴里说些咒语 之后将刀刃抵住喉咙
并斜指向心脏用力深深地扎入 深到几乎没了
刀柄 随着刀子的拔出 猪的叫声拉开了
节日的序曲 伴随猪的叫声一同响起的
还有牛、羊、鸡、狗的惨叫
杀牛是最悲壮的,它可能在被杀之前还在拉车
要五六个壮小伙子才能将其按倒
屠刀是特制的 屠夫也是优中选优
他不仅有良好的技术 还要有一副铁石心肠
因为牛知道自己被杀时会流出眼泪
除了牛群对牛血的气息惊叫以外
人们很快从怜悯中摆脱出来 忙着从滚落一边的
牛头上敲下牛角为孩子制作牛角号
有的人在屋脊上晾晒剔下的牛皮
从来没有人敢用刀子直接杀狗
人们对强者的屠杀往往采用智取
凭着一条狗对主人的忠诚,它可以任由
主人把一条绳子套在自己的脖子上
凭着主人手中的绳子
一条忠诚、勇猛的狗被吊在空中
它挣扎、嘶叫,拼命地呼吸
用它可能有的努力为节日营造气氛
直到它的肉在盘中散发着迷人的香气
酒桌上,年长的老人要对一刀使牛毙命的屠夫
赏酒 赞美他为节日带来了吉祥
没有人不对他投以敬佩和感激的目光
像敬慕一位自己的英雄……

3 祭祖

现在 让我们来到祖先的灵位前
献上猪头作为贡品 献上最美的酒和水果
按照辈分依次跪下 让我们秉承先辈的美德
以真诚的心灵说:我们将要在节日中狂欢
但这并不说明我们忘记了先祖的功绩
这些贡品表明我们愿意与你们共享节日的快乐
是你们的恩德赐予我们康宁
我们将铭记 并以此教育子孙万代不忘
现在 让我们把手中的酒杯高举并洒向空中
将第一杯酒敬天——
现在 让我们把手中的酒杯高举并洒向泥土
将第二杯酒敬地——
现在 让我们将手中的酒杯高举并洒向祖先的灵前
将第三杯酒敬祖——
现在 让我们以人间的大礼
向有灵的天、地、祖宗叩谢
我们将承继你们创造的传统欢庆节日
希望孩子们的纵情不至于惊扰你们的安宁
愿孩子们的快乐使你们感到光耀……

4 盛宴

一桌晚餐它丰富的意义超出了饮食的界限
一条鱼是个隐喻 一只包有硬币的饺子是个隐喻
甚至菜的总数都是一个深刻的象征
就餐构成了一个特定的语境
我们将在每一次动筷时挟到双关语
挟到暗示 这是一次关于歧义句的佳肴荟萃
我们不能简单地吃下汤圆和鲤鱼
我们还将品位汤圆和鲤鱼的象征意义
这便使得咀嚼有了无法下咽的品味
它构成交谈的话题和快乐的原因
纯中国式的思维 多向而含蓄
盛宴的制作者运用了他所有的智慧
不仅致力于一种色、香、味通感上的满足
还做到了对文化与心理的巧妙综合
这些菜肴与食品构成的图案
与一个喜庆的节日是那样的融洽、完美
让人忘情 但长者坐在首席
他构成了座次的有序分布和就餐的规则
他将首先说话 劝说人们选择自己喜欢的饭菜
自由的品尝 他不介意礼节 这是一年中
唯一没有该与不该的一天 因此 孩子不慎
打破了饭碗 被诗话地解释为“碎碎”平安
把斧子放在锅台上表明一“福”压百“祸”
这是品尝趣味的一天
这是关于美与愉悦的盛宴……

5 狂欢

从箱子里拿出珍藏的丝绸与花冠 不要迟疑
鼓点已经把血液蛊惑得沸腾 呼吸汇成的热浪
在积雪的道路和屋脊上拥挤着迂回而行
锁上家门的同时把另一扇门毫无戒备地敞开
火红的狮子正在将路面的冰融化
他穿行、跳跃,吐出无畏的呼吸 他构成
局部的核心 并形成吸力强大的涡流
牵制着目光与心跳 掌声与喝彩
拿出精心制作的高跷 它最好是一棵
独立的小树 笔直而坚韧
用柔软的亚麻和腿绑扎成一体 踩上它
去抚摸天空 或在祥云之间舞蹈 为什么
那节无知觉的腿行走起来如此的流畅?
它勾起老人们得意的回想 却让孩子们尝试胆量
鼓点已经把血蛊惑的沸腾 这一刻
爆竹在空中撒播快乐的种子 空气中充溢着
火药的激情 来吧 让每一棵心灵都受着
他自己对快乐的感召 随便选择欢乐的形式
今天 所有不可能的都成为可能
你可以骑着一头纸扎的毛驴
感受得大自在的神仙之旅 你还可以超越季节
驾着一条布做的小船在水之外轻轻划动
它在人浪中飘摇 仿佛春风吹动着少女的裙摆
如果你甘心作一名看客 你无法不朝着人群
最密集的内部拥挤 像一个加固的楔子
在狂欢的中心 金黄的游龙从纺织品和工艺品中复活
从铜与铜的撞击中复活 在人们的呼吸中呼吸
时而翻腾 时而盘曲
街道开始流动 一道被踩得反光的土地
有了向上腾飞的欲望 房屋和树木也仿佛要
从地下拔出自己的双脚
天地一切独立存在的事物开始通灵
它构成人间最大的神秘和吸引 病榻上的人
也打起精神从窗户向外张望
忍着疼痛用手在床沿上敲打节奏 充当鼓手
几千年来 这条镶嵌着黄金鳞片的游龙
被无数次地制作却始终是同一条
它是流自远古的一条河流
它是从黄皮肤下抽象出来的一根动脉
它不仅构成崇尚的核心 更连接着东方的
梦与现实 就像午夜的灯火连接着黎明

6 祈福

由于狂欢是幸福的极至而不能持续不断
就在最忘我的时候唤醒自己
让我们修整激动带给心脏的疲惫和紊乱
修整被游行的观众挤倒的围墙和栅栏
脱去盛装 我们回到节气和种植的初始
收起游戏的纸牌和松懈的意志 以无比的敬仰
面对蓝天和黑土 面对风和阳光
以无比的谦卑面对井和树木 石头和屋瓦
愿宁静守护着村庄 繁荣守护着店铺和市场
因纵情而被放逐的牛羊都将回到它们的圈中
愿我们的心服从善德的召唤和驱使
如同储备的柴油在农机的马达内部燃烧
并发挥动力 现在 我们除了拥有劳动和劳动
一切都回到了空白 节日不容我们滞留
门廊上的松枝将被用作柴薪烧掉
表演的面具将当作一件纪念物在柜子里珍藏
我们都将在平淡和熟悉的生活中
重新积攒热情和动力 积攒狂欢的经费
那是汗水的积累 甚至是痛苦和悲哀的积累
那是所有不幸的沉积和贮存 像从衣食中
积攒一枚白金戒指 像在无数的夜里
扎制一盏长明的灯笼 苍天在上
数不尽的星斗在上 祖宗的圣灵在上
地上生生不息的万物在上
请用你们手中至高无上的手杖
敲打那些祈祷中嬉闹的孩子和丧失的传统与信仰
敲打我们走歪了的脚步和败坏的时尚
我们的福分也就是天的福分、地的福分
我们的祈祷也就是星星的祈祷、树木的祈祷
现在让我们默念:太阳在上
苍天在上 数不尽的星斗在上 祖宗的圣灵
在上 地上生生不息的万物在上
2000年11月8日-15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