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少数派》引言(2007,评论) (阅读2247次)





引言


我们身处的这个泛和平、泛文化、泛信仰、泛物质的后现代社会,更容易产生“少数派”:文化思想的少数派,宗教信仰的少数派,艺术信念的少数派,政治斗争的少数派,社会理想的少数派,伦理道德的少数派,科学技术的少数派,自然进化的少数派,战争道义的少数派,个体能力的少数派。在社会群体的平均想象力中,少数派实质上意味着“精英”、“败类”和“反叛”、“保守”四个实体概念脱胎于社会主流现象的成立与并存。

每个时代,每个国家,每段历史,总会产生一些少数派,他们或者伟大,或者渺小,不管怎样,他们都可以改变历史,可以改变人类自身对社会、自然的深层认识和深刻偏见。伟大的少数派,长期处于历史的误解中,甚至让“排他者”生厌,就像影碟机中播放叙事片过程中出现的马赛克。当一部叙事片正在播放的过程中,突然遭遇马赛克,纠错器马上就会履行它的职责:消灭马赛克,让故事按照它既定的情节与逻辑继续下去。当然,我们也发现,纠错器不是万能的,它并不是观看者的救世主,它只是一个可以使用的工具,它存在着局限性,有一些马赛克的是无法消除的,或者说,当你手上拿回来的播放光盘自身存在问题越大,马赛克也就越多。
所以说,马赛克自身没有错,马赛克并非是后工业时代的一种诟病,马赛克仅仅是叙事或情节中的出现的伴随性障碍,是一种积极的衍生物,一种有益菌;纠错器也正是因为有了马赛克,才显示了它纠错功能在播放功能中的副作用,也是因为它而制造出的一种极权工具。这种马赛克,就是时间简史中的少数派。

因此,我希望购买光盘的人,在遭遇马赛克的时候,不要责怪马赛克的存在,问题并不是出在马赛克那里,问题是出在你的光盘上:光盘自身质量出现问题。事实上,我们同样可以购买到大量质量好的光盘,好的光盘在前期播放过程中不会出现问题的。但是再好的光盘用久了,时间长了,同样会在后期出现马赛克。你顺利使用某个光盘长达十年之后,那也就意味着一个国家和平地经历一个世纪之后,一切变得开始动荡起来,光盘不稳定了,国家也不稳定了,这个时候马赛克式的少数派诞生了。

人们不禁会问:少数派来自哪里?其实,答案很简单:少数派其实就在我们的身边。人们还会继续问下去:少数派都是知识分子吗?答案很简单:不全是。人们还可以继续问:少数派在人群中孤独吗?答案同样简单:他一点也不孤独。

在我们记忆的想象中,总是习惯性认为,在时代的重大事件中,沉默的是大多数,而不是少数。事实上,我可以固执地认为,沉默者始终是少数。虚假的革命者并不是沉默者,因此他们不可能属于少数派;而最初的革命者百分百是属于少数派。一个时代总是赋予少数派的历史使命就是由他们来引领大多数人融入少数派,最终消除少数派,让少数派成为一个庞大的社会集体,成为政治的,或文化的,或经济的,或宗教的共通体。同样,我们还可以想象,17世纪的少数派们跨入18世纪之后,他们还会堂而皇之地被当下的意识形态界定为少数派吗?值得怀疑,甚至根本就不可能,从某种意义上说,当一个伟大的少数派进入到另一个时代里,如果他们没有保持足够的先锋性与排他性,同样会沦落为时代的落伍者,甚至成为另一个时代的牺牲品。

本文旨在解构当下中国的少数派中一部分具有“知识分子”痕迹的人文精神特质;本文提到的“少数派”若未作特别区分和指定,均指被笔者界定为在思想上 或行为上 “具有或可能具有个人历史参照价值”的“少数派”,他们的精神特质只与“精英”、“反叛”这两个概念相对应。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10月